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梦纹身>

更新时间:2019-02-07 13:00:47

好看小说梦纹身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梦纹身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苜含分类:都市

古人云,久居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久入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刚刚我一直在那条街上,竟是没有闻出来那抹淡淡的血腥味。 不死心地又进去找了一番,我失望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阴阳纹身店走去,没有,什么线索都没有,就连一丝一点的痕迹都没有。 次日一早,我正在躺在纹身

精彩章节试读:

古人云,久居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久入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刚刚我一直在那条街上,竟是没有闻出来那抹淡淡的血腥味。

不死心地又进去找了一番,我失望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阴阳纹身店走去,没有,什么线索都没有,就连一丝一点的痕迹都没有。

次日一早,我正在躺在纹身店的沙发上,阿龙来了,手里还提着一瓶酒。

直接倒上两杯酒,阿龙丝毫不容我拒绝地道,“老板,陪我聊会儿。”

我有些诧异,他一向没心没肺的,平日里别说伤心难过了,就是我骂到他头上,他都意识不到。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战战兢兢地坐下,还没等我问为什么,那小子灌了一口酒,自个儿坦白道,“我昨晚梦到海德了,那小子跟当年一样,一点都没变。”

我没说话,也啜了一口酒,原来是被托梦了啊,难怪这小子闷闷不乐。生离死别,这是人生中最不可避免却也最痛苦的事。

“你别看那家伙长得跟个小姑娘似的,其实最喜欢做些猥琐大叔才做的事,什么穿着女装掀自个儿裙子啊......”

阿龙在那里自顾自地说着,我有些不忍心,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打算把看到查海德的事情告诉他。

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少越不会感到痛苦,倘若阿龙知道自己的哥们儿在他们的演唱会上海恋恋不舍,应该会很难过吧。

“他好像很痛苦,”忽然,阿龙口中吐出一句让我有些在意的话,“我看到他不停地挣扎着,时不时发出惨叫,还说什么“放过我”之类的话。”

我不由又灌了一口酒,原来查海德被纹身囚禁了,只是这种话无论如何我也不敢告诉阿龙。

“老板,”阿龙抬起头,满脸红晕,他用雾蒙蒙的眼睛直视着我,道,“那小子说的是不是病魔?”

我点点头,出口的声音变得艰涩,“一定是病魔,你不用担心,他已经解放了。”

阿龙放心地仰面一笑,接着一头栽到了桌子上。

收拾着阿龙的烂摊子,我心里的思绪开始翻涌,查海德被纹身给囚禁了,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纹身。

既在阵眼处,又不是我和孙师傅纹的,可若说是石像之类的东西给纹的,偏生它又实现了查海德乐队成功的愿望。

思来想去,我还是找不到一个确定的答案。

等会儿!

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我突然意识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一场棋局中,可不只是有执白子的一方和执黑子的一方,我漏了起到最重要作用的东西——棋子。

咽了口唾沫,我看向一旁呼呼大睡的阿龙,所谓棋子,是被人摆布的,他们有的甚至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利用完扔了。

这样说来,阿龙或许也是五行纹身的其中一个人,但是令我更在意的是查海德,死去的人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吗?

这般想着,我愈发地害怕起来,对方的目的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想要那些人死去,之所以想要开阴门,只是需要被纹身囚禁的灵魂而已。

“宇!”门外传来雯雯的声音,我顿时收起了自己的思绪,挤出一抹笑容,扭过头去。

“我给你带了饭,”雯雯边说边往里走,脸上还露出一副气冲冲的样子,“我只带了一份,说到这里我就生气,池许那小子当时跟我说的好好的,没想到后来却又消失了,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

我听着雯雯的吐槽,心里的情绪也变得复杂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宇,这是田辰矢!”雯雯把饭放在桌子上,瞪大了眼睛惊喜地指着阿龙道。

我不由扶额,满头黑线,道,“我又不是不认识。”

雯雯一拳打在我的肩膀上,作出一副小混混的模样,道,“行啊哥们儿,我发现你撩男孩子的能力比我强多了,之前池许那小子长得人模狗样的,李舒又是个忠犬,现在这个还是大明星,不像我,我就只能摊上一个傻了吧唧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越发无语,等会儿,刚刚雯雯说——就她只能摊上个傻了吧唧的?

那不就是我吗?

恶狠狠地笑笑,我道,“今天晚上你就等着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逐渐放弃了心中最后一抹期许。池许一定不会回来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的心里反倒是送了一口气。

现在白天在纹身店里的工作清闲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骸骨凶兽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不希望我在那上面多浪费时间。

至于晚上,阴阳纹身店里除了我,又多了一个人——吴胥,他不知道为什么也留在了这里,说实话,他作为一个门外汉,除了碍眼,倒是没有起到一点用处。

话随时如此,实际上,最近阴阳纹身店也没有什么生意,我乐得清闲。

“宇,我去逛街了,最近香奈儿出了个新款,超好看。”

“宇,我和小美去美容店了,哎呀,最近都有皱纹了。”

“宇,我去趟日本,那个大牌子竟然和美少女战士合作了,对了,我给你捎件海贼王的纪念T恤吧?就要艾斯死亡那一幕的怎么样?”

......

这一阵子,雯雯最常和我说的话就是这些,她公司里好像清闲下来,所以时不时她就会出去玩。

我对此没有一点意见,之前发生了太多可怕的事情,难得她能过一段宁静的日子。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乐意的话——谁他么想要艾斯死亡那一幕的T恤啊!优衣库真是为了赚钱不体恤粉丝们的心情,非要在我们的伤口上在撒一把盐。

“那家伙是不是又长大了些?”吴胥正喝着茶,抬了抬眼皮,看向我左臂上的骸骨凶兽。

我有些错愕,转头看去,心下恍然大悟,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比最初纹上去的时候大了不少,但是除了能看见灵魂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的。

又啜饮了一口茶,吴胥突然正襟危坐,从怀里掏出几枚铜钱。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