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玄幻 > 绝密案件>

更新时间:2019-02-10 17:34:18

免费小说绝密案件全文阅读 绝密案件全本小说 连载中

绝密案件

玄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花不吃分类:玄幻

弄清体内的阴力的来源么?这样我就有可能把体内沉寂的灵力给唤醒,就有资本让王可去打掉肚子中的孩子。 随后我们在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个拖拉机进城,王可打电话给北京方便直接安排了专机过来接送。同时为了避免回到x市不好解释,我也让他给省厅特派员陈东打电

精彩章节试读:

弄清体内的阴力的来源么?这样我就有可能把体内沉寂的灵力给唤醒,就有资本让王可去打掉肚子中的孩子。

随后我们在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个拖拉机进城,王可打电话给北京方便直接安排了专机过来接送。同时为了避免回到x市不好解释,我也让他给省厅特派员陈东打电话招呼一声,让陈东给钱功名说一声这一阵子我和王可是外出执行任务去了,免得不好解释。

当然,真正知道我和王可去哪里的,好像只有潘鹏。

坐专机很快就到了x市,我第一反应并不是回家看爷爷,而是兴奋的冲到了刑警大队。根本连门都没有敲,走进那个熟悉的办公室。

低头工作的潘鹏因为我的不礼貌皱着眉头抬起头刚要训斥的时候,结果看到是我,表情顿时惊愕,咧着嘴笑了,连忙站了起来来到我跟前,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啊!”

我笑着给潘鹏来了个熊抱:“我这不是想你,回来看看你么?”

潘鹏哈哈大笑,将手头上的事情扔掉,搂着我的脖子说:“他娘的,我还以为你到了那边就不回来了呢,走,喝酒去!”

我笑着答应,刚好外面王可他们也到了,我就给潘鹏小声的介绍:“这几个,都是王可他们宗派的。个子最高的这个,是我们的大师兄。这一个嬉皮笑脸的,名字叫刘耀龙。还有这个少年,名字叫三娃。都是我这些天交的实打实的朋友。”

潘鹏很爽朗的过去跟他们一一握手,还过去上烟,只不过大师兄他们根本不用烟,所以没抽。潘鹏说:“既然是王睿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虽然对你们那个世界的东西我不太了解,但是既然来到了这边,客随主便,今天我来给安排一下!”

而王可则是酸了吧唧的拍了拍潘鹏的肩膀:“哟,这当上队长了就是不一样了,话都会说呢啊!得了,你和王睿你们俩兄弟好久没见了吧?你们去聚,我这几个师兄弟我来安排招呼。再说了,待会儿可能还要借用公安系统的人口系统,来排查一些东西。”

潘鹏有些尴尬,我笑着搂过他:“鹏哥,就听王可的吧!再说了,我们这一次过来并不是待一两天就走,有可能要待上一阵子的!走,咱们去聚聚!对了王可,待会儿记得回去看看田田!”

王可故意撒娇的说:“你呀,就知道惦记别人家的女孩子。”

而潘鹏也是笑着说:“田田啊,没事,那个李春平似乎对田田比较有意,现在一直照顾着他呢!”

王可啧啧两声说:“唉,自从我系上了王睿这棵歪脖子树,身后的一大片森林都没有了啊!”

我刚要回击两句来着,潘鹏笑着说:“你们两个啊,还是跟以前一样,见面就不停的吵。怎么样,孩子三个月了,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我看你们还吵不吵!”

潘鹏这句话一出,我和王可都有些尴尬,因为这个难题,现在是我的心头病。潘鹏似乎发现了什么,故意的笑笑:“走走,王可,这些朋友就交给你了,我过去喝王睿叙叙旧!”

然后潘鹏走出刑警队,开着警车,带我来到了之前长聚的烧烤小摊,二话没说,先干了一个扎啤。

“王睿,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到了灵力世界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耸耸肩:“按照我的预期,起码也是先把乌棠给救出来。但是中间发生了一些意外,我不得不回来调查一些事情。”

“一些意外?你是指,王可孩子的事情?刚刚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捶了他一拳:“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来走一个!”喝完之后我对他说:“鹏哥你也不是外人,关于王可的孩子,现在很危险。有两条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是我和她都变得很强大,说不定她有可能把孩子生下来;第二个就是我将一直沉寂下去,而王可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她自己死去。”

潘鹏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情况啊?不就是怀孕生孩子么,哪里会这么复杂?”

