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影视 > 娇妻难候,大叔已上线>

更新时间:2019-02-04 11:31:00

好看小说娇妻难候,大叔已上线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娇妻难候,大叔已上线

影视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霾逐晓风分类:影视

白馨想过,霍天霖也许会回答什么。 图她苏米的年轻漂亮? 甚至,图以后和她能有一场盛世婚礼,相伴到老? 可是出乎白馨意料。 “图个……心安。” 她怔忪地重复了一遍。 这并不像是霍天霖,会说出来的话。 “霍先生,饭菜已经好了。” 这时,陈妈过来提醒。

精彩章节试读:

白馨想过,霍天霖也许会回答什么。

图她苏米的年轻漂亮?

甚至,图以后和她能有一场盛世婚礼,相伴到老?

可是出乎白馨意料。

“图个……心安。”

她怔忪地重复了一遍。

这并不像是霍天霖,会说出来的话。

“霍先生,饭菜已经好了。”

这时,陈妈过来提醒。

霍天霖再没多的言语,提步,进了餐厅。

客厅电视里,在拨肥皂剧,吵得女人心神不宁。

大概是感受到霍天霖毫不掩饰的厌烦,白馨并没敢跟过去,而是默默无言地上了楼。

原本是打算简单收拾下,就离开,可是偏偏在临走时,听到了霍天霖的手机铃声。

由于楼上楼下的距离较远,声音传不到一楼去,白馨便拿起,打算下楼送去给他。

然而,当她看到来电显示时,犹豫了下,接了。

“喂,周特助?”

周成宇一愣,听出是白馨的声音,随即火急火燎道:“白小姐,快叫霍总听电话!”

她眸子转了转,柔声说:“天霖正在楼下用餐,有什么事,你就直接给我说吧。”

“这不行。白小姐,事情非常紧急,请您立刻将手机给霍总!”

“什么事,这样着急?”白馨自然知道,和苏米脱不了干系,不依不饶,“周特助,你也知道我和天霖的关系,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呢?”

周成宇急得焦头烂额:“白小姐,这件事真的……”

白馨看一眼手机屏幕,恰好显示电量过低,轻轻一笑。

“喂?周特助?这……手机好像快要没电了,你刚说什么?”

她一寸一寸将手机撤开,声音断断续续徐传过去,最后狡黠一笑,立刻挂断。

不放心,还关了机。

而此时,玲珑小区已是人山人海。

原本不报道还好,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发生了入市抢劫案,且记者从警局得来消息,说罪犯已经在通缉之列,阴险狡诈,很可能会做出极端的事来。

“不要拍!不要再拍了!”

周成宇赶到时,见此情景,吓得脸色剧变。

这要是把上面的犯人逼急了,岂不是会让苏小姐丢了性命?

封锁区内,匆匆赶来的夏楠红肿着一双眼,直愣愣地望着出租屋的方向。

“苏米……苏米我对不起你……”

周成宇一眼瞧见她,飞跑,压着警示带翻了过来。

“苏米还被困在上面?!”

夏楠机械地点头。

“该死的!”周成宇咒骂一句,再次掏出手机拨打霍天霖的电话,依旧关机,“霍总怎么不开机呢?!”

夏楠愣了下,哑着声问:“你打给……霍天霖?”

周成宇刚点了下头,夏楠就失声大叫起来。

“他怎么能不接电话?苏米现在生死未卜,他作为她的监护人,怎么还不出现?!”

“我……”

“他不是很厉害吗?那就快叫他出现,把苏米救出来啊!”

周成宇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刚才打别墅的座机,一直占线!

刚才听控制现场的刑警说,那劫匪提了要求,让准备一百万现金和一部面包车,一个小时之内如果办不好,他就杀人灭口!

下方,所有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上面到底是一番什么情况。

但他们绝对猜不到,此时的苏米已经气若游丝,意识模糊。

手握尖刀的男人逼近,狠狠朝地面淬了口,道:“妈的,都怪你坏了老子的好事!”

说着,一脚踢上了苏米的背部,疼得她瞬间弓起身子。

门外,刑警仍旧不敢轻举妄动,一直在喊话——

“你要的现金和车辆,我们很快就能准备好,前提是必须保证人质的安全!再说一遍,如果人质有任何闪失,我们绝不手下留情!”

“啊呸!”男人抬腿踢中沙发,发出一声巨响,沉声自语道,“没了人质,还不是死路一条?”

他哪里打算放过苏米?

等拿到现金,开车逃走,干脆就撕票!

