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科幻 > 阴缘不断:鬼王,乖乖就擒>

更新时间:2019-02-05 11:32:50

全文免费阴缘不断:鬼王,乖乖就擒在线观看 全章节阴缘不断:鬼王,乖乖就擒推荐阅读 连载中

阴缘不断:鬼王,乖乖就擒

科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七份分类:科幻

这些咒术真的很难背,因为它们并没有什么规律可言,而且数量巨多,我每天都在看书,坐在办公室里看书,回家了还看书,背的头昏脑胀。 就这样下来,差不多将近一周吧,我才将前半本有关于咒术的那部分背的差不多了,然后又了解了一下后面那一部分跟符咒有关的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咒术真的很难背,因为它们并没有什么规律可言,而且数量巨多,我每天都在看书,坐在办公室里看书,回家了还看书,背的头昏脑胀。

就这样下来,差不多将近一周吧,我才将前半本有关于咒术的那部分背的差不多了,然后又了解了一下后面那一部分跟符咒有关的。

听说我已经背的差不多了之后,沐灵霄特意为我买了一些最普通的符纸朱砂之类的东西,让我学着开始画符。

就从最简单的平安符开始画起。

给我之前还拍了拍我的肩膀:“幼幼啊,符咒这个东西是相当难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咱们圈里卖出天价,所以你如果进展很慢的话,也不要觉得气馁,咱们慢慢来,有这方面天赋是最好的,如果没有这方面天赋,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我们去买别人画的呗,不差钱!”

“好。”我笑着应下了,然后就拿着这些工具回家了,初接触这方面我还是很有兴致的,估计每个人都曾经做过自己是天才的梦。

不管是哪一方面都好。

我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拿了这些工具回家之后,吃完了晚饭,我就迫不及待的回了房间,按照书上写的,净手。

据说很多人画符之前,都会洗个澡,焚个香什么的,我洗了把手意思意思,坐在桌子面前平心静气。

然后开始画符,直到真正开始动手,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说画符是很困难的,因为画符并不是说你按照那个图形画出来就行了。

你把那符咒写出来就行了。

画符要求的是一张符里必须蕴含着你的精气神,笔尖上蘸着的不只是朱砂,还有你的气,然后一笔画完不能断。

一旦断了,精气神就跟着断了,这张符就失效了。

很多市面上卖的那些符,都是用来骗骗普通人的,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就纯粹是描画出来的假符而已。

真正的符,想要画出一张,要全神贯注,许久许久才能成功,越是困难的,复杂的符,需要的时间就越长。

听说一张高级符咒,要用一天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能够画完。

入门级的一张也要十多分钟才行。

我看的十分紧张,毕竟我也是第一次画符,而这个看起来好像真的十分困难的样子,我搓了搓手掌,静坐了一会儿,确定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之后,就提起了笔。

第一笔在符纸上落下以后,我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艰难,明明这平安符是最简单的,笔画也算不上多,单单只是将这几个字一笔写下来的话,最多也就十秒钟吧。

但是我攥着笔往下拖的时候,手指竟然都在微微的颤抖,最后手指都捏的发白,实在控制不住,啪的松了手。

画符真的好难……

但我这个人向来是十分有耐性的,一次做不到我就再试一次,如果确定自己真的没有这方面天赋,那时候再放弃也不可惜。

于是我又提起了笔,等到傅斯奕过来敲门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表,竟然都已经快夜里一点钟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我打开了门,揉了揉略微有些干涩疲惫的眼睛:“我在练习画符,忘了时间,马上就睡……”

“画符的确是很困难的,你也不要太为难自己,好好休息,我们可以慢慢来。”傅斯奕轻轻揉揉我的头发,然后道:“我已经给你放好热水了,快去洗澡吧。”

“好。”我伸了一下胳膊腿,稍微放松了一下,然后就钻进了浴室,美美的洗了一个澡,洗完澡之后一回到房间,就看到傅斯奕坐在桌子旁,正在看我之前画的符。

“别看,好丑……”我顺手抓起一把画废了的符,丢进桌子底下的垃圾桶,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傅斯奕却很惊讶的抓着一张符纸:“你成功了?”

“就画成了几张,我之前一直在失败,一直在失败,刚开始的时候画那么一两笔就断了,到最后能够坚持到最后一笔,马上就要收尾了,又断了,直到刚刚我才成功了第一张,有经验之后又连续画成了几张。”我挠了挠脑袋,然后道:“听说平安符是所有符咒当中最简单的,最简单的都这么难,我估计是没有这方面天赋的。”

傅斯奕:……

“你知道沐灵霄第一次画符用了多久才成功的第一张吗?”

我摇了摇头,然后就听到傅斯奕道:“半个月,才勉强成功了一张平安符,而后他每画五六张,就有一张能够成功,这样师父都说,沐灵霄是符道方面的天才,但是他静不下心来,整个人太跳脱了,宁愿自己花钱去买,也不愿意自己画。”

我听着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歪了歪脑袋:“这个话的意思是……”

“你是天才。”傅斯奕又揉了一把我的脑袋,眼中似乎还含着笑意:“我之前看的一点都没错,你果然很有天赋,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是……是吗?”我有些茫然,因为我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天赋什么的,毕竟书上写着,有天赋的人据说可以第一次画符就画出符咒来,如有神助一般。

而我费了那么多张符纸,用了整整一个晚上,才堪堪画出最低级的符。

“是的。”傅斯奕帮我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怎么没有彻底吹干?”

“吹风机不太好用。”我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话,其实是偷懒,傅斯奕好像很明白我在想什么,但却并没有戳破我偷懒这个事实,只是让我坐到床边,然后他拿了干毛巾过来帮我擦头发。

我盘坐在床边,低着头任由傅斯奕揉,他的动作很温柔,我觉得我们两个就像是一对结婚已久的老夫老妻,起码生活模式是这样的。

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种生活显得很没有激情,但是我喜欢。

我喜欢这种稳定的,如细水长流一般的爱情。

傅斯奕给我擦干了头发,然后带着笑意的在我耳边道:“明天去欺负沐灵霄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