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影视 > 娇如风霜>

更新时间:2019-02-03 15:05:46

完整版小说娇如风霜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娇如风霜

影视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馒头分类:影视

“他怎这么恨蓝风王朝?”这个倒让蓝玉乔有些疑惑。 从第一眼见到康定王开始,蓝玉乔对这个男人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直觉总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大坏人。 可是现在听陈启轩这样说,她有些质疑自己的直觉了。 康定王今约才三十,却已身居高位,成了天启王朝

精彩章节试读:

“他怎这么恨蓝风王朝?”这个倒让蓝玉乔有些疑惑。

从第一眼见到康定王开始,蓝玉乔对这个男人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直觉总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大坏人。

可是现在听陈启轩这样说,她有些质疑自己的直觉了。

康定王今约才三十,却已身居高位,成了天启王朝的主宰人物。

天启皇朝的国姓为朱,可这朱姓,在康定王面前是可有可无,他才是这个皇朝至高无上的王,他的权力比皇帝还要高。

正是因为他拥有了这个皇朝的一切,蓝玉乔才奇怪,他为什么要觊觎蓝风王朝。

如果她达到这样的高位,才不会冒险去窥视别人的地盘,这不利民也不利已。

陈启轩轻叹,出声为她解惑:“本王知道康定王的存在,是八年前。”

“八年前,正是德瑞皇帝刚处死了微熹和蓝家的第四年间,是蓝风王朝最为低潮和动荡的年代。天启皇帝瞧见这个大好时机,不时派兵侵犯蓝风王朝的边境,而那时因为我母妃的冤死,我外公年迈出征,最后战死沙场,失了大将军的军队没了严纪,更是溃不成军。”

“巴天楚就是在这个时候接替外公的军职,年少便出征沙场,保护疆土。因为年少,所以热血,蓝风军队多次战胜天启大军,最后出现了康定王。那时候的他还不是康定王,只是一个小将,但谋略和胆识却和巴天楚相差不大。巴天楚是一步登上大将军之职,而康定王却是一步一步从血尸中爬上来的。”

“至此以后,蓝风有巴天楚、天启有康定王,有了这两者相抗衡,谁也无法更进一步侵犯到谁,而这个时候,太子陈启雄到了执权的年纪,虽然不敌先父年轻时有为,但至少稳定了蓝风的局势,让天启不敢再轻举妄动,而这一僵持,就是八年。”

“如今的康定王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将,天启王朝更在他雷厉风行的手段中变得更加雄厚,如今正是蓝风王朝最为虚弱动荡的时分,他自然会趁这个机会,达成他的目的。”

“可你把他绑了,又能阻止他举兵侵占的意图了?”蓝玉乔听出个大概,明白康定王从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目标铺路,真是个有耐心的男人。

究竟有着怎样的恨,能让这男人如此坚持不懈,只为灭了蓝风?

陈启轩抚额,有些疲惫的道:“擒贼先擒王,手中有康定王的命,边境的天启大军至少会有些忌惮,在此时间内,我才有机会迅速凑足兵器、军粮与兵力,我需要的只是这个时间。”

而他现在最难的,也是这几样。兵力与兵器还算勉强,最为艰难的则是军粮。

大战一但触发,那至少是几月甚至几年的拖延战,而这些物资,则成了蓝风王朝最为犯难的东西,士兵一但饥不择食,哪还有精力去抗敌。

败,只是迟早的事。

望着他如此倦容,蓝玉乔怜惜的叹道:“这个位置,根本就不该你来坐。”

责任太大,她怕他负担不起。

陈启轩缓步走向她,见她不再回避,脸上才稍微露出一抹笑意:“没事,只要能凑够军粮,其它的都不成问题。”

“那你有办法吗?”她担心的问。

他疲惫不堪的将头抵在她肩上,沉吟一下微微摇了摇头:“全国各地的粮食,凑一起最多也只能抵上小半年的时间。”

“你可以让各地官员在全国募捐,一家出一些粮食凑一起,自然就多了。”她提醒。

他却摇头:“前些日子那些学士弹劾朕,在百姓当中造成的影响还没消失,这件事恐怕有些难度。”

蓝玉乔略微思索一下,道:“既然这场仗避免不了,那我就帮你凑足军粮。”不管有多难,她只想帮他一把。

陈启轩缓缓起身,低头凝视她半响,轻笑:“傻丫头,你有什么法子?”

不知为何,他无法不相信她的话,望着她的眼,他感觉自己狂躁的心在慢慢平静。

只要她不再执着用自己去交换什么和平,他不会拒绝她想为他解忧的心。

其实蓝玉乔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她还是想尽点力。

“这个你就别管,你忙你的事,给我自由就行,把方仲良调给我,我需要他的帮忙。”

顿了一下,她又道:“另外,你还得给我一个大权,不然给方仲良也行,只要能命令动各地官员就行。”

“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你,可是这么大热的天,我怕你会累坏。”他有些心疼的抚上她的额。

“没事,为了你,这些都是小事,只要我能帮到你。”她坦言,说得让陈启轩有些感动。

还没等他感动的把她在怀里,她突然想到什么,抬头瞪着他:“你不会杀康定王和那个公主吧?”

