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 > 仙途霸业>

更新时间:2019-01-10 15:41:38

仙途霸业小说免费阅读 仙途霸业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仙途霸业

历史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十安分类:历史

傻子都看的出来,这个时候斗口,已经是没有半点意义。 一方面是想着将冥祖的余孽一网打尽,毕其功于一役,而另一方面则是拖延时间,想着脱身之计。 人祖和张道本的话没有说错,要不是萧笙现在身陷囹圄,这些老家伙才不会贸然来天界呢。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

精彩章节试读:

傻子都看的出来,这个时候斗口,已经是没有半点意义。

一方面是想着将冥祖的余孽一网打尽,毕其功于一役,而另一方面则是拖延时间,想着脱身之计。

人祖和张道本的话没有说错,要不是萧笙现在身陷囹圄,这些老家伙才不会贸然来天界呢。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界神,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睥睨了一下天祖,冷笑一声,道:“天祖,你这般在天界大动干戈,还启用了五雷咒的终极力量,是不是也太不把我这个界神放在眼里了?”

天祖只是笑了笑,然后真的朝着界神鞠躬道:“我怎么敢忽略了界神大人!”

界神怒气盈面,道:“既如此,还不快快退下!想要在我面前无理吗?”

天祖好久没有说话。

诚然,在某些方面上来说,天祖确实是惧怕界神几分的。即便是眼前这个被剥夺了仙格的老妇人。

就在天祖满天下三界追杀冥祖余孽的时候,这位冥祖的相好界神,天祖却不敢碰。

面对着一脸愤怒表情的界神。天祖也有一些犹豫。

眼下看来,冥祖的余孽已经尽数关押在了法阵之中,只消自己微微做法,这些家伙就会飞灰湮灭了,即便不能飞灰湮灭,也能保证自己几千年的平静。

可是在这法阵之中,却赫然出现了久违了的界神,若不是这个人,当初神冥大战的时候,冥祖早就神魂具散了。

如此,局面就有一些僵持了。

但是天祖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在上面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有他自己的过人之处。只是一瞬间的慌乱,片刻之后就镇定了下来。表情立刻谦恭无比,道:“界神这话从何谈起,我何曾对界神无理了。只是眼前的这件事,并非与界神相干,您是守卫着天人之界的上古大神,我等未飞升之前,您便已经是万年修行了。我们小辈之间的口角相争,您这么高的地位,怎能亲自过问呢。”

天祖只是笑了笑,仔细的看着界神的样貌。

界神老了,皮肤皴裂褶皱,即便是眉眼之中还能看出当年的美貌,但依旧是物是人非。

说道这里,天祖打定了主意。

这界神,衰老至此地步,失掉仙格。便是没有什么威胁了,况且,上次的大战,也总不见界神出手,对于传说之中界神的实力,天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怀疑。

想到了这里,天祖便不再那么局促了,于是站直了腰板,道:“界神大人,我劝你还是作壁上观的为好。否则的话.......”

界神的眼神之中,已然是冒出了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虽然自己失掉了仙格,不是天祖的原因,但是冥祖却是栽在他的手里。

“你还要不顾三界的铁律,跟我动手吗?”界神冷冷的道。

这个时候,张道陵在身后插了一句,道:“天祖,这个时候,切莫迟疑啊!界神已经失了神格,已然是法力大减了,既然多年前她诚心相助冥祖,那就是我们的敌人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界神却是呵呵一笑,道:“界神的发力,岂能是你们这些腌臜之辈能够揣测的?你说我衰老了。就已经是弃了神格么?呵呵呵呵。”说罢,便转了过来,看向了隐藏在身后的杜弦月。

这样的阵势,其实早就将杜弦月吓傻了。

这是什么级别的对垒?神级的!天祖,人祖,张道本,张道陵,哪个不是毁天灭地级别的!

在这样的气势之下,杜弦月的恐惧,其实无可厚非。

就像是老鼠一定会惧怕猫。兔子一定会惧怕老虎一样,大自然赋予的法则,是什么人都不能够违抗的。

界神似乎没有在意这一点,只是握着杜弦月冰凉的手,好像是在鼓励着什么。

而杜弦月却牢牢的抱着萧笙的胳膊,一脸求助的表情,望着萧笙。

萧笙由始至终的注意力,好像全部都在场面之上,虽然这场对局不是自己的层次,但多听多看,还是有好处的。

一直到界神开始放话,萧笙看着界神的眼神,忽然就知道了她在想什么。

于是便拍了拍杜弦月的肩膀,也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使用传音入密这样的方法。因为在这些人的面前,任何的猫腻都是瞒不住的。

可是杜弦月却丝毫没有领悟到什么意思。

他大概是太害怕了,虽然有萧笙在身边,但是却也在十分危险的境地之下。

有了计划,而杜弦月却不懂,又不能当场明说,这可是难坏了萧笙。

界神也不管那么多了,只是紧紧的攥着杜弦月的手,然后一闪身,让出了里面的杜弦月,一只手按在了杜弦月的后背之上,对天祖和张道陵道:“你们瞧瞧,界神衰老了吗?”

张道陵和天祖大惊失色,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些人的身上,没有注意道杜弦月,此刻看清楚了杜弦月的脸,顿时就是一身冷汗。

这个女子,正是界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界神,但是当年吃过界神大亏的人祖还是有一些惴惴不安。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便是这个道理了。

界神也不管那么多了,只是对杜弦月道:“月儿,现在大家的生死存亡,就看你了!”

“前辈。我........”杜弦月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萧笙叹了一口气,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你其实就是界神啊!”

“我是界神?”

萧笙点了点头,道:“是啊!”说罢用求证的眼神去看大家,得到的回复是肯定的。

杜弦月还是不明白,只是怯生生的望着众位,道:“可是.........”

萧笙心里着急的要命,心说傻丫头啊!傻丫头!说你现在是界神,你便是啦!趁着天祖和张道陵没反应过来,顶着界神的余威,就能逃出这个困境。

“你们几个见识短浅的家伙,界神一脉的传承,向来是这般的,不想掉脑袋的,就尽管动手吧!”

场面有一点诡异,怯生生的杜弦月,不明就里的强打精神站着,身边站着两个趾高气昂的人,便是萧笙和自己的母亲。

所有人都在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