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科幻 > 禁忌之吻:鬼夫的新娘>

更新时间:2019-02-08 18:02:18

完整版小说禁忌之吻:鬼夫的新娘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禁忌之吻:鬼夫的新娘

科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冷月皎皎分类:科幻

“就是鬼杀了人,被杀的那个人也变成了鬼,这样两只鬼互相对视,这样不尴尬吗?最后如果被杀的那个鬼比杀人的那个鬼强大,杀人的那个鬼岂不是会被灭掉?那是不是得看着人杀?” “小姑娘,这你就想错了,你见过有鬼杀完人之后,有人会变成鬼的吗?” 幸好经

精彩章节试读:

“就是鬼杀了人,被杀的那个人也变成了鬼,这样两只鬼互相对视,这样不尴尬吗?最后如果被杀的那个鬼比杀人的那个鬼强大,杀人的那个鬼岂不是会被灭掉?那是不是得看着人杀?”

“小姑娘,这你就想错了,你见过有鬼杀完人之后,有人会变成鬼的吗?”

幸好经历比较多,我回想了以前发生的事,的确例如伯母,被女冤魂杀了就没有化成灵魂出现。

我摇了摇头:“没有……”

“那就对了,鬼伤人,可不仅仅是你肉眼所看到的只伤肉体,而且还会伤到灵魂,伤到肉体哪里,灵魂也就伤到哪里。”

常老继续解释道:“所以,当鬼杀死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的灵魂也已经差不多魂飞魄散了。”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我就说,如果真是我之前想的那样的话变成鬼,杀死那个人变的鬼比自己强,那就得被反杀了。

“哈哈哈,小姑娘,你真可爱,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常老笑道。

“有,是不是所有的鬼都是一样是依靠怨气大小来分强弱的?如果不是,那是靠什么来区分?”就像商墨,感觉他怨气不大,为什么还是挺强。

“这得看此人生前的历练、意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常老竖起了根指头。

我一脸期待着看着常老,等待他的答案。

“那就是智商。”常老笑道,我连续的点头,对于这点我是非常的赞成,笨人变成笨鬼,还是会被鬼欺负的,不过笨鬼倒是可以去欺负欺负人。

“简单地说,就是此人的精神强度决定此人死后灵魂的强度,精神强度决定灵魂强度的顶峰。而小姑娘你说的怨气,就像是一种愤怒的兴奋剂,让灵魂的强度发挥到极致,而副作用就是失去理智。”

常老这么一说,我又有问题了:“那为什么健身肌肉满满的人会比普通的人死后的灵魂更厉害。”

虽然是电视上看到的,可常老还是回答上了:“照常来说身体上的强度和灵魂的强度没有任何的关系,但锻炼身体的时候,不正也在锻炼着意志力吗?像老夫我,就没有那么强的意志力来坚持去健身房健身。”

常老秀了秀那瘦弱的手臂,笑容却很灿烂。

“原来如此。”那商墨的意志力应该也挺强,那我继续欺负欺负他吧。

“还有什么要问的不?小姑娘,没有的话我们就先从最基础开始学起。”

“没有了,但是常老,我们明天再学吧,我有点累了。”我揉了揉眼睛,其实我也是个没耐心的人,今天听了这些就已经暂时的满足了我的求知欲了。

“诶,小姑娘你这真是随心所欲,学东西可不能这样的态度。”常老有点生气,可能是勾起了他教人的兴致,正起兴致却又被我打断。

“好啦,常老,我明天一定好好学,我保证。”我推着常老的肩,把他推到了椅子上让他坐着。

然后喝常老聊了聊家常,还有我在林璇一家的经过,常老表示深感同情,并且今后一定会更加给我留意秦家的有关消息。

这几天的相处让我感觉到了常老是个非常慈祥的老人,又教我道术,又照顾我的衣食住行,我对他是非常的感谢和敬佩的。

聊着聊着,时间已经不早了,常老也去睡了,我望了望商墨那边,还在闭眼盘坐着。

“喂。”我用手推了推商墨,发现他身上竟然热的发烫,鬼也会发烧?

我将手缩回,却措不及防的被他一手握住了我的手。

“你干嘛?!”我用力的试图甩开他的手,但他却越握越紧。

灼热的目光让我不敢直视,脸颊通红,就像是喝醉了就一样。

“你喜欢我吗?”沉声淡淡的一句。

“什么?”我有点不相信我听到的话。

“林初沫,你喜欢我吗?”神经冰凉的一颤,他竟然问我喜不喜欢他。

他强硬的将我压倒在墙边,这熟悉的感觉,是在装醉,又想对我干什么龌蹉的事情吗?!

