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武侠 > 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

更新时间:2019-01-10 11:32:20

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最新章节阅读 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

武侠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叶情深分类:武侠

纪思瑜坐纪侯云的车回到纪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昨天在Anna床边守了一夜,今天又在局子里度过了一个上午,弄得身上像是沾了层东西般,难受得紧了。 她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放水洗澡,将整个人泡在浴缸内,一放松下来就睡了过去,直到耳边响起一连串的来电

精彩章节试读:

纪思瑜坐纪侯云的车回到纪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昨天在Anna床边守了一夜,今天又在局子里度过了一个上午,弄得身上像是沾了层东西般,难受得紧了。

她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放水洗澡,将整个人泡在浴缸内,一放松下来就睡了过去,直到耳边响起一连串的来电铃声。

纪思瑜这才从睡梦中惊喜过来。

手机放在离浴缸不远的储物台上,她半眯着眼睛,随手接了来电,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哪位?”

“你在休息?”上官哲启的声音从手机内缓缓传来。

纪思瑜一个激灵,原本的瞌睡刹那间不见了踪影,“没,只是一不小心睡过去了。”

手机那头的人听了,忍不住笑了下,“发生这种事你还能‘一不小心’睡过去,看来我是白担心了。”

纪思瑜明白对方的打趣,整个人还是泡在水里,水已经冷了,但天气转热,这水温泡着也不难受,“这事你也知道了。”

“嗯,今天雨欣出了车祸在医院,纪方明通知我时,我才知道今天早上的事。”上官哲启应了声。

“雨欣出车祸了?现在怎么样,要紧吗?”纪思瑜紧张了下,心里也是纳闷了下,怎么这段时间里车祸这么频繁?

“没事,我现在就在医院,医生说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好了。倒是你,遇到这种事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早跟你说过,有事情都要跟我说,你不需要一个人撑着。”

纪思瑜在水里动了下,讪讪笑着,“我怎么是一个人了,舅舅和表哥都知道这事,再说,我现在已经回了家也没什么事……”

“没事只是暂时的,白家的人不会这样容易就放过你。”

纪思瑜也知道这点。那照片和那所谓的证人太过蹊跷,白钧耀和季茹茹只怕会认定就是她谋杀了白琪爱!

“你也不用太担心,清者自清,无论是我还是纪家都不会让你有事的。”上官哲启安慰了声,“好了,你先好好休息,晚点我过你那边去。”

“嗯。”纪思瑜点头应了声,挂断了电话。她在浴缸内发了下呆,这才起身擦干身子换衣服出来。

从浴室里一出来,纪思瑜突然记起Anna还一个人在医院,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着,准备给Anna打个电话,刚刚要拨号码,又记起Anna的手机坏了,接不了电话。

纪思瑜索性重新收拾了番,开车去了医院。

另一边。

上官哲启挂了电话,扭过头,就见乔然推着白少卿走了过来。

当车子撞过来时,有纪方明的提醒和上官雨欣不顾性命地冲撞,白少卿受到的伤反而较轻,只是双腿上的伤撕裂得严重,暂时不宜行动。

“上官小姐还没醒?”白少卿伸手,示意乔然停下轮椅。

“还没,白总要是来感谢的话,还是免了。只要你不再打搅到我和思瑜,就算是帮我上官家做了件好事。”上官哲启将手机收起,漠然看了眼坐在轮椅上的人。

白少卿嘴角冷冷扯了下,抬眸睨着他:“救我的是上官小姐,我为什么要将恩情还在你身上?”

乔然站在他身后没有说话,心里却为这句话暗自吐着槽:无论将恩情还在谁身上,他们都是一家人,白总这确定是来感恩,而不是故意来讨人嫌的?

上官哲启垂眸漠然看着他,白少卿面色毫无羞愧,也是这样回看着。

就在两人瞪眼看着对方时,旁边的病房的门突然打了来开,纪方明从中出了来,目光扫过两人,神色没多大变化:“雨欣醒了,进来吧。”

他说完也不理会两人,直接又进了病房。

“乔然,推我进去。”白少卿抬了下手。

乔然对上官哲启歉意地笑了下,推着白少卿从他旁边绕了过去,进到病房内。

房间里面,纪方明站在一边的窗户旁,也没看先进来的是谁,目光依旧眺望着外头,似乎在打量对面楼层的高度。

上官雨欣侧头躺在穿上,目光正对着病房的门,白少卿一进来,她眸子立即亮了下,先笑着打招呼:“白先生的腿伤得可严重?”

“只是小伤,这还要多谢上官小姐出手相助。”白少卿礼貌回复,微微低了下头,话语又转了开去:“不过下次遇到这种事,上官小姐还是不要冲动得好。”

两车相撞,一个不慎就是车毁人亡。上官雨欣这次算是幸运,只是一点轻微脑震荡,但对面那面包车上的人却是当场死亡!

