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科幻 > 尸衣>

更新时间:2019-02-09 14:03:17

尸衣全文完整版 尸衣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尸衣

科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梅花有安吉分类:科幻

看着那七具尸体上面,分明贴着照片,仔细一看,分别是包括我在内的七个人,其中贴着林建的照片的那个尸体上插满了玻璃。 我瞬间明白了,刘燕不但可以直接用媒介在我们身上下降头,也可以通过这些死人降,间接给我下降,一开始,刘燕就根本没打算放过我们七个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那七具尸体上面,分明贴着照片,仔细一看,分别是包括我在内的七个人,其中贴着林建的照片的那个尸体上插满了玻璃。

我瞬间明白了,刘燕不但可以直接用媒介在我们身上下降头,也可以通过这些死人降,间接给我下降,一开始,刘燕就根本没打算放过我们七个。

“记朵朵啊记朵朵。”刘燕越凑越近,此时我已经没了退路,她笑着,“本来呢,你是不用死的,七个人之中,你算不得和我有什么太大的恩怨,要是一早你就逃了不掺乎进来,我还能放你一命。”

“但是呢。”她话锋一变,“偏偏你要一脚踏进来,而且还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我肯定不能放你出去了,所以……”

说着,刘燕举着针筒朝我插了过来,我立即躲过,她一击没中,又扑了过来。

我握着镰刀朝她也挥了过去,她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人,自然也怕我手中的刀,我见状趁她不留神夺过了她手中的针筒,然后我一边退着,往远处跑去。

但是刘燕这时候却是不追上来了,反而是诡异的一笑,她走到那堆尸体尸体面前,拿起一把小刀,在那具贴着我照片的尸体嘴上划了一刀,然后她又摊开自己手掌,把自己的手掌划出一道口子,让血液流到尸体的脸上。

她这时一手在尸体的脸上四处抹着血,一边念着叽里呱啦的咒语,然后另一只手握着小刀,朝着尸体的左腿上扎了下去。

顿时,我只觉得左腿一疼,膝盖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我一看,我的左腿上凭空多出了一道口子,上面正汩汩渗出血……

刘燕继续念着咒语,又是一刀扎下,我的右腿也负伤,不断有血流出来。

只觉得我自己现在浑身无力,瘫在地上,再起不来。

此时,刘燕咯咯笑着走了上来,手里攥着那个针筒,“你不是很能跑吗?现在怎么不跑了?咯咯……”

在她刺耳的笑声之中,我看到她高高举起了针筒,在我的胳膊上扎了下来,我感到手上一疼,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我双眼视线模糊,头晕脑胀的,我隐隐约约的看到刘燕嘴上的那抹笑越来月浓,然后我耷拉着脑袋,不受控制的双眼一黑……

等到我再次睁眼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双眼迷离的,等意识完全恢复,看清了周围,我还是在这个破旧小屋。

只不过现在浑身都被绳索捆着,动弹不得,我一看旁边躺着一个人,是吴昊,他同样也被五花大绑着,只不过到现在都还没醒来,我有些担心,慢慢的挪过去,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听了听,还有心跳,万幸没死。

我立即用自己微微能动一下的手抹了抹自己裤带上的口袋,感觉到那个东西还在,顿时我松了口气,不过戴在我脖子上的掩面佛牌和诺拉送给我的手链却别收走了。

正在这时,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一个轮子划动的声响,门被打开,一张床被在刘燕的推动下进来了,我一看那床,上面躺着一个人,正是吕国立。

不过此时他全身上下都脱光了,一丝不挂的。

吕国立并没有死,只是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那些毒蛇没有完全将他毒死,尚存着意识。

他身上被蛇咬中之的好几个地方现在都红肿了起来,刘燕看到我醒了,没有丝毫的意外,“呵呵,你醒了?正好,我正想把他给净身了呢,你刚好可以来当作一个见证。”

我闻言一愣,看着她的笑仍旧感觉到恐惧,“什么意思?”

“吕国立是我的青梅竹马,和我两小无猜的,我肯定不能让他就这么被蛇给咬死了啊。”刘燕现在说的心平气和的,“所以,肯定要帮他净身,他做了这么多坏事,造了那么多孽,不净身死了是没办法轮回投胎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看着她,总觉得她越平静,越是怪异。

她的话虽然如此,不过我不认为她会放过吕国立。

之前吕国立喝醉了和我单独提过,刘燕的第一次给了他,但却是他故意把刘燕灌醉,然后趁机强暴了刘燕的,但奇怪的是刘燕后面竟然也没有追究,俩人仍旧是好朋友。

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要么是刘燕有点自愿的才没追究,要么就是吕国立有什么把柄控制着刘燕。

单凭这一点,刘燕就不可能放过吕国立。

刘燕这时候看了我一眼,仿佛能看透我的心里所想,“吕国立他是不是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了你?”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内心惊惧。

“对,我第一次是给了他。”刘燕说:“他是不是说他强暴了我,而我却没有追究?”

