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游戏 > 九州墓事>

更新时间:2019-01-09 12:40:44

九州墓事小说免费阅读 九州墓事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九州墓事

游戏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阿罗妮儿分类:游戏

“为什么?”胖子很关注的问道,“这会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要说就把话说完,可别卖关子

精彩章节试读:

“为什么?”胖子很关注的问道,“这会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要说就把话说完,可别卖关子啊。”

“因为这些东西现在是静止不动的,产生的热量不足以在空气中扩散,或者说这点蛇川垢散发的热量,还远远不够,让气流传播到之前连我们都能迎面感觉到的程度。”阿霜接过我的话,兀自说了下去。

胖子听见这话,瞳孔都不经意放大了,怔怔的道:“这话的意思,你是说眼前的这些蛇川垢,数量还远远不够,后面还有……”

“后面还有更多,我们在路上感受到的那种热气,就是后面的那些产生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蛇川垢应该还是活动的。”我缓缓的道,只要一思考,这种情况就是显而易见的。

“我的妈呀,这古蜀王真是个变态,到底他在这墓里面整了些什么玩意儿……”胖子不可置信的说道。对于他而言,刚才那阵子情况就够他喝一壶了,那些蛇川垢为了消灭他已经覆盖了一片弘顶,足足有够多的了。

而现在得知之前的蛇川垢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在真正的大数量面前还不值一提,他就觉得眼前发晕,况且相比静止下来,活动状态的那些东西令人棘手的多,他简直不敢想象那是怎样的一个画面。

想到后面的路程愈加艰险,所幸眼前并没有多余活动的这些蛇川垢,我们得以一路顺利的走到通道尽头,豁口前端依然是两堵威严的石像,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障碍挡在路中央了,正前方地面上那道引人注目的沟还在,我们选择性的无视了那些四溅的血迹,从通道正中直接穿过了豁口。

之后的空间并没有想象中的空旷,我们走到中间部分,发现脚下的地面是带着角度,往里倾斜的,看上去类似一个漏斗的底部,只不过斜下去的程度没有那么夸张。

这个空间很高,四周的墙壁被有意分割成了六边形,每一条边往上去都相继挂了三盏长明灯,看上去显然不像一般的墓室格局,更像是一个祭祀台,或是从耳室到正殿过渡的地方。三六一十八盏,那些长明灯悬挂在弘顶以下三分之一的位置,全都微微的亮着,我们因此不用手电筒也可以看清墙壁上的情况。

几面墙壁有些部分已经露出了裂缝,现出里面深灰色的岩石质地,大部分地方都蒙上了一层深厚的土灰,看上去朦朦胧胧的,显然历经了相当漫长的年月,呈现出一种古老的颓败感。

比较令我感到出奇的还是这个空间的顶梁,是从弘顶正中牵下了一条长长的岩石,这块石体目测就有三个人高,利落的吊在半空中,像一把利剑一般悬在我们头顶上方。

这根岩石上头粗下头细,在下半部分以一种旋转的角度被精工雕琢出了一些细致的纹路,因为这块石体是垂落在空中的,所以无法起到支撑弘顶的作用,相比实用性,目测它起到的更多是装饰作用。

我细看一番,发现这块垂下来的石梁上,像蜂窝一般分布着许多细小的孔洞,跟那些环绕着的致密纹路不同,这些孔洞看上去并没有规律。但是仅凭目测,我也无法定论这些孔是怎么形成的,是蓄意人为,还是自然风化,目前尚不得知,就像我还无法看出这块石体的具体作用。

胖子抬头,眼睛朝上方笔直的注视着,愣愣的道:“你们说这块石头是从哪里找来的,自然中会有这么细长的岩石吗,比钟乳石粗,比大部分的山石都要尖,就是雕琢出这个形状来,原来的材料在整体上也要大致和它差不多啊。”

阿霜在一旁沉默地观察着,突然发声道:“你们看,这块顶梁带了一个角。”

我照她的话头往顶梁看去,甫一抬头,发现了这块石体的底部并不是垂直往下的,而确实如她所说,是朝某一个角度倾斜,像一道弯钩一样往外拖拽出去,在我刚才的地方这种倾斜并不明显,而阿霜的位置可能正好把这角度尽收眼底,看上去看样的顶梁就像是在半空中往外伸出了一个角。

而这只尖角并不是偶然设计,我发现它所倾斜的方向,正对着墙壁中部凿出的一道开口,纵观周围整座六边形的前殿,就只有这一个方向的墙壁上出现了门洞,洞口四方齐整,明显是被切凿出的,而且空间不高不窄,大小刚好可以容纳人通过,这么看上去,这个洞口就是从这里连接到墓室深处的唯一通道。

胖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看着这个石梁又看看那个洞口,忽然“啧”了一声,疑问道:“怪了,如果这出路在六面墙上这么明显,只要是个人一眼都看得出来,那这石梁倾斜的设计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老子如果要走进去,明显是要从这个开出的洞里进,还需要你刻意在石头上忙活这么一番来指点我吗?”

我一听,胖子说的确实有些道理,这石梁的设计在这里显得有些多余,不禁觉得这家伙少有的开始思路敞亮了起来,他从进到这以后表达的这句观点,居然有些独到刁钻,就是我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开始认真审视起这个细节来,眼光往大殿内的其他地方游走而去,目力所及,希望能从这些建筑上寻找出一些端倪来。

那些墙壁上都被长明灯所照耀,表面看得一清二楚,没有什么奇怪之处,我抬起狼眼手电,往正上方的弘顶高处探去,发现它同样采取了跟地面相对的结构,也是一个弧形内陷的设计,从正中的位置到顶层四周,是一个宽阔的弧顶,中间高四面低。

手电筒的光线扫在顶层上,表面映照出了一些零星的突起,那些突起并不是很明显,我定睛一看,那一个个突出的地方都是圆球的形状,并不是壁画的效果,而是一颗颗嵌进岩石里的青铜球,这些青铜球相比之前在峭壁上看到的要小很多,但依然能通过表面看出它的质地,而且我越看越觉得奇怪,这些青铜球排列的方式很是特别,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是沿着一种讲究的图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