上官雨欣俏皮地吐了下舌头,像是完全没有将这事放在眼里般,轻轻笑着:“我这不没事吗?还有,你也别上官小姐的叫了,直接唤我的名字就好了。”

白少卿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礼貌的笑。

“对了,白先生是有什么仇人吗?那面包车看着不像是无意撞过来的,更像是特意冲着你来的,你家……”

“不过是一件私事,雨欣小姐不用担心,这很容易就会解决好的。”白少卿笑着,对方要她不要叫上官小姐,他便换成了雨欣小姐,话语里总有着淡淡的疏离,像是特意要拉开距离般。

“呀,我都说了不要小姐小姐的叫我了,不如这样,你叫我雨欣,我叫你少卿哥怎么样?”病床上的姑娘笑着弯了弯眉眼,像月芽儿似的。

这样活泼漂亮,身份又好的妹子,是很遭人喜欢的。可白少卿虽然笑着,眸子里却没有一丝和悦之色,可到底是碍着上官雨欣的救命之恩,轻轻点了下头,道:“我倒是可以叫你雨欣,只是你要叫我哥,只怕你上官先生不会同意。”

“我是我,我哥是我哥,这事他管不着。其实,我更想……”上官雨欣说到一半有些害羞地垂了下脑袋,又悄悄看了眼白少卿,像是在估摸他会不会生气般。

过来一会儿,这才鼓起勇气,突然掀开被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勇敢道:“其实我更想问白先生,愿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

病房里突然一静,正推开门要进来的上官哲启一时卡在半中间,不知道是应该进来,还是退出去。

窗户边瞭望的纪方明倒是侧首瞟了过来,没有出声,只好整以暇地看着白少卿,等着他的答案。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白少卿淡声拒绝。

他没有因为对方救了自己一命,就要以身相许的打算的。

“我知道啊,可你喜欢的人现在是我哥的女朋友,你们之间现在没有可能啊,这样也不接受我吗?”上官雨欣睁大眼睛,水亮的眸子里充满了希翼。

这般可爱又漂亮的女孩,一般男生都不忍心拒绝。

可白少卿不是那种会被外表轻易左右的人,面色还是平淡的,“抱歉,我没有要找女朋友的打算。”

上官雨欣灼亮的眸子暗了下来,有些失落地垂下了脑袋。

病房里再次静了一会儿。

“可即使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就在所有人以为上官雨欣不会在说这事时,病床上的人却又抬头一笑,灿烂得夺目,“我会努力,总有一天让白先生喜欢上我,看上我的!”

白少卿抿了抿嘴,没有直接吐出“不可能”三字,只紧紧抿着,不置可否。

“雨欣,你又胡闹了。”上官哲启从外头进了来,呵斥了妹妹一声。

“什么叫我又胡闹了?你和思瑜姐在一起,白先生都没想过要放弃,我又为什么要放弃,何况,比起思瑜姐来说,我和白先生可都是单身啊。”上官雨欣像是没察觉到这话语中的尴尬,直接就说了出来。

上官哲启余光瞄了眼白少卿,眼底明显有几分鄙视,面上却又还是保持着温和笑了下:“这话你说得对,可你不能跟某个厚脸皮的人比。”

白少卿没有话语,薄唇都快要抿成一条线了。

“那有什么!”上官雨欣不以为意,面上依旧是青春亮丽的笑着,扭头转向白少卿,甜甜道:“少卿哥,以后我就这样叫你了。”

少卿哥三字,比起白先生来,要一下子拉近了好多。

白少卿本能地不喜欢这个称呼,可对方终究是救了他一命,也不好真的不给面子,只有扯嘴笑了下:“我跟你哥同辈,你叫我哥也属于情理之中。你说是吧上官先生?”

“令妹去世,白总还在这儿悠闲的聊天,只怕对妹妹之类的人没什么感情吧?”上官哲启回笑着,意有所指的道。

白少卿当然跟白琪爱没感情。

直到现在,他还清楚记得,母亲车祸去世没多久,父亲白钧耀就将季茹茹娶进家门的场景。也清楚记得,季茹茹那张故作端庄的慈母样,明明心里巴不得他去死。

在他清楚这些后,那个家就已经不是他的家了,在他的心里,季茹茹的儿女从来都不是他的弟妹!

白琪爱不过是跟他有些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我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我倒是不知道白琪爱什么时候成了我妹妹。”白少卿冷笑了下,抬手给乔然做了个手势,“令妹刚醒,白某就不多打搅了,下次必登门道谢。”

乔然也跟病房里的人道了告辞,便推着白少卿从病房里出了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