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 > 风云阁>

更新时间:2019-03-09 12:30:05

免费小说风云阁全文阅读 风云阁全本小说 连载中

风云阁

历史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脚滑的狐狸01分类:历史

就在赢帆心中矛盾无法释怀的时候,殿外却忽然闯进来了侍卫。 “启禀殿下,城池外有一名白衣男子求见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赢帆心中矛盾无法释怀的时候,殿外却忽然闯进来了侍卫。

“启禀殿下,城池外有一名白衣男子求见!”

赢帆目光一凛,和身旁的白墨对望一眼,随即便对着侍卫说道:“快请进!”

白墨听闻有白衣男子求见,心中也是猛然一震,暗道:“难道会是阁主来了?”

半响之后,一名面目英俊的白衣男子缓缓走入了内殿之中,这男子剑眉星眼,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是有着一股神秘的风范。

当白墨看到了这名白衣男子之后,顿时又惊又喜,眼光中更是闪烁浓郁的喜悦之色。

白衣男子也向着白墨微微一笑,两人四目相对,显得颇为默契。

赢帆看到这番情景,面露三分疑惑之色,内心暗道:“难道这白衣男子和白墨先生是旧相识?”

白衣男子走到了大殿中央,对着赢帆殿下躬身行礼道:“在下无月,参见二皇子殿下!”

赢帆瞳孔深处微微一挣,望着白衣男子无月,似乎感觉有几分亲切之意,于是微笑道:“无月先生这是从何处而来?”

无月面色平静,缓缓说道:“在下乃是四世子府上的谋士,此番见风云变色,天下有变,特来相投!”

听了无月之间,赢帆和面色骤然大变,内心震惊不已,不知这无月来投到底是真是假。

便在此刻,站在赢帆身旁的白墨却忽然笑出声来,对着赢帆道:“殿下,无月乃是在下的旧相识,当年曾师承一处,此番来投便是冲着和在下的情谊,所以殿下大可放一万个心,不必有任何担忧!”

听了白墨的话,赢帆顿时大喜过望,赶忙让无月在一旁落座,同时让底下人端上来果盘和茶水。

“无月先生能够来投,那是再好不过,我赢帆又何愁不能击败四世子和大皇子,不知现在四世子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无月叹息一声道:“启禀殿下,四世子和大皇子已经知道了李风带领的大军落败的情况,同时也知道了二皇子殿下占领了朱武郡,统一了四大州,因此正在极力招揽集结兵力准备再次向殿下发动新一轮的围剿!”

赢帆缓缓点头,叹息一声道:“这些我早就料到了,而且我一点也不怕和他们两个在战场上相见,可是……”

赢帆缓缓摇头,想到左将军现在在弑神杀手的手中,内心的沉重始终无法推脱。

无月缓缓微笑道:“殿下怕是在为左将军的事情烦恼吧?”

赢帆听无月瞬间戳中了自己心中的烦恼,于是星眼中闪烁出几分诧异和惊奇,疑惑问道:“无月先生知道左将军被俘虏的事情?”

无月微笑点头,同时平静的说道:“我不仅知道,而且我还可以告诉殿下,不必再为左将军的安危而担忧,他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还望殿下能够全心全力以大局为重!”

赢帆震惊不已,直接从座位上猛然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无月的面前,又惊又喜的说道:“先生……先生此言可当真?”

无月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对赢帆一字一顿决然至极的说道:“千真万确!”

赢帆惊喜不已,身心不停的颤抖,他思索半响,直接倒头向着无月跪拜了下去。

无月慌忙将赢帆扶了起来,惶恐道:“殿下何必行次大礼,这可是折杀了无月!”

赢帆激动道:“不知左将军现在身在何处?”

无月道:“左将军已经被一位世外高人所救,只是此人的的身份我暂时不便透漏,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殿下自然会知晓。”

赢帆心中激动不已,眼中闪烁着喜悦之色,不停的颤声重复道:“只要左将军没事就好,只要左将军没事就好!”

无月带来的消息让赢帆彻底的放下了心中的纠结,同时也将全副身心都放在了安顿四州百姓,准备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的要事之上。

从无月的口中,赢帆得知了帝都现在大概的情况,四世子和大皇子急切的希望能够继续派遣朝廷兵力以浇灭叛军的旗号向二皇子发动围剿,但是浙西事情却是有一些风声传入了皇上的耳中。

虽然皇上现在年事已高,而且近来又染上了疾病,但是他却也没有糊涂到将朝政完全交给四世子和大皇子的份上,他知道两人的夺嫡必然会愈演愈烈,而且也知道二殿下你身在外界不知死活,所以便将朝廷十万大军的掌控权都交给了他最信任的人。

听了无月之言,赢帆忽然目光一闪,惊诧道:“父皇最信任的人?难道……难道是雷炎总统领?”

