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游戏 >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更新时间:2019-01-09 12:53:41

全文免费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在线观看 全章节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推荐阅读 连载中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游戏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薇之CC分类:游戏

“宋总,我对工作没什么别的要求,只希望可以留在你身边还是做以前的职位,你想我怎么做都可以,我对你怎么样天地可鉴啊

精彩章节试读:

“宋总,我对工作没什么别的要求,只希望可以留在你身边还是做以前的职位,你想我怎么做都可以,我对你怎么样天地可鉴啊!”安晴声音轻柔,让人忍不住的产生幻想。

在这种情境下,她的表情,她的声音,再搭配上惹火的身材,想必没有男人经受得住如此般的诱惑。

可眼前的男人不是一般男人,他见了太多诱惑,原本的计划和现实有出入,看来他想错了。

过了几秒,宋文皓淡淡说:“安晴,以后我办公室卫生不需要你打扫,更不能我在的时候溜进来,你先出去,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说。”

安晴错愕的看着他,无助的说:“宋总,怎么可以这样狠心?我工作能力难道有什么问题?你让我怎么去面对公司员工,曾经我可是你最得力的干将。”

“好了,别说了。”

宋文皓收拾起桌上凌乱的东西,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安晴快速的抓住他的手,激动的说:“宋总,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看我那么爱你的份上,不要这样对我。”

宋文皓极力的想推开她的手,安晴死死拽着他的手,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叹了一口气,宋文皓平静的说:“安晴,你这又是何必,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我这么做就是想你死心。”

“不,我不死心,哪怕只是做你背后的女人我也乐意,我不求名分,只要可以在你身边就好。”

“安晴,你疯了吗?要这样无理取闹我叫保安了。”

安晴知道调回来无望,更以前还以为是宋文皓心情不好,过不了多久还可以回到原来,所以她一直在忍。

无疑宋文皓的话让她心情很不好,安晴的手迟迟不放开,宋文皓只好用力拉扯。

“好痛…我好痛。”走到门口的岑雨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是安晴又会是谁,她快步的闯了进去,心中的热血沸腾。

宋文皓说加班,原来这只种猪又在勾搭女人,他怎么就这么乐此不疲。

岑雨萱气呼呼的将便当放在桌子上,眼前的男女各自退后了一步,宋文皓满脸通红,他不安的看向岑雨萱,知道她误会了。

安晴明明知道岑雨萱误会了,却还故意挑衅的盯着岑雨萱,只是看着不说话。

“雨萱,你怎么来了?”

岑雨萱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是不该来,不然还不知道你这加班多辛苦,可以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请。”

不等岑雨萱说完,宋文皓打断她的话解释道:“雨萱,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安晴,如果你还想在宋氏待下去,马上给我滚,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到我办公室来。”宋文皓说完转身对旁边的人几乎嘶吼般的朝安晴说道。

安晴吓了一跳,有些委屈的说:“岑小姐,我跟文皓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宋文皓的愤怒虽然吓住了她,可关键时候她不傻,自己不好,她们也休想好过。

“是你们还没有来得及吧!文皓,你这就不对了,刚才你俩不还你情我浓的,怎么突然就翻脸了?”安晴的话果然让岑雨萱中计,她讥笑的看了看眼前的男女,有些酸楚的说。

“雨萱,我跟安晴在说工作上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龌蹉,我跟她什么也没有。”

安晴频频点头:“岑小姐,你就相信文皓吧,今天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

“够了,好你个安晴,你真是不消停,你还不快滚,是不是想要我亲自给你辞退?”宋文皓知道这女人纯粹就是帮倒忙,她故意话中有话,本来就误会的岑雨萱不乱想才怪。

这一次,安晴再也不敢搭话了,知道惹了大祸,随即见势不妙悄悄的溜了。

见安晴走了,岑雨萱也快步走了出去,只是刚走两步被宋文皓抓住:“雨萱,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态度?”

“好了。够了,我不想知道,我累了,我想你早已经吃了饭,对了便当可以拿去喂流浪狗,扔了怪可惜的。”

宋文皓一头扎进她的怀里,有些温柔的说:“你要怎么才可以信我?”

“走开,我再也不要信你。”岑雨萱说的是真的,本来今天来看他是想给自己一个说服的理由,也许他有什么隐情,他真的是工作很忙,可她听到看到的却是跟女员工销魂的画面。

她还要相信他吗?

