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言情 > 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

更新时间:2019-02-11 13:04:10

全文免费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在线观看 全章节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推荐阅读 连载中

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

言情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南二梓分类:言情

士兵们七手八脚地去抬她的身体,抢蛋的时候女人忽然惊醒,体内似乎爆发出一种惊人的力量,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不要抢我的孩子

精彩章节试读:

士兵们七手八脚地去抬她的身体,抢蛋的时候女人忽然惊醒,体内似乎爆发出一种惊人的力量,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不要抢我的孩子!”

这是一个母亲保护孩子的本能,可她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只是喊了一声,身子就疼痛地抽搐几下,重重地倒在雪地里,面如死灰,整张脸似要扭曲变形。

艾喲喲几个时辰后就醒来,但她自己并不知道,以为过了许多天,因为她的眼全盲了。

她神智稍清,黑暗中只觉得小腹像被掏空。

一时间悲从心中来,孩子!孩子没了!

她想要叫喊,口中的布条堵得紧紧,只能喏喏地发了几声:“唔……嗯……”不成字句的含糊。

粗粗的绒绳反剪住胳膊,从肩头一直绕了七八圈,双腿也被捆缠,她整个人都不能动弹,呼吸间有干净衣裳发出的清香,伤口也不是太痛,好像被上了药。

她很快就判断出,这里绝不是皇宫。

这些追兵为什么不把她带回皇宫,难道又是诛杀祸水?

可为什么对囚犯还如此仁慈给她换了干净的衣裳?

一切都摸不到头绪,她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没空间考虑这些,最最担心的莫过于孩子。

艾喲喲像蚕蛹一般蠕动,使劲往床边挪,噗通一声整个人滚了下来,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

帘子唰地一动,从掀出的极大风声,就可以听出此人心急如焚。

谁?是要杀她的吗?

那人呼吸徒重,重重地呼吸了好久,像是望着她许久,才传出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喲喲!”

时间一瞬间停住,明明是一片黑暗,为何她看到了妖娆的月色,嗅间了婉婉的花香。

艾喲喲一时间竟忘记了动作,只有一颗极大的泪珠从眼角嗒地陨落。

待绳索解开,口中的布条取出,他泛着墨香的手指覆上她的眉心,无比轻柔地道了声:“吾舞哥哥,来了。”

“吾舞哥哥!哥哥!呜呜——”艾喲喲张开双臂扑了过去,面颊的泪珠瞬时带出更多的眼泪,如泉涌出的全是酸楚,思念。

十八年了,十八年了啊。

她终于再一次唤着他“吾舞哥哥”。

那一声声“吾舞哥哥”字字句句,缠缠绕绕到心尖去,雪陌舞心下一酸,将她抱入怀中,那种姿势就像把她整个人包起来似地。

“喲喲,我想你。”

“喲喲也想哥哥。”

雪陌舞酸楚地捧起她泪痕楚楚的面颊,却发现那银白的眼眸像蒙了一层灰,空洞得吓人。

手指缓缓伸向她眼前,晃了晃,那眼珠却不见转动。

“喲喲,你的眼睛?”

提到眼盲,心中的痛涩汹涌而来,她抱着雪陌舞泣不成声:“哇呜——我看不见了!舞哥哥,我瞎了,我看不见了,孩子也没了……”

此时恰巧凤靳羽掀开帐帘,目光落处,两个白衣的人紧紧相拥,场面煞是感人。

他差点忘了,陌舞曾是她的初恋,她的记忆已经恢复了。

想到这里,凤靳羽的眼睛莫名一阵干痛,下意识地将视线调转到一旁时,眸中乍起的波澜又恢复平静。

“幼!”一个字轻柔凄楚,带着最柔软的眷恋。

熟悉地气息,熟悉的呼唤,那样魂牵梦绕的温柔,飞越世间的离愁,带着安心的力量。

艾喲喲呆了几秒,急切向那个声音伸出手,语气低低地哽咽:“爹爹,爹爹,你在哪里?”

