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科幻 > 巫蛊情纪>

更新时间:2019-02-10 10:02:27

全文免费巫蛊情纪在线观看 全章节巫蛊情纪推荐阅读 连载中

巫蛊情纪

科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李曌分类:科幻

巫姑似乎对沐挽辰比较宽容,或许是将沐挽辰当做自己人,而我们始终是外人。 远处天边的乌云狂乱,蜃龙落败,隐没了身形,嘘气成楼阁,我们远远看到了一座仙山出现在半空,撑住了乌云遍布的天空和阴气弥漫的大地。 山间隐隐有龙形,整个天幕下仿佛巨大的幕景

精彩章节试读:

巫姑似乎对沐挽辰比较宽容,或许是将沐挽辰当做自己人,而我们始终是外人。

远处天边的乌云狂乱,蜃龙落败,隐没了身形,嘘气成楼阁,我们远远看到了一座仙山出现在半空,撑住了乌云遍布的天空和阴气弥漫的大地。

山间隐隐有龙形,整个天幕下仿佛巨大的幕景,如梦如幻,分不清阴阳、看不到城廓。

一派混沌的景象。

青鸟背上,大龟驮着坐榻、松枝挂着帷幔。

帷幔中缓缓伸出了一只手。

巫姑的手很细,戴着层层叠叠的古朴宝石,她虚虚的握了握手,长长的指甲如同蝴蝶的翅膀轻轻扇动。

她纤长的手指打开,掌中一个白色的光球开始聚拢周围的风。

空气中的温度迅速下降,我身上开始不自觉的发抖,皮肤被寒意侵袭,眼睛却看向巫姑的方向、目光仿佛被擭住,移不开半分。

沐挽辰立刻将我拢入怀中,他微凉的皮肤传递过来温度。

有一点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在我脸上。

天空居然飘起了细小的雪花。

巫姑的手指突然收拢,用力“捏”破了手中的光球。

空气滞了一滞,随即开始片片雪花纷飞。

不止是我们所在的山崖、目光所及的所有天与地,都飘起了雪花。

刚才还日暮晚霞、万里霞光的天色,突然就变成纷纷扬扬雪落漫野的景象。

远处的蜃龙喷出的气息遭遇了气温的剧变,飞快的消散。

是了,在我印象中,科学给出的解释,蜃景是一种光学折射现象,与天候气象息息相关,大多数时候出现在夏季、雨季,而且沿海地带更容易出现。

这大概就是蜃龙会落在此处的原因之一,跟季节和地点有相关,再加上有生人之气的吸引……

巫姑或许压根儿不了解我们后世的“科学解释”,但她很清楚改变天候气象,就能让蜃景消失,让蜃龙老实蛰伏,连带着这一片的气候剧变,蜃龙不得不另寻适宜的停留地点。

她抬抬手而已,就能让山川变色。

这里的天地就是她的天地、这里的城池就是她的城池、这里的国家就是她的国家。

我们在这里与她闹僵了,毫无好处。

仙家点化胜景,大多是用于自身居住修行,或者对弟子讲道布传。

可灵山十巫点化的不是胜景,他们要的是大荒寰宇。

要九州、要四海。

要奇花异草珍禽异兽、要千国子民万类生灵。

世所不容的异类、不能证道的旁门,在这里都被包容。

这就是他们治理的世界。

》》》

覆雪纷纷,鬼域遁形。

沐挽辰牵着我走在荒凉的城池中。

城外来了一只军队,那是北堂熙看到天象异变,带着人过来查看。

我们将城内之人委托与他,他欣然应允。

没有别的原因,在神巫治下,攻伐杀戮没有意义、抢夺地盘也没有意义,生存危机已经被神巫压缩到最小,这里的一切终归都为神巫所掌控。

我亲眼看到巫姑的手杖中,飞出幽幽荧荧星芒,化入风雪之中不知去向。

她垂眸看向沐挽辰,脸上的面纱在寒风之中接着面容,隐约能看到姣好的轮廓。

巫族的大人物都不喜欢露出脸,上古时期大概是为了保持神秘,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习惯。

面具能遮掩很多情绪。

也能让自己逃避很多情绪。

沐挽辰就是这样。

“……很冷吗?怎么感觉你都变得呆呆的了?”沐挽辰抬手,拂去我头发上沾着的雪花。

“现在怎么办?”我不知道该不该催促沐挽辰跟我走。

看情况是不好走了。

“……她归还了魂魄,我也该信守承诺,我们就去仙山一趟吧,拜祭元祖对你也有好处……”沐挽辰低声的安慰我。

“有什么好处?”我撇了撇嘴:“我只求你我、还有孩子能平平安安,远离这些纷扰,我们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

他勾唇笑了笑,捏了捏我的脸:“会的,等纷扰归于平静,终归是我们相伴相携,平淡度日。”

巫姑远远的朝我们转过脸来,我回头看了看有些无措的小童子,低声商量道:“要不我们先去仙山?她答应治好计都星君身上的阴晦迷瘴之气,然后我们再伺机溜走。”

小童子咂咂嘴道:“……能治好自然更好,免得计都星君这个样子回去上界,还要被盘查处罚,但是……会不会去了仙山就走不脱了?”

我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压根儿逃不过巫姑的耳朵,她冷笑一声道:“我留你们在仙山做什么?我可没有多余的宫殿来养着你们这些散仙上神,这位计都星君多少也帮了我一点儿忙,治好他也算两不相欠,走罢,有什么话,到了仙山再说。”

帮了忙?

周围很多使者围着我们,目光灼灼的盯着我们桌上白鸟的背脊。

那只九尾狐妖有些着急,我小声的问沐挽辰道:“能带上她一起去吗?刚才多亏她的尾巴护了我一下……”

沐挽辰微微蹙眉,想了一下,点头道:“带吧,你身边也要有个使唤的人。”

巫姑对这种小事根本不关心,她乘坐的青鸟已经调转了身子,身边簇拥他的人也纷纷上了白鸟的背。

我们跟在后头,一行人仿佛坐在云端。

仙山并不在“天上”,而是一座接天连地、绵延无尽的大山。

如同天柱、又像屏障,半山腰就云雾弥漫,山峦之上吞云吐雾。

触目所及都是香花芳草、参天古树。

云雾从脸庞拂过,这里也下雪了。

改变了的天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沐挽辰小声告诉我,这种天气可能还要持续两三日,如果冷,他就再去揪九尾狐的尾巴给我保暖。

“别别别……那是人家的尾巴!”我无语的说道:“揪掉了一根我都心里有愧了……”

“不是捡回来了吗,过些时日他就能自己接上了,活了这么多年的狐妖,还担心尾巴?就算捡不回来也能长出新的。”沐挽辰不当回事。

……那也不能说揪就揪啊。

沐挽辰不喜欢这九尾狐妖,但是九尾狐妖喜欢跟着他啊,一半是因为给神巫当眼线,一半……大概是因为喜欢沐挽辰吧。

我摸了摸下巴,看上我家大巫王,还是很有眼光的,这男人就是个隐藏的珠玉宝石啊,不显山不露水,但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又暖又温柔,还特别正经,没有招蜂惹蝶的性子……

我心里有点儿飘了,美滋滋。

此刻坐在白鸟的背上,沐挽辰坐在我身后将我牢牢笼住,我也不慌乱了,忍不住问道:“神巫到底要你答应什么?”

“嗯?”沐挽辰微微低头,嘴唇擦过我的额角,“……她啊,希望我能饮下仙酿,在这里管理鬼域阴之极,顺便多娶几个侧妃延续血脉。”

我……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