她的尊严被他践踏得遍体鳞伤,她不要再做梦了,宋文皓这个种猪不会只爱她一个人。

“雨萱,你不信可以问赵总监,我已经将她调到其他部门,其实也是给她面子,希望她可以主动离职,她不甘心现在身份的落差,以为我只是心情不好会让她再回来,刚才她是过来求情,让我再将她调过来。”宋文皓说得很认真,事实如此,他相信岑雨萱也会理解,再说实在不行可以马上当着面给赵总监打电话。

说完,宋文皓忍不住笑:“媳妇,要不给赵思才打电话求证?天地良心我真跟她没什么勾搭,我不会跟自己的员工有什么不正当关系的,这点原则还是有。”

岑雨萱冷笑,漫不经心的说:“员工不可以?不是员工就可以吧?”

宋文皓激动的拍着大腿,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你说什么呢?你老公是这么随便的人么?我很挑食的。”

“好了,我没兴趣陪你斗嘴,你自己慢慢加班。”

“雨萱,等等我,我也要走了。”宋文皓知道这小女人心里还有气,却不知道她是那夜未归家生气。

两人坐在车上,谁也不说话,狭小的空间显得十分紧张,宋文皓不时吹着口哨,想将气氛变得轻松一点。

岑雨萱无比烦躁的说:“宋文皓能不能不吹口哨,我想安静一会儿。”

宋文皓看了看她生气的小脸,嘴撅着看上去更可爱动人,他坏笑的说:“不吹也可以,除非你亲我一口。”

岑雨萱自然不会亲他,宋文皓也知道这小女人发飙了,所以及时的闭嘴。

远远的宋母看见儿子的车子回来,忙上前笑呵呵说:“文皓,雨萱你们这是从哪儿玩才回来么?”

岑雨萱点点头算是回答,仓皇的上楼。

宋母皱了皱眉头对宋文皓道:“你看看,我现在都改变了态度对她,可她居然不理我,儿子啊,你一定得为妈妈做主,不能惯了她以后她还听我的话吗?”

“妈,你就别多想了,我跟她有点误会,她现在正生气呢!”宋文皓说完,紧追岑雨萱的步伐上楼去了。

宋母悻悻望着儿子的背影,叹息的说:“哎,有了媳妇忘了娘看来是真的。”

岑雨萱还没来得及关门,宋文皓已经挤了进去。

很快,他用热情堵住她的嘴,开始疯狂的进攻,岑雨萱又先前的反抗到慢慢回应。

心里暗暗骂自己,贱,真贱,明明知道他心里装着别人,还跟他亲热。

当清晨无法阻挡地回归,岑雨萱睁开朦胧的眼睛,映入视线的是满地凌乱的衣物,她屏息闭上双眼,昨夜的狂乱与激情重又出现在脑际。一切又回到从前,在她不停地要拉开距离时,却一步步又踏进了他的陷阱,不能自拔了。

“亲爱的,醒了?”背后的人有所动,接着将她圈在温暖的怀里。

岑雨萱无法出声,这样无限美好的场景让她只好保持沉默。身体如僵硬了一般,一动不能动。

宋文皓的手变得极不安分,在她的身上游走。昨晚他的疯狂燃尽。

在她惊愕的目光中,他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良久,他放开不能呼吸的她,目光中充满疼惜:“昨晚还好吧?”

岑雨萱侧过脸,脸红得燥热,明明该拒绝,却没有抵抗住他的热情邀请,和宋文皓相比她更讨厌失控的自己。

“害羞的小傻瓜,我只是在问你的感受,这样就不好意思了?”宋文皓用手臂支起身体,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眼神像一团火,似乎要将她吞噬掉。

岑雨萱将头埋在他的身下,明明两人在生气,她怎么没有管住自己,任由他尽情所需,嘴里嘟囔着:“宋文皓,你太坏了,就知道算计我!”

“可是我感觉你也很渴望,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了,你不知道,昨晚你有多热情,最后居然晕了过去!”宋文皓似笑非笑地看她,大手又不安分起来。

岑雨萱红透了脸,她忘不了昨晚自己在他的身下时候,从来不了解自己竟会是这样的女人,在情欲的征服中,软弱的投降。

“别……”她无力地推拒着他的侵犯,呼吸已经开始急促。她还是不解,为什么他轻而易举地就挑动了她。

躺在卧室的大床上,激情退去后一片静寂。岑雨萱头枕在宋文皓的胳膊上,听着他渐渐平稳的呼吸,心中满足的同时,又觉怅然若失。

爱情是什么,她一知半解,是不是爱一个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包括他的缺陷?甚至他心里装着另一个人,宋文皓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不应该对她会有所隐瞒,而且他的态度诚恳。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能容忍彼此的一些做法,是太执着于自己的原则,还是爱的不够深?

不想了,无法理清的思绪,折磨着她的神经,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标准答案。近在咫尺的他,心却好像隔着天涯。

“想什么呢?”性感而磁性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没什么,只是在发呆而已。”不想让他窥探到她内心的想法,潜意识里,她已经将自己包裹起来,或者说,他们的心已经生起隔阂,不再温暖地靠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