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武侠 > 龙在江湖>

更新时间:2019-02-07 15:32:02

完本小说龙在江湖推荐 龙在江湖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龙在江湖

武侠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柳张飞分类:武侠

“……我在一夜之间家毁人亡,我和雪儿一起逃难遇到张震海才来到了这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易了容,并非有意欺瞒老人家。”郎珏说着用手指在面鬓之处用力一搓,慢慢从脸上撕下一块人皮面具来,郎珏那精美的面容露在了老祖面前。 老祖看着眼前的这个娃儿

精彩章节试读:

“……我在一夜之间家毁人亡,我和雪儿一起逃难遇到张震海才来到了这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易了容,并非有意欺瞒老人家。”郎珏说着用手指在面鬓之处用力一搓,慢慢从脸上撕下一块人皮面具来,郎珏那精美的面容露在了老祖面前。

老祖看着眼前的这个娃儿,心中有诸多的感慨,没想到在这小娃儿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真是难为他了。老祖伸出那双皮包骨头的手,轻轻为郎珏拭去挂在腮边的泪水,“唉——这叫什么世道!”老祖长叹一声说道。郎珏感觉一股暖流从心底涌起,“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把头一埋伏在了老祖的腿上。

老祖用手轻抚着郎珏的后背,心中酸酸的。郎珏这是逃亡以来从未有感到过的温暖,只有阿玛和额娘才会有这个动作以示对他的呵护,现在的他好象又找到了那种感觉,所以禁不住哭了起来。

“哎哟,疼死我了。”这时一旁躺着的雪儿也醒过来了。一手摸着头,睁着惺忪的眼睛环顾着四周,“珏儿,珏儿——”雪儿突然发现郎珏被一个疯子一样的老头抚着后背,心下大惊,不由得高声喊到。此时的雪儿神志大清,一个鲤鱼打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老头子,放开他!”雪儿说着便一脚扫了过来。

“雪儿,住手。老爷爷是个好人,你不要伤害他。”此时的郎珏从老祖的腿上抬起了头坐直了身子,对正要动手的雪儿说道。雪儿硬生生收住了将要扫出的腿,不过也撩起了牢房里地上的稻草和尘土。

“小丫头脾气不小呀。有两下子。”老祖看到雪儿那凌厉的一腿,感到这小丫头功夫不弱,这小丫头挺在乎这小子的。当然,雪儿把郎珏当成了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雪儿,过来我给你引见引见,这位是我大哥江飘的师父——快刀老祖,快来见过老爷爷。”郎珏站起身拉着雪儿说道。“雪儿见过老,老爷爷。”雪儿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儿,怎么想也不觉得他是老祖,不过听珏儿这么说她也就这么叫了。虽说珏儿年纪比自己小,可是他一向办事挺有分寸。

“哈哈哈——还是叫我老头子或老祖吧。”老祖一阵狂笑,老祖的手镣和脚镣随着那笑声“哗哗”作响,笑声在这地牢里久久回荡。雪儿此时才发觉已身置牢中,不由得心下大急:“这,这,怎么我们会在这里边?这是怎么回事?雪儿冲到牢笼边,用两手用力地掰扯着牢笼的铁栏,可是无论雪儿如何用力也都无济于事。郎珏也走上前去一运内气想把这笼栏给扭下来,可是只见郎珏小脸憋得通红,那笼栏也丝毫没有变形。

“两个小鬼,你们就省省力气吧。这牢笼是我亲手用乌金建造而成,既便是宝刀利刃也不一定能把它切断弄开。”老祖说着往地上一躺闭上眼睛睡起觉来。

“老爷爷,你别睡,我们想想办法看如何能逃得出去?”郎珏走到老祖面前,用手推着老祖说道。“你就别想了,我在这里呆了十年了,能跑出去我早跑了,还能等到现在?”老祖眼也没睁说道。

“那,我们也不能在这儿等死吧。我们还有事没办呢。”一旁的雪儿插嘴说道。“我说你们俩要想活得久一点就赶快睡吧,这样就不至于快速消耗体力。在这儿可是没吃没喝,我估计你们过不了三天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老祖说着伸一个懒腰,一个侧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雪儿和郎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说不出话了,心中那残存的一点希望也一下子破灭了,雪儿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心里别提有多沮丧了。这可怎么办?没死在官府的手里反而要死在这深山地牢里,王爷和娘娘的遗命没有完成,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不,不能,绝对不能!

