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言情 > 虐爱总裁:千金宠妻>

更新时间:2019-02-11 13:02:38

虐爱总裁:千金宠妻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虐爱总裁:千金宠妻

言情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羹卿分类:言情

“明知故问

精彩章节试读:

“明知故问!”何清悠生着小气白了欧阳子基一眼,她心想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要不然怎么会饶有兴致地反问。

何清悠生气的样子,一下子就让欧阳子基乐了,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小时候和何清悠在一起无忧无虑的日子。

一直以来,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离那时的生活这么近过。

就算是找到庄浅的时候也没有,更何况后来庄浅还告诉他自己失忆了,后来的后来他一直试图让庄浅想起些什么,可终究是没有任何结果。

“对,何清悠你说的对,我就是明知故问。”他赖皮地看着何清悠,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潜台词就是我就是明知顾问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随便,欧阳总裁怎么想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再见!”她跟他待在一起干什么,何清悠真是头大,她已经选择忘记了这么多年,不想功亏一篑,更何况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何清悠想到这儿,用手拍了拍脑门。

天呐,她到底一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这男人心里有没有她如今和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是他,欧阳家的三少爷,而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更何况……

何清悠想到这儿,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又想起那些不好的事情,她的母亲,她的孩子,她真是没用,自己的亲人一个都没保护好。

“何清悠,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欧阳子基逗着何清悠提醒道,眼睛里带着浓浓地笑意。

可这时的何清悠哪里看得出眼里浓浓地下笑意,许久她只是没好气的回道:“不知道,给我让开……”

这男人为什么总是这样,他想要怎样就怎样,为什么每次他都要这样无理取闹,三年前很多次都是如此,而现在更是如此,他到底把她何清悠当成什么?

“让开?不,我不会让开的。何清悠,我告诉你,我永远也不会让开。”欧阳子基想起了他和他的悠儿的誓言,心里更加笃定。

其实欧阳子基本来就是这样的人,重情重义,从不轻易相信人,也不轻易怀疑谁,不过是时间把这些都弄错乱了。

就比如对楚子轩,他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楚子轩和何清悠,一直都要相信楚子轩和何清悠。

不过,那时看到楚子轩和何清悠在一起心里就是不舒服。

“欧阳子基,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他想干什么,还嫌她不够惨么?霸占她的家,那是她的家,是唯一让她有根的地方,他凭什么霸占,凭什么。

这男人从来都是这样,永远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当然是……”后面的话欧阳子基竟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他又有什么资格在提什么。

可是,他不会放弃的。

“当然什么,说不出话来了?那,不好意思欧阳总裁我要离开了。”何清悠说就下了床,迅速的拉开门离开病房。

欧阳子基刚追了几步,可最后还是停在了原地。

何清悠出了医院,她终于觉得自己是自由了,这几天在医院里待着她都有种发霉的感觉。

外面很清新,她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尤其是摆脱欧阳子基这个男人,想起欧阳子基何清悠的心就又是咯噔一下。

算了,想这些干什么,现在的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生活,什么都不想想。

何清悠一直走,一直走着,几个小时的路程走的她腰酸背痛,尤其是脚后跟,有种快要断掉的意思。

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总是就像一直这样走着就好。

终于她停了下来,抬起头却发现她来的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她的家,她和妈妈的家,是她唯一的家。

可现在这里却是被欧阳子基霸占着。

小屋门前。

“唉,也不知道总裁整天要我们待在这儿干什么。”直至站立着的保镖絮絮叨叨。

“谁知道呢?总裁的意思有谁能猜得透,尤其是在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听说喝的醉醺醺的,我们总裁可从来不会酗酒。”另一个带着黑墨镜地保镖神秘的说着自己想说的。

“唉!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议论总裁的私事了,要是被总裁知道那就不止是丢掉饭碗这么简单了。”

“刚刚不是你先挑起的么?”

“是我先挑起的,可是我这不是胆小嘛!我可不想被买到奴隶交易市场,你别忘了凯恩少爷这些年一直在C市,要是卖掉你那可是分分钟的事。”

“我呸,你丫的就没一句好话,不跟你唠了。”

几分钟的时间,两个保镖就消失在何清悠的视线里。

何清悠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些,不过这些好像都和她没关系,她和欧阳子基早已就没关系了。

她在离小屋不远的地方待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转身离开。

这里终究是被那个男人弄的面目全非了。

离开郊区小屋,何清悠一个人站在大街上,迷茫不已。

她现在到底该要怎么办,难道就那样回A国?