我再次点头,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变化,她忽然提到了音量,“因为他也是个伪君子!他比赵峰更让我恶心!说到头来,我最恨的人,还是吕国立!”

床上的吕国立流下了泪,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赵峰用做爱视频来要挟我,威胁我!同样的事情在十年前,吕国立也做过!”刘燕瞪大了眼睛,一巴掌朝着床上的人狠狠地甩了下去,“这个衣冠禽兽,趁着我喝醉强暴了,还拍了照片,等我醒了之后,用照片威胁我,不让我把这件事说出去,那时候我还在初中,我不敢说……”

“但是,后来,谁都想不到,我怀孕了!”刘燕说着又是甩了一个巴掌下去,“这个禽兽,害怕事情闹开,逼着我去打了胎!我不肯,我想要生下这个孩子,这个是我的孩子,我想要这个孩子!”

刘燕说到这里竟然哭了起来,“我说我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别人问我这个孩子是谁的,我绝对不会说是他的!他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他捆着我!硬生生把我绑到了小黑医院里,把我的孩子堕了!”

“但就是这次!就是这次!”刘燕扯着嗓子大叫着,“就这次,打了胎之后,我就再没怀上孩子,这就是我和我老公结婚这么久,一直都没怀上孩子的原因,医院的大夫说那一次打胎,让我受孕的几率很小很小了,基本不可能再生育,我再也不可能做妈妈了,我连做母亲的权利都失去了……”

刘燕哭得稀里哗啦的,双手不停地捶打着床上的吕国立,不知为何,看着她这副模样,我心里有些酸楚,眼角不知不觉有些泪莹。

我感觉到身旁一动,原来是吴昊醒过来了,不过他醒来不敢再有太大的动静,生怕刘燕注意到他,我看着吴昊,发现他的眼眶也有些红润。

“所以,我不恨他吗?我恨,我恨死他了!”刘燕大叫着:“偏偏他还一副以为我无所谓的样子,一直还对我死缠烂打,呵呵……我不是无所谓,我只是隐忍不发,伺机行动,现在好了,让我有机会报仇了……”

说到这里,刘燕突然就不哭了,她擦去一脸的泪水,重新让脸上挂着笑容。

“好了,不说了。”刘燕将吕国立推到了我和吴昊的面前,然后又从角落里推出来一堆东西,我一看,都是些刀子,剪刀,钳子,还有些什么化学物品,以及一些喷火枪之类的东西,准备的很齐全。

吴昊看到这些东西,吓得瑟瑟发抖,往我身上靠了过来。

刘燕这时候笑着上去抚摸着吕国立的脸,“亲爱的,现在要帮你净身了,这个过程有点疼,你可要忍住了,这就算是为我们那死去的孩子祈福了。”

说着,刘燕拿来一条绳子,将吕国立死死的捆住之后,然后拿起桌上的钳子,笑着说:“开始净身了喔……”

下刻,刘燕用钳子,猛地拔下了吕国立的一颗牙齿,疼得吕国立呱呱大叫,眼泪流个不停。

拔下一颗牙齿之后,刘燕又继续第二,第三颗,吕国立满嘴的血,惨叫得不停,声音越来越大,刘燕摇了摇头,叹息着:“亲爱的,我都说了,让你忍住不要叫,你不乖喔,这是为我们死去的孩子祈福,我不想让你再叫了,这样会吓到我们的孩子……”

一边说着,刘燕笑了起来,一边放下钳子,拿起桌上的镊子,然后镊子探进了吕国立的嘴,镊子夹住了舌头,我看到刘燕手上不停地用力往外扯着,脸上满是狰狞的神情。

终于,在刘燕的摧残下,吕国立的舌头被她拔了下来,血淋淋的舌头刘燕放在眼前细细端详着,然后将之丢到地上。

此时,吕国立疼得几乎晕死了过去,发出的叫声小了许多,只能听到轻微的唔唔声,而刘燕继续拿起钳子,将吕国立的十个手指甲和十个脚趾甲给也给拔了下来。

吕国立每被拔下一个指甲,就会发出一阵“唔唔唔”的叫声,那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得我汗毛竖起,看着这令人发指的一幕,我不忍再看,我想要喊刘燕停下,可是我发现此时竟然没有开口的勇气,而一旁的吴昊,早已吓得面无血色,额头冷汗淋漓。

“哦,多美好啊。”刘燕放下钳子,捧着已经吕国立已经意识迷离的脸,然后亲了亲,“净身还没正式开始呢,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说完,刘燕握起吕国立胯下的东西,竟开始把玩了起来,但是吕国立这时候哪里硬的起来,刘燕笑着用嘴堵了上去,不停的舔着胯下之物……

我看着这一幕,张大了嘴,刘燕看着逐渐变大的东西,呵呵笑着,一边拿起一旁的刀,毫不犹豫的砍了下去,顿时,红血四溅,吕国立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惨叫一声,彻底晕厥了过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