既然他想知道,那我就带着淡淡的微笑去回应他,我这次表现得很轻快自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不喜欢你!而且,我非常的讨厌你。”

他眉头像是扣在了一起,不管我的右手懂不懂得了,他都更加用力的握着我的两手,压在墙上。

“可以放开我了没有!”我不挣扎,因为挣扎没用。

“为什么。”他无视我的要求,比上次更为过分,他的身躯竟越靠越近,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发疯了吗!给我滚开!”我喊道。

“回答我为什么。”他强硬的态度令我厌恶。

为什么,还问为什么,他别再演了好不,我也不能暴露太多。

“没为什么,就因为上次的事情!”我对他说谎,把原因全归到了上次强吻我的事情上。

“就因为这件事?”他却很不理解的样子。

“什么就因为这件事?女孩是说吻就吻的?对不起,商墨,我没你想的那么的轻薄。”我恼怒道。

他眼中,这种事情难道……是这样的随意吗?

“我。”他被我说的话哽住,周围的空气凝结了片刻。

“我没有这个意思。”他呼吸深重,无力的解释道,前言根本不搭后语,他就是这个意思,不然什么叫就因为这件事。

“你就是这个意思。”我坚定的反驳,不留给他一丝余地。

短暂的沉默,只听见他口中细声嘀咕着什么:‘可能我也……’

他单手搂抱着我的后脑,越渐靠近的脸孔,眼眸里的深情差点再次欺骗了我。

忽然他将我放倒在地,随之而来的是他跪倒在地上,坚实的身躯再次死死的压着我,我的胸口被压得快呼吸不来。

他的身体异常的滚烫,炙热的温度通过他的躯体传遍了我的全身。

“死开!”我艰难的喊出两字,左手仍然被他压着在地上不能动弹,腿间被他的腿硬生的分开。

我怒了,头一仰狠狠的咬在他压着我手的那手臂,却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脸如冷霜,他一头埋在了我的肩,用那温热的鼻息缓缓呼在我的脖子上,讨厌却又酥软。

知道无用的我再次放弃了挣扎,只怪自己的无能反抗不了他的强势。

他的唇慢慢在我脖子往我的下巴游走而来,危险的触感缓缓接近,熟悉的味道降临到我的唇上。

一番强吻,他不在止步于唇上,也深深探入唇内。

悔恨却又被那炙热的唇带入了迷情的深渊,那一丝因为他的诡计而交融出的情感被缓缓的勾起,虽然知道是虚假的情感却又无法挣脱。

其实我缺乏安全感,我现在只能在他的身上获得短暂的安慰与保护,自从得知苏珩之告诉我的事后,我便失去从他身上获得的安全感,情绪上变得不安,还有些焦虑。

呼吸交缠,一滴泪水在眼角滑落,那滴泪水并不是我的,竟然是他的,但他的脸容上没有任何悲伤的表情,而是毫无情绪可言。

他紧闭的眼眸忽然睁开,对我的侵犯停滞了下来,眉头紧锁的他站了松开了对我的束缚,站了起来。

我无措的看着他,他也似乎是无措的看着我,两两互相之间沉默对视。

怎么,他是想占了便宜然后装失忆吗?

“我。”他凝重的说道。

“你。”我颤弱的呼出,带着一丝怒意。

我们同时开口,气氛变得尴尬。

他俯身轻柔的搂着我的腰扶着我的肩,将我抱了起来,稳站在他的跟前。

“我刚刚……我会负责的。”他像是想解释,却神情一晃对我说负责。

对我负责……说的好听,但他是鬼,我是人,他想怎么对我负责?

我冷笑了一声:“你拿什么对我负责?”

看着他脸颊渐消的通红,缓缓变得幽白,难道他真的是喝醉了?如果是,那就更别说对我负责了,那只是醉后的冲动。

鬼也会醉吗?况且他并没有喝过酒。

“我。”不知道他是被我呛住,还是说用他自己,我看到的是他避开了我的目光。

“我们到此为止吧。”我决定了,我的右手也不用他们来修复了,也用不着他来保护了,从此我和他的关系一刀两断,再无牵连。

“你的身世,以后你自己另寻他人替你找,至于我的事情也用不着麻烦你了,我自己也会另寻方法。”我咬牙道,手伸进了裤袋,拿出了那块玉佩。

你不仁,我不义,你对我隐瞒耍伎俩,我不报复,但我也不再和他较量了。

我举起了玉佩,一手将玉佩丢去了阴莲池,看着他稍微动容的表情,我心里闪过一丝的痛快。

玉佩落在阴莲池,溅起了水花,他却没有去接回,而是缓步靠近我一步,轻轻将我搂入怀中。

他为什么要抱着我,为什么,视线变得模糊,他安抚着我的背部。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清楚,但我向你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还有……作为道歉,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做什么,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也不会去要求你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