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言情 > 爱你是一场神魂颠倒>

更新时间:2019-01-07 17:40:26

好看小说爱你是一场神魂颠倒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爱你是一场神魂颠倒

言情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寂如烟分类:言情

翟遇轩看着牧秋绒离开的背影,想要拉住牧秋绒,不让她离开。没想到姚嬛纱紧紧的抱住住了翟遇轩的手臂。 “遇轩,客人要等急了,我们该过去了。”姚嬛纱盯着牧秋绒离开的方向,眼里闪过一抹怨毒。 不知不觉中,翟遇轩被姚嬛纱拉到了舞台上。 底下的人顿时问道

精彩章节试读:

翟遇轩看着牧秋绒离开的背影,想要拉住牧秋绒,不让她离开。没想到姚嬛纱紧紧的抱住住了翟遇轩的手臂。

“遇轩,客人要等急了,我们该过去了。”姚嬛纱盯着牧秋绒离开的方向,眼里闪过一抹怨毒。

不知不觉中,翟遇轩被姚嬛纱拉到了舞台上。

底下的人顿时问道:“翟总,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翟遇轩依旧没有反应,冷着一张脸,谁也没有看出他在走神。

“翟总,翟总。究竟发生了什么?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吗?”

翟遇轩终于回神,眼睛瞬间射向问话的人,眼里的冷光冻得问话的人打了一个哆嗦。

翟遇轩意识到可能是他反应过大,收起浑身散发的气场。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嗓音说道:“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欢迎大家来参加此次的晚宴。在此,我将宣布一个消息。”翟遇轩突然停了下来。

姚嬛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不断的催促,快说啊!快点说啊!

台下的众人也屏住呼吸,等待着翟遇轩的话

翟遇轩压下心里涌起的不舍、难过、心酸、和无奈。艰难的开口道:“在今天我就要和姚家的千金——姚嬛纱小姐订婚。”说到此处,翟遇轩再也说不下去了。他赶紧转移话题说道。

“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过的愉快。”

众人心里都在纳闷,为什么订婚的翟遇轩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普天之下,没有哪一个男子在订婚宴上说话这么简洁。此外,求婚的新郎连个戒指也没有。翟遇轩总不会是因为穷买不起戒指吧。

没有戒指也说得过去,但是总得说点类似‘我很荣幸姚嬛纱能答应嫁给我!’这样的场面话糊弄一下低下的观众吧。然而翟遇轩一句也没有,就这么草率的宣布他和姚嬛纱订婚了。难道这是翟遇轩一贯的风格?然后在心里感叹翟总就是翟总,果然与旁人不同,连订婚都这么霸气。

姚嬛纱看着翟遇轩如此应付她的订婚宴,不由得有些不满。姚嬛纱在心里默默的安慰她自己,来日方长,她总会让翟从俱对她百依百顺的。况且,翟从俱今天能说出和他订婚的话语,已经不容易了。她不应该把翟从俱逼得太紧。

牧秋绒今天的出现,让姚嬛纱的心中警铃大作。牧秋绒不除,终究是一个威胁。不过,今天她没让翟遇轩追出去,以后也一定能。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想办法让翟遇轩娶了她,牧秋绒可以暂时先放一放。

翟遇轩不管众人心中想法如何,想要抽出姚嬛纱抱着的胳膊。没想到竟然没有成功。不想和姚嬛纱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翟遇轩任由姚嬛纱拉着他走进了下面的人群里。

听着周围众人的恭喜声,翟遇轩却很不在状态。此刻,他的脑子里却在想牧秋绒这会到了哪里?会不会很难受?简添霖那个笑面狐狸会不会趁牧秋绒万念俱灰的时候趁虚而入?脑子里想着这些有些没的,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游走在众人之间。

事情发展地太快,当房奕歆从厕所出来时,正好看到翟遇轩正在宣布他和姚嬛纱订婚了。

房奕歆在牧秋绒之前坐的地方寻找牧秋绒的身影,没想到却没有找到人。房奕歆的双眼扫视了一下四周,就看到了翟从俱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从侧面看起来,这两个堂兄弟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相像。当翟从俱冷着脸时,稍不注意,就会把两人混淆。

房奕歆快步的走到了翟从俱的身边问:“你见过秋绒吗?我刚去上了个厕所,结果回来就找不到她人了。”

翟从俱看着房奕歆,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着,终于抓到这个罪魁祸首了。

本来今天参加大哥和姚嬛纱的订婚宴就令他很不爽了。之后他又看到坐在角落里的牧秋绒时,就知道不好。并且,他一下子就想到参加这个宴会根本就不是牧秋绒的本意,牧秋绒才没这么多的花花肠子,一定是房奕歆从中作梗。

他本打算把牧秋绒带走,让她避一避。结果没等到他把人带走,翟遇轩就看见了牧秋绒,并且不顾众人的目光走了过去。为了不让众人发现牧秋绒和翟遇轩在一块,他不得不走上前去招呼众人,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房奕歆看着翟从俱眼冒绿光地盯着她,感觉身上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还没想通翟从俱为什么这样看着她,身体就做出了逃跑的反应。

奈何两人离得太近,房奕歆刚有所动作,翟从俱就一把抓住了房奕歆。

房奕歆在心里暗道不好,还没等到她开口骂翟从俱,翟从俱就一个反手,将房奕歆抱在了怀中。同时明智的一只手捂住了房奕歆的嘴。并且毫不犹豫的就着反剪的姿势将人拖到了厕所的隔间里,姿势一点也没有改变,随后将人转过来面向他自己,压在了隔间的墙上。

房奕歆想要掰开翟从俱捂着她嘴巴的手,奈何人单力薄,不是翟从俱这个军旅出身的非人类的对手。房奕歆忙了半天,翟从俱依然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看着房奕歆因为挣扎而逐渐变红的脸,有一瞬间的心神恍惚。

努力无果之后,房奕歆抬起脚,就向翟从俱的裆部踹去。翟从俱临危不乱,只是迎着房奕歆的腿轻轻的踢了一下,房奕歆就感觉她的腿麻的动不了了。

翟从俱对着房奕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看了你做了什么好事?你以为你在帮牧秋绒,是吗?”

房奕歆用眼睛瞪着翟从俱,好像在说‘难道不是吗?’。

“你那哪是在帮她,你那是在害她你知不知道?嫂子来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哥和姚嬛纱订婚,她除了伤心又能怎么样。你就不担心我大哥万一绝情一点,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大庭广众之下,你让嫂子以后怎么做人?”翟从俱压住心里的怒气说道。

房奕歆听到翟从俱的话,渐渐的听了进去。想到她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要是牧秋绒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会愧疚终身的。她抬起头,看着翟从俱,眼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