雪儿用手用力地抓着地上的东西,就在这时突然感到手里抓着什么东西软软的,忙低头一看是一包包裹着的东西。慢慢打开,从里边冒出了香味。只见几块干粮露在了雪儿面前。雪儿心中一阵狂喜,又忙四下里找了找,又找到了一个水袋。一旁的郎珏看着雪儿,心里也一阵高兴,至少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了。可是三个人就这么点干粮这如何是好。

雪儿走到郎珏身侧俩人并肩坐在一起,久久无言,俩人也就慢慢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郎珏被一阵“嗦嗦”声惊醒,睁眼一看,不知何时身边聚拢来了几只老鼠,只见那耗子慢慢向雪儿手中握着的干粮靠近。郎珏心下大惊,也正在这时老祖也醒了过来,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几只耗子,不由得两眼放光,忙施展起吸气功,对准一只耗子用力一吸,那耗子如长了翅膀不由得向老祖的口中激射而去。

郎珏看着那耗子凭空飞了起来,心中大感诧异,紧接着第二只耗子也飞了起来,夹杂着耗子的“吱吱”之声,郎珏循着耗子的飞行轨迹看了过去,只见老祖把一只耗子叼在嘴里,紧跟着用手拿下耗子用力一捏那耗子便没了气息。郎珏看得瞠目结舌,从没见过如此抓耗子的。

老祖如法炮制,不一会儿就抓了五六只,围在雪儿身边的耗子全被老祖抓住了。郎珏忙摇醒雪儿,指了指她手中的干粮。雪儿以为郎珏饿了,忙把干粮递给郎珏。“我不是要吃,我是让你看看那些干粮有没有被耗子吃了。”郎珏说道。“什么耗子?那里有耗子?我怎么没看见?”雪儿四下里找了找。

不远处的老祖,正在一个个地剥着抓来耗子的皮,顺便把一个剥好皮的耗子往口里一送咬了一口。刚好这个动作被郎珏看到,郎珏忍不住喉咙一痒,忙跑到一边狂呕起来,由于两天没有进食了,什么也没呕吐出来。

雪儿觉得奇怪,这郎珏怎么呕吐起来了呢?怕不是病了吧。不由得走到郎珏身边,为他轻轻的拍打着后背,轻声问道:“珏儿,你这是怎么啦?”“我,我没事,等下就好了。老祖,老,老鼠。”郎珏语无论词的说着,雪儿一时还没听懂是怎么回事,“什么老祖,老鼠的,你说清楚呀。”雪儿说着把目光投向了老祖,只见老祖在吃些什么。

雪儿慢慢走到老祖身边,“女娃儿,要吃吗?很香的。”老祖说着把手中的一只被啃得白花花的耗子脊椎骨递到了雪儿面前。雪儿闻到一股腥骚味,忍不住想吐。不由得向老祖问道:“你吃的这,这是什么呀。”“天下美味——耗子。”老祖吃得嘴“巴嗒巴嗒”直响真的如在品尝天下美味似的。

雪儿一听,只感觉胃里如翻江倒海,一时之间也狂呕起来。慢慢俩人回复了平静,都远远地看着老祖。在这段时日老祖好久没有如此畅快的吃过耗子肉了,因为耗子很少靠近他跟前,这次一下子抓了那么多,吃得甭提有多香了。

“小鬼,过不了几天你们也得吃这个。在这里要想活命,没有吃的你们是撑不了多久的。”老祖对郎珏和雪儿说道。“我们打死也不会吃的。”雪儿看着老祖狠狠地说道。“小丫头嘴不要太硬,现在说这话为时尚早。还是过几天再说吧。”老祖吃着耗子说道。

二人看着老祖吃东西,肚子这时也感到饿了起来。雪儿拿出一块干粮递给郎珏,自己拿出一块。老祖看着俩人手中的干粮,咂巴着嘴。郎珏正要咬,看到老祖那神情,不由得走到老祖身边把手中的干粮递了过去。老祖高兴地接过干粮,小心地闻着,久久没有下口,这是十年来第一次吃这个呀,粮食的香味令他不忍下口。

雪儿一看郎珏把干粮给了老祖,又拿出一块来给了郎珏,两人这才开始大嚼起来。就这样三人在牢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始终未见张震海出现过。

老祖最近感觉肚子老隐隐作痛,看来自己中毒太深,怕将不久于人世了吧。可是自己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呀。自己的大仇未报,自己后继无人呀,总不能自己的快刀刀法就这样要失传吗?如何对得起历代门主和列祖列宗呀。怎么办呢?

老祖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郎珏,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感觉此子心底善良又是个练武奇才,何不把我快刀刀法传于他,他又是飘儿的结拜义弟,将来也好让他再教于飘儿,那我快刀门不是后继有人了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