凤靳羽将那只在空中慌乱寻找的小手牵入手心,轻轻一扯带入怀中,深深拥紧,心疼地道:“爹爹来晚了,爹爹来接幼了。”

她昂起小脸,面颊还挂着大大的泪珠,嗅得到他的气息,却看不到他的容颜。

她只能颤抖地摸索着他的脸,他也摸着她的脸,待到微凉的手掌擦去她的泪痕,眼泪终于不争气地再次夺眶而出。

他拥得那样紧,那样紧,像是要将她揉进骨血,拥得她几乎要窒息,却也痛着幸福。

这是命定的眷恋,今生舍不掉的温暖,穷尽一生彼此追随的相依相伴。

她扁着小嘴埋在他怀里哭:“呜呜……爹爹,孩子,我们的孩子,被人抢走了,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孩子……”凤靳羽苦楚地垂下眼睫,“还会有的。”

艾喲喲一愣,颤抖的双唇迸出疑问,“孩子,怎么了?”

“这是敌军的大营,不知道他们为何将你追回来又不带入皇宫。爹爹和陌舞放了**烟,现在人都昏迷了。必须赶紧走。”凤靳羽急道。

“孩子呢?我们的孩子……”

“孩子……爹爹已经抢回来。不过……找到的蛋爹爹用法力孵出来,蛋里面是空的,没有孩子。”

她不可置信地抓着他的衣襟摇晃:“为什么?怎么会没有?我有胎动的!”

“幼,事已至此……”

“不,你一定是弄错了。”她头发摇散,就那么没方向地摸索着要去找孩子,“我……我自己去找!”

“幼!别难过。”凤靳羽心疼地抱住妻子安抚,咬牙切齿地颤声道,“蛋是空的。北辰染根本就不是用法力为你护住孩子,而是很早就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所以你经历这么多才会看起来孩子没事。那是迷惑你让你感动的假象!其实孩子没生下来之前就被北辰染杀死了。”

一旁的雪陌舞也不可置信地愣了愣。

“不……不可能!”晴天霹雳,艾喲喲后退几步站不住,仰面跌了过去,幸好被雪陌舞扶住。

“我早说了北辰染不是个好人,你偏不信。他根本就不爱你,还用谎称护住孩子让你欠他人情。”凤靳羽说到此话,眸中燃烧着怒火。

此时营帐外响起一阵疾呼,有人大喊捉此刻,有人大喊圣上万岁。

北辰染来了?艾喲喲一惊。

此时帐中冲入敌军:“一个也别想逃!”

刀光剑影,雪陌舞抱着艾喲喲,凤靳羽打前阵,将雪陌舞一推:“你带她先走!”

“羽,你一个人……”雪陌舞不忍凤靳羽一人留在这里独自抗敌,伸手去拉,不小心扯到他的衣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从背后的袋子里露出来一半。

那是……

雪陌舞的脸色诧然一白,忽然腰侧一凉,痛哼一声“唔——”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数不清是惊恐,还是心痛,望着凤靳羽,似乎想要说什么。

“舞,怎么了?我听到你刚才唔了一声,是受伤了吗?”艾喲喲侧着耳朵,慌忙询问。

“陌舞,对不起,谢谢你。”凤靳羽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波动,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楚。

望着那个被他视为唯一知己的男人,看着怀里眼盲不知所措的女人,雪陌舞长长叹了口气,笑了:“羽,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真的。”

艾喲喲没有看到,那一头雪白长发的男人,那一抹笑,是多么凄苦。

“北辰染来了,他用的弓射出的不是箭,是匕首,太危险了,快带她走。”凤靳羽大喝一声。

不由艾喲喲对凤靳羽依依不舍,雪陌舞护着喲喲奔走,厮杀声不绝于耳,回头望了男人一眼,只是一回头,心头竟像裂开一般,牵出一种深切的痛。

短短的回眸,像是穿透一个世界,他轻声对凤靳羽说了句:“珍重。”

飞身上马,护着女人,冲破突围,疾驰而去。

她什么也看不到,能够感觉他在马上挥舞长剑,画出一道道符咒抵挡追兵的进攻,她也不敢多问怕他分神,只是问了句:“是染染追来了吗?”