无月缓缓点头道:“不错,二殿下果然了解你的父亲,他正是将十万大军的统领权都交给了雷炎,现在雷炎掌控了大军,因此四世子和大皇子再想要借着剿灭叛军的幌子随意调派兵力,便必要要先得到雷炎总统领的答应。”

赢帆缓缓点头道:“父皇身边能够有雷炎总统领在,我也能够稍微安心一些,雷炎总统领对于我大秦帝国忠心耿耿,没有半点反叛的心思,若是换了别人,手上握着十万兵权,可能早就去了反叛之心了!”

无月微笑,点头继续说道:“二殿下所言甚是,雷炎总统领一心拥戴皇上,而且在夺嫡之间处在完全中立的态度上,因此绝对不会对倾向于四世子或者大皇子之间的任何一个人,所以现在四世子和大皇子已经在秘密谋划如何对付雷炎总统领。”

赢帆目光闪烁,剑眉一凛道:“大哥和四弟为了要致我于死地,还真死不惜余力啊,不过雷炎总统领可也不是吃素的,他不仅是我大秦帝国的第一高手,在谋略和领兵方面也是一等一的人才,所以四世子和大皇子在没有兵权的情况下,想要和雷炎总统领斗,怕是吃不到什么好处!”

无月叹息一声,摇头道:“表面上虽然是这种情况,但是时局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变化,四世子和大皇子现在虽然没有兵权在手,但是却有着诸多大臣们的拥戴,而且大皇子还有弑神组织的扶持,赵谦更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狐狸,因此事情定然会千变万化!”

赢帆缓缓点头道:“无月先生说的实在有道理,那么以先生之言,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无月目光微闪,眼底闪烁出三分洞察时局睿智和运筹帷幄的聪敏,缓缓说道:“以无月看来,现在这段时间大皇子和四世子会将争斗的主要中心从二殿下的身上转移到总统领雷炎的身上,因此短时间内四大州便不会有任何战事,所以殿下应该把握好这个时机,努力发展民生,然后整顿扩充兵力,随时准备着接下来要开展的大战。”

听了无月的话,正好合了赢帆的心思,正要开口赞叹之时,一旁的白墨却是开口说道:“殿下,无月兄,以我看来,咱们倒不如趁着现在朝廷混乱,大皇子和四世子没有兵权的间隙,发兵攻打帝都,直接夺取皇位称帝,这样岂不快哉!”

听了白墨之言,赢帆和无月均是淡淡一笑,摇头不以为然。

赢帆笑道:“白墨先生,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帝都中的情况,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实在是一种下下之策!”

白墨皱眉道:“殿下何出此言?”

赢帆尚未说话,无月却开口说道:“殿下且不用解释,让我来好好的和白墨兄说上一番!”

赢帆微笑不语,白墨却是眉头一皱道:“愿闻无月兄高见!”

无月微笑道:“之所以现在不能够攻打帝都,有三个重要的原因,第一,朝廷虽然是雷炎领兵,而四世子和大皇子都没有兵权,但是这却不代表雷炎就倾向于二殿下,而且皇帝现在也并不知道四世子和大皇子连番出兵其实并非是为了剿灭叛军,而是为了消灭二皇子,所以说若是二皇子现在发兵帝都,岂不是会被背上一个谋朝篡位的罪名,这样原本咱们是处在舆论有利的一面,但是一旦进军帝都去,却是有口难辩!”

“第二个原因,现在不只咱们着急,四世子和大皇子更是着急,所以谁能够沉得住气,或许谁就有机会笑道最后,等到四世子和大皇子沉不住气,必然会和雷炎甚至皇帝展开斗争,到时候咱们再也正义之师的名义出兵帝都,那样就全然是另一番意义了,到时候九州百姓都会拥戴二皇子。”

听了无月这一番话,赢帆面带微笑缓缓点头,白墨也是如梦初醒恍然大悟。

无月稍微停顿一番,目光一闪接着说道:“还有最后一个原因,那便是因为现在二皇子殿下统治的四大州民心尚未稳定,灾情尚未缓解,零星的叛乱也尚未平顶,再加上刚刚大战之后,兵马劳顿,多名大将都身负重伤,若是现在急着出兵,实在是极不可取的下下之策!”

听完了无月这一番言论,赢帆面带惊喜之色,顿时拍案而起,朗声感叹道:“有无月先生在,我赢帆何愁大事不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