苏米昏昏沉沉张开眼,眼前一片恍惚。

她用了许久,才让自己清醒起来,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霍天霖。

霍叔……

救救我……

此时此刻,哪里还会怕霍天霖的训斥?更不在乎他是否凶巴巴。

只要能见他一面,比什么都好。

正这么想着,不远处的男人似是口渴,转身走进了厨房。

苏米知道这是个好时机,刚想直起身子,却发觉自己的手脚都被捆绑住,根本挣不开。

不过……

她眼角余光瞥到角落,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在何时的拉扯中,滑落到了那里。

不远,只要挪动几下,就能够到。

她顾不得恐惧和颓废,趁着那男人还没出现,立刻吃力地用双脚蹭着地面,将身体一点点地往角落挪。

近了……

更近了……

她已经看到手机近在咫尺。

咣当——

一声突兀的巨响,吓得苏米陡然出了一身冷汗。

她愕然回头,以为是那男人发现了她,却发现身后并无人。

厨房里传来几声咒骂,不知是他撞到了什么,恼怒极了。

苏米轻轻舒了口气,稳下心神,继续向前挪动。

最后,终于一把握住了手机,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

“霍叔……”

她喃喃着,艰难地用两只被绑着的手,翻找某人的名字。

拨通那瞬,她甚至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只要霍天霖出现,那么,她就会没事!

也不知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对霍天霖极其信任,这个信念让她无比激动。

然而……

当听筒里响起冰冷机械的提示音时,如兜头浇下了一盆冰水。

明明是初夏,却冷得似数九寒冬。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霍天霖。

霍天霖!

霍天霖!!!

她在心中竭尽全力地嘶吼着,浑身都在隐隐发抖。

这边,别墅餐厅中。

男人似有心灵感应一般,猛地心悸。

手中的筷子,“啪——”地滑脱,直摔到了地上去。

“霍先生?!”陈妈被这动静吓了一跳,连忙进来查看,“您没事吧?”

霍天霖眉宇紧皱,一身煞气来得格外突兀。

“没事。”

他沉着脸,倏地起身,一脚将身后的椅子踢开。

怎么回事?

他觉得心口突突直跳,不好的预感让他无法定下心来。

剩下的饭菜根本无心再管,收紧拳头,大步走出了餐厅。

一眼,看到白馨正在握着座机听筒,说着什么,上前便一把拉扯住她的手腕。

白馨被这突然的一下,惊得轻呼一声。

“天霖,你……你吓死我了。”她慌乱地抬头,心有余悸地问,“怎么了?”

“你在和谁讲电话?”

“是……我母亲。”白馨飞快眨了眨眼,冲话筒道,“妈妈,先不说了,我很快就回去。”

迅速挂断电话,她脸色有一丝缓和。

霍天霖像看犯人一样,睨着她那张脸,说:“别墅的座机,我允许你碰了吗?”

这本就是用来接听比较急的电话,一般不准任何人乱动。

白馨脸色一白,刚想开口解释,却见他倏地抬手,指着大门的方向。

“滚。”

一个字,毫不留情面。

白馨自然是察觉出他一身的戾气,当下,不敢作声,拿了包几乎是小跑出去的。

另一边的现场,负责现场总指挥的裴警官诧异地看着手机屏幕,拧眉。

他怎么被叫妈妈?

这霍总身边的女助理可真奇怪……

想着,他便按照刚才电话里的吩咐,沉重地对手下人吩咐道:“现在上去对劫匪说,我们不会为他准备现金和车辆,要他立刻释放人质!”

“啊?头儿,怎么回事?那个犯人可有性格缺陷,这时候说这些,岂不是……”

会害了那女孩子的性命?

裴警官叹口气,摇头:“这是霍总那边吩咐的,我也不知道原因,照做便是。”

明明他们上次出警,也是因为这女孩子。

那时候即便是一场虚惊,霍总的态度也强硬得要命,直言只要让那女孩儿安全,一切条件都不在话下。

可是,今天怎么却……

按理来说,一百万对于霍氏,简直就是小CASE。

手下刑警领命,跑上楼。

而房间内,当苏米第二遍拨通霍天霖的电话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

“想死是吗?”

她心里“咯噔”一下。

恐惧,顺着手脚蔓延至全身。

不等她回头,脖子便被一个巨大的力道卡住,硬生生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

手机被一把夺下,“砰——”一声,撞在墙面摔了个粉身碎骨。

“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他妈的,你当我不敢要了你的命是不是?!”

手指随声倏地收紧。

苏米只觉喉间的气息一寸一寸减少。

她本就娇嫩,细皮嫩肉的,这么掐一下,脖子的肌肤处立刻出现青色的肿痕。

“咳咳咳……”

“求救,我让你再求救!”男人一把将她扛起,大步往卧室走,“反正我逃出去的希望渺茫!刚才那些警察说,竟然不想提供现金和车辆!也好,那就让我再杀了你之前,最后爽快一把得了!”

苏米闻言,瞳孔剧烈收缩。

“放开我!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王八蛋!”

“他妈的,再骂一句,信不信我要你死都死不舒坦?!”男人劈手将她扔到床上,逼上来,终于揭下头顶的鸭舌帽,露出一张带着刀疤的丑陋嘴脸。

“小姑娘,你好好听话,就不会那么疼!不然……”

他眼露阴险,一字一顿——

“老子可不喜欢奸尸。”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