半晌,雪陌舞才回答:“是追兵。”

“舞,你怎么了?受伤了吗?你的声音怎么这么虚弱?”

“那些追兵伤不了我。”

身后的厮杀声逐渐停止,他策马带着她一路向西行去。即便没有追兵,马也行得极快,像是和时间赛跑,他一只手臂拥着她,一只手策马,一路都没有开口说话。

风很冷很大,吹得路边的树叶簌簌有声,斑驳的光影重重叠叠在她眼皮飞速跃动,耳边的马蹄声答答响得焦急,像是踏在心尖上一般。

她从没感觉这么心慌,即便亡命生子,也没有这样心慌。

“舞哥哥,你真的没事吗?为什么不说话?”

雪陌舞失去血色的唇微微张了张,像被折断的蝶翼:“真的没事,只是有些困,陪我聊聊天,好吗?我怕我睡着了。”

她小心地摸了摸他的胸前,腹部,最后绕过手摸了一下他的后背。

疾驰的马让冷风显得更大,鼓扬起他白色的衣袍,摸上去的时候,倒像被风鼓起小帆,两个白衣的人像极了落在马背上的白色蝴蝶。

确实没有伤,他的后背,只是有点凉,她这才放心地笑了笑,问道:“好,你想聊什么。”

“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就好。”

女人从他们小时候说起,说到一次在梅树下见到他的心动,脸上露出怀恋的幸福,说道多年前的分别,说到风烈邪脸上还能保持平静。

话题转到北辰染,她的表情带着丝缕的痛苦,再谈到一个人忍受着孤独和剧痛,在逃亡中生下孩子,已是泣不成声。

一路上都是艾喲喲在说,雪陌舞安静地倾听。

他知道,这个女人承受了太多,太多的争夺让她疲惫挣扎,那么多的宠爱集与一身,又何尝不是一种无法承受的负担。

这样安静地倾听,不打断,不发表意见,会让她快乐和安心一些吧。

整个路途她一直说,他就一直安静地听,她哭泣,他就安静地用丝帕为她拭去眼泪。

终于行到雪隐客栈,他将她小心翼翼抱下马,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将她带入安静的客房。

一切看起来都很安静,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他的步子极为缓慢,她眼盲,以为是他只是太累了。

在大鼎里焚了她最喜爱的暹罗檀香,雪陌舞才发现他连身子都重得直不起来,只有用手支撑在门框,声音虚得像飘起棉丝:

“喲喲,你自己去沐浴,然后好好睡一觉,对不起,舞……舞哥哥不能给你打热水了,哥哥,累了,想睡一会。”

“好,那舞哥哥去睡。我自己可以的。”她眼睛看不见不能为他做什么,只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眼前的身影一点点模糊,像是天地间所有的光线即将抽离,雪陌舞忽然提起嗓子大喊一声:“喲喲——”

“陪我弹一首曲,好吗?”他挪动步子移向她,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整个手已经使不上力气,不停地颤抖。

“舞,你的手,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我……只是……太……困……了……”他的声音气若游丝,将她拉到古琴前坐好。

“弹那首?”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她想询问,却每次都被他用话堵回去。

女子流云般的银发,顺着雪白的群裳逶迤垂下,被风吹着一点点飘动,像极了剔透的雪花,闪得他睁不开眼。

檐角的风铃声,由远及近,像女子动人的歌喉在耳边呢喃。

纯白的水雾纱簌簌作响,仿佛有风,带来淡淡的竹香,他的眼中是浓浓的雾气,神色忽然恍惚起来。

时光一下子被拉到很久很久以前。

他和她在竹林月下抚琴,好似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里。

雪陌舞缓缓勾起唇角:“我们从前总在竹林合奏的那首,牵手飞。”

男人和女人并肩坐在古琴边,指尖抚弄琴弦:

