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 >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更新时间:2019-02-05 16:05:11

完整版小说师父我想娶大师兄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历史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镇长你好分类:历史

伯兮点头。颜晓棠管着他下榻走动的时间,他还不大高兴,出来一走,才知道自己虚弱到了何等地步,累得几乎没有想法,颜晓棠说什么就是什么。 能看景,必然得到临街的厅里去,颜晓棠并不急,凭她淬炼至今的身体,就算把伯兮抱起来走也没有什么吃力的,可是总要

精彩章节试读:

伯兮点头。颜晓棠管着他下榻走动的时间,他还不大高兴,出来一走,才知道自己虚弱到了何等地步,累得几乎没有想法,颜晓棠说什么就是什么。

能看景,必然得到临街的厅里去,颜晓棠并不急,凭她淬炼至今的身体,就算把伯兮抱起来走也没有什么吃力的,可是总要顾念着伯兮的自尊,便走在回廊内侧,好让伯兮能扶住另一边的扶手。

上了楼梯一转过身,下头大堂里几十双眼睛便瞧见了斗篷毛边下的侧脸,顿时又是无数碎碎的传音。

隐约有人说,这位大公子生得比四公子还好看。

伯兮向颜晓棠看了一眼,颜晓棠挑眉笑笑——她从小就这么觉得。

伯兮垂下眼睛,走一步就得顿一顿,颜晓棠握住他一只手,知道刚刚那几级楼梯让他的心脏快要负荷不了,这时摸到脉搏渐渐慢下来,手心里的汗也出得少了。

别人只用几息就能走完的一段路,伯兮走了快两柱香,进到厅里一落座,抱着颜晓棠塞给他的手炉,窝在那就不动了。

登仙楼是个回字形的房子,二楼临街这边临时用几扇雕花大屏隔成了一个厅,又张挂起了两层帘子,里边放着四只暖炉,中间还有三尺高的一个铜锅,煮着稷菽城自产的一种饼茶,茶香混着热气蒸腾。

只看准备,就知道颜晓棠本来相中的就是二楼,倒不是景有多好,左右不为看雪而来,这是估计了伯兮只能走到二楼而已。

颜晓棠手里还抱着伯兮脱下来的裘披,随手递给后面跟进来的青青和灰灰,自己亲手去把窗边的棉帘子扯开。

风还没吹进来,她手印一掐,一个“绝”字篆纹落下,把风挡住了,这才回头弯下腰道:“抬头看看。”

伯兮累得倦了,眼里又昏昏的,一抬头,就看街对面的酒家挤满了人,一个个抻脖子瞪眼地望过来,完全没料到会是这般场景,猛一吸气呛得咳了几声,困顿的神思立即清醒了。

“这……”

颜晓棠笑道:“就是带你来看他们的。”

伯兮皱眉道:“把帘子放下来。”

看这么一眼,他身体就绷了起来。

颜晓棠看他低下头去,一伸手,捏住他下巴抬起来:“用神识再看看。”

“颜颜……”伯兮抓住她的手,为难得很。

颜晓棠坚持,凡她坚持的,她绝不会轻易放弃。

伯兮久不用神识,几乎已经没有其他修者使用神识的习惯,顺着颜晓棠的意一动神识,手一下就握紧了。

“嗯?他们不是人?妖气好重!”

颜晓棠这才松开手,说道:“稷菽城有九百妖修,鬼修二千四百余,你我这样的人类修者不足三成。还有二十几万寻常百姓。”

伯兮看着镇定,嘴唇却分开一线闭不上,颜晓棠一看就知道他根本是傻眼了,难得的有点傻气。

“这么多?”

“是。”颜晓棠忍着笑说:“这些人、妖、鬼都有户籍,我不发还他们,他们就不能去其他地方。”

伯兮没反应。

颜晓棠笑意更深,眼睛里都装满了:“青青和灰灰也不是人。”

伯兮侧头,看着两个他看了半月的“人”,错愕得不能自已,果然,用神识一看,这两个身上的妖气虽不强烈,跟人可没有半点相似的。

颜晓棠道:“赤之原自古如此,只是修炼无法突破炼虚期,所以把我们来的地方当成了上界,没有人知道原因,以后等我们也到炼虚期了,再查此事不迟。”

她随口说来,好像修炼到炼虚期没有什么难的。

伯兮用神识一看她修为,这才发现她已经是结丹中期了。

察觉到他在看自己,颜晓棠笑得痞了几分:“怎么,就只看我的修为?”

伯兮一向不经逗,立即把耳朵红成了兔耳朵,忙把神识收回去,装作去看对面楼里形形色色的“人”。

他这样一个人跟很多人隔街对看的场面,其实很窘迫好笑,他不单察觉不到,连对面窃窃的议论声也没有听入耳。颜晓棠知道他在应对言语时笨拙生涩,逗了一句立即刹住,坐到铜锅边提起一把长柄勺子,搅和茶汤。

灰灰里外转了一圈,回来说:“三坟大人他们都在旁边呢!”