我摇摇头:“在别人那边也许不复杂,但是发生在我们身上,就太复杂了。唉,这里面还有很多东西是我也想不透的,只能说,我早一步的查清楚真相,恢复自己的能力!”

“真相?能力?对了,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说你是噬灵者么?难不成你现在没有任何能力了?”

我点点头:“鹏哥,我这样给你解释吧!灵力世界的人都是修炼灵力的,而我体内本来也是有着灵力。但是灵力世界的人好像对阴冥之力很是忌惮,而偏偏,我身上有着阴冥之力的种子,两种力量在我体内爆发,所形成的的结果就是我现在身体上一点力量都没有了。”

“这样啊……”辣椒茄子上来了,潘鹏吃了一口,“对着两种力量我不太懂,可是你说查明真相,是查明什么真相?”

我解释道:“刚刚不是给你说了我体内有那个阴冥之力么?之前帮助王可阴煞过体,确实体内残留了阴力,但这不是主要的,要是说这阴力的来源,我提起来你都记忆犹新。还记得今年红袍神案件刚开始的时候,我脚脖上被抓的五个黑色手指印子么?”

潘鹏想了一下:“对,这个事我确实记得,当时也不正是因为这个事去找王可,才发展起来的么?呵呵,还得感谢它呢!”

我摇摇头:“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当时咱们只顾调查案件,对于这五个黑色手指印子咱们都没有特别的上心。其实当时这个指印是会转移的,从脚脖子到膝盖,到我的后腰,最后到了胸口。到了胸口它就不动了,但是从我修炼心法时候来看,这个五个指印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就连我的吞噬之力,也只是勉强能够抗衡。而前一阵子,我和他人比武,灵力散尽,结果胸口上的阴力,就倾泻而出,直接成为了我的全身力量支撑,而且有着很强大的力量。但是当我的灵力回归的时候,两种力量相互的拉扯,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体内现在什么力量都没有了。”

潘鹏听着我的描述:“猛的我有些听不懂的样子,但是仔细一分析,也就是说,你这趟回来,就是想弄明白那个所谓的阴力是怎么回事,也就是弄明白那五个黑色手指印是怎么回事,是吧?”

我点点头:“再准确点,就是红袍神案件开始之初的调查。我感觉,有人早就洞察了一切,洞察了高山的一切,然后在这其中动了手脚。”

潘鹏拿起一根烟点上:“虽然红袍神的案子,咱们结案的有些仓促,但是来龙去脉差不多已经清楚了。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说,调查那五个黑色手指印子,要不就是有人在细节动了动手,要不,就是高山其实是他的棋子。”

我也点上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后者的可能性很小,因为那个人口贩卖组织已经查清楚了,后面应该没有更大的boss了。我还是认为第一种可能性,是为了给我种下这个阴冥之力的种子。因为当时两起命案同时发生,我和法医张震都被尸体抓住留下了手指印子,而后面的尸体再也没有这回事,这就说明他是要故意的确保能在我身上留下。我总感觉,应该是个身边的人做的。”

潘鹏拿起酒杯,又跟我走了一个:“是不是身边人做的很难说,因为当时的你,是刚入警局,才第一天啊!还有就是那种力量也许很特别,我想现在比较重要的,就是把当年两个死者的身份在进行调查,以及他们生前所接触的人,和死亡时间附近发生的事情。呼,红袍神的案子算是我经历过的嘴惊心动魄的案子了,没想到又要重新拾起来了啊,呵呵!”

我点点头:“还有鹏哥,就是鬼脸小孩。之前我给你提到过的,在张广才家,我看到了鬼脸小孩,后来在精神病院田成他们那边,也看到了那个鬼脸小孩。如果我的认知没有错的话,那个鬼脸小孩,应该就是属于冥界的东西,体内有着极其重的阴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调查五个手指印字的线索就要拉长了,因为鬼脸小孩,是在四年前开始出现的。田成他们两个精神病人,不害怕红袍神,反而害怕鬼脸小孩,这个很有意思呵!”

“嗯,着重点不一样,肯定就要重新分析了!没事王睿,既然这件事你要查,我就配合你到底!”

我端起一杯酒:“我跟鹏哥就不说客气话了,全在酒里了!”

潘鹏哈哈大笑,一饮而下,然后拿过我最喜欢吃的烤羊眼,递给我。

看着潘鹏这贴心的举动,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想到张笑。如果此时坐在这边的不是我王睿,而是张笑,潘鹏该是多么的幸福啊?我下意识的想跟他聊聊张笑的近况,但是在这么一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人面前,我突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