可是……

“插播一条国际新闻,女,26岁,姓名,何清悠C市人,此人于一个星期前走失,家人心急如焚,如有知情者必有重谢,联系人岚心仪,电话XXXX。”

何清悠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到露天液晶显示屏插播了这么一条惊天动地的新闻,或许对别人来说这没什么。

但是新闻中很明显是何清悠本人。

她走失?真是可笑,她现在这不是好好的么。

她何清悠现在到底算什么,一个没家,也没有亲人的人,说到底就是一个孤儿,一个流浪的孤儿。

妈妈不要她了,现在又突然多出个母亲。

难道她一直都是被母亲抛弃的么?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母亲怎么可能骗她,她一直都是妈妈的女儿。

她的妈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岚若心,那才是她的妈妈。

什么,A国,什么岚心仪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要去找她的母亲,她要和母亲一起过幸福平静的生活,没有被何氏发现,没有后去逃亡,没有误闯欧阳吉安在英国的火药库,一切都是最初状态。

可是,哪里,哪里已经被欧阳子基那个男人占据了,她已经忘记了,那儿早就不属于她了。

何清悠这一辈子到底是惹到谁了,为什么她的生活会成这样,谁能告诉她?

何清悠这样一直站了很久,最后终于蹲了下来,她的头痛的要死,简直快要爆炸一样。

她不要听什么寻人启事,不要听。

她一直都是一个幸福的人,虽然生活或的拮据,可是有母亲陪着,母亲是她唯一的亲人。

当年在咖啡厅,岚心仪和林默默说的话,何清悠早就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后来林默默又说岚心仪是她的姑姑,何清悠这才松了口气。

但心里还是胆战心惊,本来不想去楚宅住,可为了让证实自己的确不是被抛弃的,岚心仪的确是林默默的姑姑,所以才决定去楚宅住,这一住就是三年。

这三年来,一切都相安无事,只是岚心仪对她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但她很拼命很拼命的认为这是因为林默默的关系。

她几乎已经放下心来的时候,却突然一个晴天霹雳惊醒了她……

让她怎么忍受,怎么能够忍受?

母亲当年的话还犹言在耳:小悠……不要伤心……难过。我死了……你要……要好好生活……好好生活。这样我也能安心。记住我们是一辈子的母女,一辈子的。

这是妈妈对她说的话,又怎么会错,怎么会?

何清悠慌着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不知道怎么就眼前一黑,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众人立刻围了上去,但是谁也没有实质上的动作,都是如此看着何清悠。

“滚开,妈的,够给我滚开……”众人突然间就听到一个粗鲁的声音,转身一看却原来这男人就是欧阳家的三少爷。

男人的眉头皱的很深,双手烦闷的扯了扯领带,几步走到昏迷的何清悠身边,一把打横抱起地上的女人。

众人立刻让出了一条道路,男人把何清悠放在座位上,猛地踩了一脚油门,不一会儿就到了医院。

医院里一阵繁忙,护士和医生进进出出,额头上渗着汗珠。

“总裁,麻烦你先把她放在病床上。”他们本来是推着活动床的,可似乎根本不用找,病人一直被男人抱在怀里。

可是,抱在怀里他们怎么检查。

“阿基,你还是把小悠放在病床上吧!”说话的正是楚子轩,他本来是想回A国的,可最终还是没有走成。

“阿轩,你实话告诉我,她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很严重?”欧阳子基想一定很严重,要不然为什么会突然晕倒。

“你放下她,先出去!我要检查,要不然我怎么知道。”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欧阳子基的双手一直没松开怀里的女人,女人缩成一团,紧紧地贴着欧阳子基。

“没有,没有,阿基,你先出去!这里是急救室!”楚子轩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

“好,楚子轩,我告诉你,你最好保证她没事。”欧阳子基这才把何清悠放在病床上,转身离开。

楚子轩一愣,心想他这兄弟还真是……

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要是他当初对何清悠好一点,又怎么会成现在这样子,那当年他也就不用瞒着孩子的事情带何清悠去A国。

他们之间也不会生出了那么多的嫌隙,还好欧阳子基是在意何清悠的。

“楚医生,楚医生……”楚子轩三年来差不多的时间都是呆在中国的,所医院的人对他都很熟悉,再说楚子轩的性子本来就比较好。

以前C市的人是对楚子轩不了解,更何况在A国的时候,楚子轩和他的母亲是隐居在楚宅的,几乎与外界隔绝。

所以,外界媒体才会挖空心思的去了解神秘的克里奇也医生。

楚子轩听到旁边的佐秋喊他,这才回过神。

佐秋本来是心理医生,可是却硬是被楚子轩拉来做护士助理,说实话佐秋真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尤其是她在英国留学的时候,竟然各门功课全都是优等,选修课也没落下,其中就包括高级护理学。

“佐秋,我们开始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