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游戏 >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

更新时间:2019-01-09 15:36:24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

游戏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邺清司分类:游戏

在试衣间里,陆希儿身着雪白的婚纱,站在镜子前,顾宝玲则在身后帮她拉拉链,略有些艰难,嘴里便嘟哝着:“我说,可以把胸垫拿掉吧?你的咪咪已经够夸张,拉链都快拉不上去了

精彩章节试读:

在试衣间里,陆希儿身着雪白的婚纱,站在镜子前,顾宝玲则在身后帮她拉拉链,略有些艰难,嘴里便嘟哝着:“我说,可以把胸垫拿掉吧?你的咪咪已经够夸张,拉链都快拉不上去了!”

陆希儿嘿嘿一笑,“怎么,你嫉妒呀?没关系啊,将来恋爱了,可以让男朋友……”

她回过头,咬着顾宝玲的耳朵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吃吃偷笑,活像一只得意的小狐狸。

顾宝玲的脸蛋瞬间红了,在陆希儿背上一个劲的捶打,“呸呸,不要脸!你才被男人摸,摸……哼哼,看你这身材,就不像……没干过坏事的!”

两闺蜜在私密的空间里,说着叫人又羞臊,又兴奋的禁忌话题,可顾宝玲无意间的一句话,却触动了陆希儿的心思。

她的手指从自己的脖颈开始,轻抚婚纱平滑的丝缎,一路向下,从高耸的胸脯,到纤细的腰肢,再到丰满的臀部……

“哼哼,别摸了,显摆什么,就你有料……”顾宝玲不满的酸了一句。

她却不知道,陆希儿心里想的,正是刚才的那个“玩笑”。

记忆中,她跟林逸峰,是肯定没干过“坏事”,那记忆之外呢?是否有过别的男人,尽情爱抚过这副曼妙的身躯?赋予它透出果实成熟般诱人丰润的魔力……

陆希儿胸口狂跳,酥酥麻麻的异样感觉,宛如初涨的潮水,漫过敏感的肌肤,耳根发热,面颊酡红,心旌摇曳……

“唉,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今后可就剩下我一人了。”顾宝玲又幽幽的叹了口气。

“什么叫剩你一人?我是结婚,又不是……去死。”

说是这么说,但顾宝玲的话,又令陆希儿的心情低落了一层。

不管在那段消逝的记忆里,有过谁,有过怎样动人的经历,都已如云烟消散的“往生”,而“现世”对她好,绝不能辜负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林逸峰!

她已经决定,结婚之后,就会把辞职信递上凌总裁的案头,一旦成为林逸峰的妻子,她在情感上,行为上,就不能对他有一丁点的背叛,而凌钺自身的魅力,和咄咄逼人的诱惑,是她完全没有把握抗拒的。

“希儿?希儿?”顾宝玲又在她背上拍了几下。

“啊?”陆希儿如梦方醒,赶紧收回心思。

“跟你说话呢,发什么愣啊?”

“什么事,说吧……”

顾宝玲回过头,确认试衣间的门关着,才趴在陆希儿的肩头,低声问:“你结婚的事,干嘛不告诉凌钺呀?”

“什么?”陆希儿吃了一惊,“他知道了?”

“知道了……”

“谁说的?”

“我……”

“你——”

陆希儿气急败坏的屈起手指,要敲打顾宝玲的额头,见她缩着脖子躲避,只好悻悻的转了个方向,凿上自己的额角。

“我简直……要被你害死了!”

“干吗呀?”顾宝玲把她的胳膊硬压下来,不满的反问,“凌钺对你一直很不错吧?你结婚这么大的事,都瞒着人家,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不说,当然……有我的道理!”

“什么道理?喂,难不成……凌钺他暗恋你?”

“去去,胡扯什么呢!哪跟哪呀……”陆希儿横了顾宝玲一眼。

“那为什么——”

顾宝玲还要追问,试衣间外便响起了敲门声,传来客服小姐甜美的声音,“陆小姐,您穿好了吗?要不要我进去帮忙?”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好了!”陆希儿忙扬声应答,拽起长长的裙摆,示意顾宝玲快去开门。

当她们走出大堂外,林逸峰早已一身光鲜笔挺的西装,在那里等候,见陆希儿出来,眼睛顿时一亮。

“怎么样,林先生,新娘子很漂亮吧?”客服小姐赞美着,把陆希儿的手交到林逸峰掌上。

“是的,很漂亮!”林逸峰点头,扬起快乐的笑容。

“傻瓜,人家说客气话,你瞎答应什么……”陆希儿满面飞红,低低骂了一句。

“哎哟,我真不是说客气话,陆小姐,这套婚纱是罗莎夫人授权的仿制品,您穿上真是太漂亮了,我正想跟您商量,将来能不能用您的照片做个宣传!”

“罗莎夫人?”陆希儿不禁一愣。

“是啊,就是那位礼服设计大师,您一定也听说过她吧?

客服小姐一面推销,一面恭维,却再次使陆希儿心潮澎湃。

记得上一回,为了出席慈善拍卖会,凌钺亲自带着她,到罗莎夫人的私邸定制礼服,夫人就曾经亲口许诺,将来她结婚了,一定再为她设计一套最美丽的婚纱!