颜晓棠道:“叫他们散了,我只是出来走走,没什么事。”

“哦。”灰灰答应着要出去。

颜晓棠忽然想起来:“问问八钉尸来了没有。”

“好哎。”

青青和灰灰以前没有做过仆役,三坟也来不及教太多,现在还保持着话家常似的应答方式,只要它们手脚麻利,其他的,颜晓棠没有什么要求。

用到现在,颜晓棠倒觉得是个好处,伯兮连“家常”是什么,恐怕都没有个概念,浑身上下只有古板的规矩和森严的尺度,天大地大,他却死死站在一块无法转身的方寸之地,将外面视作万丈深渊,颜晓棠看着都觉得辛苦,希望周围的一切,能够一点一点的令他放松。

伯兮忽然问她:“为何要插手稷菽城?”

颜晓棠倒了一小杯茶递给他,木头杯子,茶水也只有一口的量,伯兮接过去,手不太稳,但是拿住了。

“我还有事没告诉你,想知道,就别嫌血石榴难吃,早点好起来,时候到了我一定告诉你。”

伯兮不过是好奇一问,见她不说也就罢了,复又去打量对面酒楼里稀奇古怪的客人们——有的是动物,有的乍一看像人,头上却有角,还有的被他视线扫过,急忙冲他笑,脸上皮就打着卷的掉了……他表情越来越傻气,浑然不知自己也被品头论足一番。

妖修里以雄性为美,譬如虎、豹、孔雀、雉鸡,化形后也极艳。人正好反过来,女子比男子貌美得多,一般五官周正的男子,就可以称之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了。

伯兮这样的,不是稷菽城百姓能够想象得出,七嘴八舌议论后,意见难以统一,有人认为上界的人就该这么好看,也有人认为他长失败了,脸上没有横丝肉,太不够气概,而且病怏怏的,看着便难受。

伯兮耳朵好,愣过了开头已经回过味来,这后面的话就听到了不少,尤其是没有横丝肉不够气概的说法,一想他自己脸上要是挂上横丝肉会是什么样,忽然就笑了。

病中带笑,锐气是半分也无,像隔着浆洗经年的窗纱,看窗外覆雪梅枝。

颜晓棠没防着,坐在铜锅边差点扑进去,果然千防万防还是要被会心一击。刻板保守的伯兮也挺好的,要是顺着小时候的脾气长大了,动辄皱皱鼻子咬下唇什么的,她还怎么活?

十分不巧,乘着飞行灵器赶来的穆迟迟也看到了这个笑,被风照面一吹,头发丝盖了半张脸,她直着眼睛掠过窗外,不定会在哪儿降落。

颜晓棠走过去放下棉帘子,好好的心情开始变坏。

灰灰在屏风后探头:“八钉尸在着,要叫他过来吗?”

颜晓棠点头:“告诉他们,其他人一概不见,不用报到我这来。”

灰灰忙又去跑腿传话。

不一会,脚步声响起,有人掀帘子进厅里来,隔着屏风报上身份。

“小人八钉尸,奉命而来。”

颜晓棠道:“进来。”她以为八钉尸必然惨不忍睹,毕竟身上所有都能拆下来单独用,能拼回个人样就不错了,她自己并不怎么想见,不过图个新鲜,想给伯兮看看这个奇人,哪知道屏风后面走出来的居然是个面皮白净,长相俊雅的青年。

“你是八钉尸?”

“是小人。”八钉尸不仅长得俊雅,声音也很温和悦耳,施施然跪下的动作,也挺讲究,要不是事先知道他能把自己大卸八块,一定会错把他当风流公子。

颜晓棠错愕,不免多看了几眼,忽然觉得身侧寒气略重,一回头,伯兮喝完茶,木杯子递到她手边,刚刚直达眼底的笑意半点不剩,冷冷地瞧着不知什么地方。

颜晓棠急忙接过来,问他:“还要吗?”

这茶里没有多余配料,清苦回甘,又用灵泉煮的,多饮能暖身养气,才特意带伯兮来喝——颜晓棠手快,茶汤倒进杯子里,才听伯兮道:“不了。”

颜晓棠哄道:“再喝几口,一杯就一口,你喝那一口味道还没尝出来。”她拉过伯兮的手将杯子给他,不接不说,伯兮还靠进椅背里去,整个人陷在锦垫厚毯里,把脸也偏开了。

这是怎么了?

颜晓棠看看伯兮,再看看八钉尸,忽然冒出个想法……不不,绝不可能,那是她的白日梦,想实现还早着呢!

想必是累了,颜晓棠盘算着再说两句话就带他回去歇息。

“八钉尸,你倒真记得我说的话,完完整整的来了。”

八钉尸腼腆地笑笑:“小人铭记在心,不敢忘。”

颜晓棠特意让出伯兮,对八钉尸道:“这是大公子。”

八钉尸不敢怠慢,他可是亲耳听到颜晓棠有多心疼这位的,急忙俯身一拜:“小人八钉尸,见过大公子。”

伯兮只手捂着嘴,眉心皱了下,颜晓棠立即急了,趋近问:“疼起来了?”

伯兮摇头,传音问道:“你要我见他,所为何事?”

“没事。”颜晓棠不明所以,“这人有趣,所以想让你见见。”

伯兮道:“我闭一会眼,走时叫我。”眼睛一闭,他就想在这小憩一会。

看来是真累了,颜晓棠本来还想叫八钉尸拆来给伯兮看看,只得作罢,摆手让八钉尸出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