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狼王天下>

更新时间:2019-02-09 13:33:42

狼王天下全文完整版 狼王天下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狼王天下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安景夜分类:都市

“嗯,独龙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不是香儿姑娘。”郝漠风朝着徐娘点了点头,少年现在对这个艳丽的女人有所改观了,不愧为大岩山天狗麾下的第一人,果然有胆识。 相比之下,少年对阿金那家伙的评价就要低了许多,因为现在处于劣势,就动了撤退回大本营的念头,

精彩章节试读:

“嗯,独龙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不是香儿姑娘。”郝漠风朝着徐娘点了点头,少年现在对这个艳丽的女人有所改观了,不愧为大岩山天狗麾下的第一人,果然有胆识。

相比之下,少年对阿金那家伙的评价就要低了许多,因为现在处于劣势,就动了撤退回大本营的念头,实在是个无胆鼠辈而已,之前自己倒是把他看得高了。

“嗯?不是香儿姑娘,这是怎么回事,我之前掌握的情报里,只有香儿姑娘会豢养独龙这种东西。”徐娘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但话说完之后才发现,郝漠风此刻的身上带着不少血迹,甚至还有些破碎的蛇鳞,不由得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她看了看郝漠风的身后,连忙道:“瞧我这性子,今天是怎么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看起来小哥也很累了,这件事暂时不提,小哥先回去休息吧,我们明早再说。”

“不行,我倒是想知道,血狼兄弟究竟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有没有给我们招惹麻烦!”郝漠风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徐娘身边的阿金已经先一步插了口,双眼盯住了郝漠风的身子。

看着那些到处都是的血迹以及蛇鳞,他头皮发麻的同时,心底也有一股怀疑的意思:“难道这小子出去和谁干了一架,不知道赢了没有,会不会把敌人引到这里来?这小子到底是何来历!”他心里这么想,脸上自然便表现了出来,看着郝漠风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对了。

郝漠风深深看了他一眼,当下就打算一顿发作,刚好自己今天受了不少气,正愁没有地方发泄呢,但是话到嘴边,却突然看到了徐娘脸上那恼怒的神情,不知为何,阿玉的身形突然在少年脑中转了两转,不由得叹了口气,到嘴边的嘲讽话语就没能说出来。

少年摆了摆手,朝着徐娘那边看去:“既然阿金兄弟这么说,徐娘,我看还是今晚和你们说了算了,不然我担心有的人恐怕要睡不着觉了。”

“这个阿金,越来越不像话了。到底他是这里的老大,还是我是老大?莫非因为我的直系全部死亡了,他就想要夺权?这个没有胆量的家伙。”徐娘心头一阵火起,当着郝漠风的面,阿金都这么不给她面子,可见这家伙已经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

但是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的脸上逐渐收起了不愉快的神色,转而露出了一张笑脸:“既然小哥这么说,奴家便答应小哥就是,咱们进内堂再说。阿飞阿牛,看好门,别让人进来!”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身边的两个战士说的。

两个战士下意识地看了阿金那边一眼,阿金旋即朝他们点了点头,两人这才对着徐娘答应了一声,站到了门的两边。徐娘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神色中更是恼火:“好啊,当着我的面就给我来个下马威么?只有你能控制这些人?看起来阿金你真的是变了!”当下默不作声,和郝漠风一起走到了内堂。

“血狼兄弟,现在你可以说了吧,这次出去又得罪了哪些人?”阿金关上了房门,对着郝漠风毫不客气地说着:“别怪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得罪了别人,我们可不会帮你出头。”

“阿金,你太过分了!”徐娘一拍桌子,再也忍不下去了,当时就打算大发雷霆,但郝漠风走到了徐娘的前面,挡住了徐娘和阿金互相注视的目光,少年摆了摆手,笑道:“阿金兄弟开玩笑吧,我怎么会随随便便得罪别人呢?再说了,我要是真得罪了他人,也不会来找比我弱的人当盟友,你说是不是呢?阿金兄弟?”