正准备借着这个气氛把她搂在怀里温存一下的陈启轩有些无奈,摇头道:“不会,擒住康定王,只是为了要挟境外的天启军队,让他们有所忌惮,并不会真的杀了他们。”

活擒,至少还会有所持,一但杀掉,那天启军队势必会恼羞成怒大举进攻,那不是陈启轩想要的。

他有些不悦的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轻哼:“你在乎那个男人的死活?”

她瞪眼,苦笑这男人的气量这么小:“我只是害怕你一时冲动嘛!”

不过心底,竟然真的不愿意康定王被处死,那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她想明白,已被陈启轩一把横抱了起来,往床榻走去,同时听到他吃味的低喃:“脑子里天天都念着其它男人……”

她被他压在床上,感觉他的手在她身上胡乱游走,笑得诱人:“喂喂,我们现在在谈正事啊!”

拜托,中午的时候不是做过一次吗,现在又来?她肚子里的宝贝会抗议的啦!

陈启轩哪管她的话,大手已熟练的褪去她的衣裳,露出他怎么吃怎么摸都不够的白嫩肌肤,在她欲拒还迎的反抗当中吻住她的舌,手也适时攀上她的娇柔地带……

*********

“皇上饶命啊……皇上,奴才真的不知道娘娘去了哪里,求皇上饶命啊……”宫女与太监纷纷跪下来磕头求饶,就怕真的被拉出去送了命。

“朕走之前,她还在。”他转过头,看也不看地上的人。

“皇上,他们都被人下了药……”来喜在旁边小声提醒,“娘娘福人自有天相,应该不会有事,奴才已经派人去查了,您息怒。”

陈启轩当然知道这些宫人们被下药,他只是想将心中那股怨气发泄出来而已,杀人,便成了最首选的事。

若是蓝玉乔在这里,应该不高兴看到他胡乱杀人吧?

他深吸一口气,冷喝:“滚!”

地上的宫人们立刻在来喜太监的指示下连忙起身退下,不敢逗留半秒。

陈启轩望着空荡荡的秋千,双拳拽得铁紧:丫头……对不起,我又没有保护好你,你在哪里?不要出事啊,丫头!

“皇上,属下无能,求您处置!”

白子皎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双膝着地、双手高举配剑,一幅领罪模样。

“你也知道你失职了?”

他没有回头,但白子皎能从他的声音听出他此时有多愤怒。

“属下无能。”她的确蛮无能,竟然会败在那个人的武功之下,后颈部的痛感还存在,提醒她失败的屈辱。

“让鬼影门全体出动,寻找她的踪迹,如找不回来……鬼影门就不用存在了。”

白子皎身形一僵,沉默许久才领命:“是!”旋即退下。

为了那个女人,陈启轩竟能让存在十几年的鬼影门解散,这足已说明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分量了吗?

当然,这是在陈启轩同意的前提下,而且身边还跟着许多影士,暗中保护她。

王城天福酒楼望着面前越发清秀俊雅的画独,她免不了一阵调侃,像个大色女一样抱着他的脸左亲一口又亲一口,不停的喊着:“阿弟阿弟。”

惹得一起跟来的方仲良脸色极差。

“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画独脸颊微红的嗔道。

和蓝玉乔认识这么久,他还是有些不习惯她过于热情的方式,每次都要吃足他的豆腐才罢休,他已经是成人了好不啦。

蓝玉乔松开他,又狠狠亲了一口,才道:“粥弟,才多久不见,你又变帅了好多耶。”

“姐……”画独无奈的瞪着她,想要训斥两句吧,竟有些不舍,他可有好多天没有见到她了。

叹了口气,他缓和自己的心态,问:“现在外面这么乱,你怎么跑出宫了?”扭头看了一直黑着脸站在门口的方仲良一眼,又问:“他是谁?”

蓝玉乔好久没吃到天福大酒楼的饭菜了,此次约画独见面,自然将地方定在这里,好一饱她的口福。

她一边吃着可口的饭菜,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哦,他是方仲良,你叫方大人就好。”

随后才想起自己刚才见画独时太激动,倒把这家伙忘了,连忙招手:“方仲良,你过来坐啊。”

方仲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每次见蓝玉乔,都觉得自己距离自己师傅的教诲越来越远,可他明明知道,还是不愿意做出改变,顺应了这个女人安排给他的一切。

官、名、权,她给他,他就都应着,不是因为陈启轩,而是因为她。

“希望娘娘不要忘了这次出宫的目的。”他来到桌前,没有坐下。

蓝玉乔吃得正舒畅,听他这样说,有些哀怨的抬头瞪他:“喂,你跟在我身边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我肚子饿了吃点东西也误事了?那照你这样,是不是一天三餐不吃、不拉,就好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