当时夫人含蓄欢乐的眼神,分明就认定了,将来她身披婚纱,要走到面前的男人,就是在外间等候的那一位!

言犹在耳,缘分却到了尽头。

再见了,凌钺……

接下来,客服小姐又问他们,是否决定购买这套婚纱,以及什么时候拍摄婚纱照等事宜,陆希儿都是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完成的。

直到出了门店,顾宝玲说要去医院看望龙渊,就在这里分手吧,她才回了魂,想起接下来就是要去舅舅家,按照中国传统礼仪下定,再挑个日子上民政局领证,她就不再是“陆小姐”,而是“林太太”了。

万里小区,杜为民的家里,他一脸惊愕的呆立当场,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太过突然的消息。

林逸峰忙搬来椅子,搀扶杜为民坐下,“伯父,您坐。”

陆希儿且羞且嗔的丢了个白眼给他,“怎么还叫伯父……”

林逸峰愣了一下,在自己脑门上一拍,“哈,是我糊涂了,应该跟希儿一样,叫舅舅。舅舅,您请坐。”

“舅舅,你们谈,我,我帮您收拾收拾!”见俩男人对面坐定,陆希儿马上找个借口,避到房间里去了。

“舅舅,我想请求您,把希儿嫁给我,您放心,我一定会爱她,照顾她,给她最好的生活,并和她一起,孝敬您终老。”

林逸峰表情够谦恭,语气够恳切,这番话也说的十分动听,然而杜为民的脸上,非但没有半点感动,反而目光闪烁,神色惊惶,答不出半话来。

“这是聘金,不成敬意,还请您笑纳。”林逸峰又掏出个大红包,硬塞进他手中。

好半晌,杜为民才哆嗦着嘴唇,结结巴巴的问:“你,你真要娶希儿么?可,可你们并不是……”

“舅舅!”林逸峰打断了他,笑容恭顺,目光却透出犀利,“当然了,这件事,我们一定要征得长辈的同意!”

长辈……

杜为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如果林逸峰已经征得那人的同意,他根本无力阻止,那怕直觉眼前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托付!

凌钺原本来联系下属派车来接,但欧常德夫妇非要安排自家司机相送,他急着离开,无意在枝节问题上浪费时间,便接受了好意。

司机载着凌钺,一路还算顺利,却在接近城区的一个三岔路口,看见前方拦起了路障,有几方土石,三五名工人正在施工。

“奇怪了,昨天回来的时候,这里还好好的。”司机纳闷的嘀咕,放慢了车速,试图从剩下的狭窄车道穿过去。

当车子接近土方的时候,有一名工人朝这边扬起了信号旗。

司机只好停车,摇下窗户,冲走过来的工人吆喝:“怎么回事,伙计?”

那工人不答话,探头朝车后座张了一眼,突然抬手,乌黑冰冷的枪口,便抵上了司机的太阳穴。

“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真家伙吗,您可千万拿稳点儿!”司机惊的大呼小叫起来。

那工人寒着脸,就说了两个字,“开门!”

司机只好开了安全锁,另一名“工人”立马上前,拉开后座车门,硬邦邦的命令凌钺:“下车!”

惊愕只有短暂的几秒,凌钺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虽然不明白这伙人的身份、目的,但不会做盲目的抵抗,更不会无谓的发问。

他顺从的钻出车厢,依照要求,交出了手机,然后冷静的对那人说:“你们的目标是我,他只是一名司机而已,也不是我的属下,放他走吧。”

为首的“工人”使了个眼色,一名同伙便扭住司机的胳膊,把一块手帕蒙上他的口唇,司机呜呜挣扎了几下,便翻着白眼,没动静了。

“放心,他只是晕过去而已,两个小时后就会醒来。”为首的“工人”沉声说。

凌钺点了一下头,不再说话,大致看出一些问题了。

第一,这伙人环节紧凑,动作熟稔,应该很有“经验”,且经过缜密的部署。

第二,他们并非穷凶极恶,至少没有连累无辜,多半也不会要自己的命。

他并不认为这只是一桩普通的绑票事件,基于以上判断,心里已有一些头绪。

其中一名“工人”吹了个响亮的唿哨,不一会儿,从一条岔路上,便驶出一辆小型的厢式货车。

车厢打开,凌钺不等吩咐,便自行攀着车架,一跃登上车厢,随意找了个角落,靠着坐了下来。

他如此镇定“配合”,大出这伙人的意料,但彼此交换眼色后,倒也没有为难他,只留了两人,一左一右的盯着,便关上了厢门。

周围的空间登时昏暗下来,看不见任何东西,摇摇晃晃中也失去了方向感,凌钺固然很紧张,还不至于恐慌的失去思考的能力。

手机虽然被收缴了,但手表上,装有一枚微型的定位器,就是防止出现意外时,警方能够找到他。

他和下属还有Ann都有约定,如果长时间联系不上,他们就会有所行动。

只不过,如果幕后的策划者,是“那个人”的话,他不敢保证,这一招还会不会有效……

车厢时而颠簸,时而平稳,约莫开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缓缓停下。

车厢打开,凌钺下意识的用手一挡,但并没有预料中刺眼的光线,外头只比车厢里稍亮一点点,只看得见一扇卷闸门和两堵墙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