“血狼兄弟,这句话我听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次轮到阿金怒发冲冠了,但郝漠风并没理会这家伙,而是转过了头,和徐娘说道:“徐娘,我还是那句话,这次出去我没得罪香儿姑娘,之前院子里的独龙也不是香儿姑娘放的,而是另有其人。”

“小哥尽管说,奴家这里听着呢。”徐娘招呼郝漠风坐下细说,看也不看一边站着脸色扭曲的阿金,柔软的双唇上下开合,朝着郝漠风吐露着阵阵香风:“可是根据奴家的情报,大岩山只有香儿姑娘拥有独龙这种毒物,如果不是她又是谁?”

“难道是别人从其他城市弄了过来这边么?徐娘倒是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天大般的面子,让人如此大费周章。”

“之前咱们和九头蛇那个女人进行过一次战斗,这件事徐娘你记得吧,当时九头蛇就快被我们擒住,而有个男人入场救了她一命,这次放独龙的也是那个男人。”郝漠风摇了摇头,对着徐娘继续道:“天堂孔雀的人,鳌,就是这次的主谋。”

“什么?天堂孔雀?你们还得罪了这些家伙!”阿金的神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听到天堂孔雀四个字之后,他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声音也不由得大了起来。看着郝漠风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这小子居然得罪了天堂孔雀的人,早知如此,就不应该接纳这家伙暂时加入自己这边,现在可麻烦了。阿金心里一边咒骂着郝漠风,一边怒视着他。

“对啊,阿金兄弟没有听错,就是这个天堂孔雀,莫非你怕了他们?”郝漠风心头冷笑了一声,嘲讽了阿金一句。徐娘也在这时看了阿金一眼,神色中难得的带上了不耐烦的味道:“阿金,你能不能听血狼小哥说完,这样打岔,我们莫非要说这件事说一个通宵?”

“对了血狼小哥,之前我调查过天堂孔雀,但是他们中虽然有人会用蛇毒,却没有人饲养独龙啊,就算鳌是天堂孔雀的上层,可他的独龙又是怎么弄到的?这让奴家好生疑惑了。”徐娘摇了摇头,看着郝漠风的目光中带着疑问:“莫非这个鳌还有藏着的本领没有被调查出来?”

“那倒不是,独龙不是他的,只是他用了某种手段,从养蛇的人那里偷出来的罢了。”郝漠风摇了摇头,忽然一阵烟瘾上来,便伸手入怀准备掏出香烟来吸一口,但烟盒拿出来的时候,少年的脸上只有苦笑,上面沾染了蛇血,看起来已经渗透到了烟盒里面,已经不能抽了。看着郝漠风那狼狈的样子,徐娘掩嘴轻笑一声,随即从自己兜里取出了一盒香烟递给郝漠风:“小哥,抽这个吧?”

“呃……多谢了。”郝漠风的脸上闪过了一分尴尬,这让他看起来才像个少年人,一边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一边对着徐娘那边点了点头,继续道:“之前说大岩山只有香儿姑娘豢养独龙,这个情报是错的,因为还有一个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罗蛇这个名字?”

“什么?罗蛇?他居然在大岩山?”这个名字一说出来,不光是阿金,就连徐娘的脸色也变了,忍不住站了起来惊呼了一声:“居然是蛇王罗蛇!奴家居然不知道,这个煞星也在大岩山!”

“不要告诉我,你连罗蛇也得罪了。”阿金的目光变得有些吞吐不定,神色中渐渐带上了阴狠:“如果真的得罪了罗蛇,那么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我们这边不接受罗蛇的敌人!”

“可惜啊,你错了。罗蛇跟我现在是好朋友。”郝漠风终于对这家伙不耐烦了,这次徐娘还没有说话,他已经站了起来,一把捏住了阿金的脖子,将这家伙提了起来:“我不喜欢别人在我耳边一直说废话,今天看在徐娘的面子上,我不教训你,给我滚一边去,再让我听到你啰嗦,我就赏你两个嘴巴子,听到没有?”

“对了,之前偷袭我们的那个人,徐娘你有没有审问过了?”没有理会被自己丢出去的阿金,郝漠风回过头来,对着徐娘问道。

“当然了,奴家说过,会让他把知道的一切都交代出来。”徐娘伸出香舌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神色中带着无比的魅惑:“这就和小哥说一说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