“溪边草青依旧,静静赏溪水流,叹往昔多少忧愁,此时化为乌有。鸟儿缠绵枝头,低声鸣表厮守。望天际何惧尽头,比翼飞到白头。只愿今生共牵手,飞越世间的离愁。风雨寒霜情依旧,朝夕晨暮共相守,只愿今生共牵手。飞越乱世的诅咒,波折坎坷情不休,牵手齐飞到永久。”

这一首合唱,并不算好听,他的嗓音从来都如月一般优雅,花一般妖娆,是极美极美的天籁,可今天他却唱得断断续续,歌声像雨珠顺着屋檐子静静地落下来,滴答滴答地,一滴滴竟变成心痛。

一曲终究还是没有唱完,雪陌舞的身体已重重倒在琴上,琴弦一震,发出悲厉的嘶鸣。

“舞!”艾喲喲颤颤巍巍地去扶,手指恰巧触到他的腰际,整张脸一瞬间苍白。

那冰冷的是什么?

那粘稠的液体是什么?

电光火石间,天崩地裂的痛楚从心口炸开,她睁着空洞的双眸,泉涌一般的眼泪从眼角汩汩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你早受伤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骗我说你没事!你流了这么多的血!”她的吼声像绝望的兽,每一个字发出来都将心肺震碎一次。

一把匕首,深深地刺入他的腰际,她摸了满手的血,看不到那触目的红色,可脑海中瞬间形成一片殷红的血海。

那样多那样多的血,铺天盖地而来涌上来,涌上来……

“喲喲,你的眉,真好看。”他苍白的指尖在她眉目描绘,她的眉不浓不淡,即便不画,也像工笔勾勒一般,一颦一笑,流转生辉。

若当年放弃报仇的念头,此时他是否正在窗下为她画眉,周围儿女成群,欢声笑语。

“呜呜……别说了,我带你去看大夫。”艾喲喲想搬动他的身体,可她眼盲,力气也不大,才抱起他,两个人就重重跌了出去。

“没用了,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他没告诉她,那匕首上,有毒,精确到只够让他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精确到让他撑到这里,再无活路。

雪陌舞执着她的手,紧紧地攥在手心,笑的凄楚:“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今生,我是不成了,呵呵。喲喲,下辈子许我,好吗?”

“下辈子,一定要第一眼,就认出我,别让我等太久,这辈子,我等得太久太久了。”

“别哭,我只是睡一会,很快就会醒来。”

“不,你别睡,我不许你睡。”她很想止住哭声,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噼啪噼啪地往下落,像断了线的珠子。

“不要为我报仇,你要小心这个人……”雪陌舞想在她手心写下一个人的名字,却只写了一笔,手就垂了下去。

她没有哭,只是抱着他的身体,已留不住那漂离的体温,直到所有的所有都在指间化作尘埃,被吹得散尽,无法追寻。

那漫天的尘埃,静静地像空中升去,闪着晶莹的亮光,像无数的花瓣盘旋升起,碎成眼泪,凉凉地像是海浪拍打着她的面颊。

他终于像所有的人偶死去一般,化为尘埃,灰飞烟灭。

她还想摸一摸他的脸,将那月一般优雅花一般妖娆的容颜印在脑海里,却终究看不到他最后一眼。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她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个一头白发的男子,在雪地里静静地伫立,肩头已落了雪花无数,像是刚来,又好似已经在那里等了许久。

就如同无数个春去秋来之前的某一天。

梅树下,他手执画笔,人淡如墨,肩头落了许多银线梅雪,让她看了很久很久,他静静地回眸,朝她望了一眼。

时光流转,也不过是一个回眸,一朵花开的时间。

她还没有来得及看他最后一眼,摸一摸他的脸。

那最后一首歌,还没来得及唱完,花,就已凋谢,风化成千年的等待。

心,像是被被极细极锐的线一层层划着,缠绕,起先不觉得痛,猝不及才发现血流成河。

她拾起地上匕首,将那利刃,连同那没写完的字狠狠地攥在手心,血流了一地。

她用自己的血,写下那个毒誓,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一辈子活在痛苦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