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 > 穿越之惜红衣>

更新时间:2019-03-12 16:00:01

穿越之惜红衣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穿越之惜红衣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穿越之惜红衣

历史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一颗糖小白分类:历史

“而且最主要的是,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文国公府。”榕溪看上去是好心的提醒了她,可眼神里确实充满了蔑视.声音也就和往常一样,没什么起伏,淡淡的说了一声,”你始终是奴才,不是么?“ 乳娘的脸涨的通红。 “还有,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吧

精彩章节试读:

“而且最主要的是,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文国公府。”榕溪看上去是好心的提醒了她,可眼神里确实充满了蔑视.声音也就和往常一样,没什么起伏,淡淡的说了一声,”你始终是奴才,不是么?“

乳娘的脸涨的通红。

“还有,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吧!”榕溪从台阶上下来,从她的怀里抱走了已经昏昏欲睡的十二皇子,探了探十二皇子的额头,觉得他没事,才放下心来.

又把自己想说的话,重新的说了一遍:“你这样的人,太过于尊贵了。竟然凌驾于主子之上,文国公府只不过是平常人家的地方。你当真以为你是十二皇子的乳娘,所以,没有人会对你怎么样么?你未免也是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榕溪的话说的毫不留情。

乳娘在皇宫里的时候,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说过?

被气的不行。

可又不敢说什么。

榕溪也不再理会她,说了江沅要她转告的话,又说了自己想说的。

抱着十二皇子,看也不看已经摊坐在地上的乳娘,转身回了文国公府。

乳娘后悔莫及的呆坐在那里。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在县衙的大牢里了。

怎么会这样?!

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头到尾的想了想。才觉得有些地方是不对的。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下人,林妃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上自己?而且,当时自己怎么会那样就答应了?

她的心思思绪万千,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江沅第一次见到十二皇子的时候,十二皇子正把脸扭着在榕溪的怀里,无论江沅怎么逗他,和他说话,他都不转过头来,只是怯生生的看着江沅,看着这里的一切。

江沅轻轻的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放在十二皇子身上的手,轻柔的说着:“你今日来来了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家了,知道么?有什么事情就和你身边的这位姐姐说,在不就和你身边带来的姑姑说,知道么?”

十二皇子虽然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还是乖顺的点了点头。

“只是有一样,”江沅突然将她的视线和十二皇子的视线平行,温柔而又不允许拒绝的说道:“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学生了。老师说的话,你一定要听的。”

十二皇子点了点头。

江沅又忍不住的摸了摸她的头,很喜欢的看着他:“就把他安排在太夫人那里吧!太夫人会好好的照顾他的。”

坐在一旁的景世子丝毫不会介意她怎么做,无论她说什么,景世子都是浅笑着,应声附和着:“嗯,嗯,我看很好。”

江沅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又吩咐榕溪去了。

十二皇子送到太夫人那里的时候,太夫人先是一愣,随后了然的想到了。吩咐了身边的蓝影,去把东厢房收拾出来,把十二皇子安排在了那里,又把她贴身的丫鬟蓝影放到了十二皇子的身边,咱们伺候十二皇子。

等到文国公府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也到了江沅回门的日子了。

三天后已经是江沅回门的日子了。

一大早的,她就被榕溪叫了起来,就连景世子也是一反常态的穿戴一新的,笑呵呵坐在那里,看的江沅一阵莫名其妙。

拜别了太夫人之后,江沅和景世子坐上了前去镇国公府的马车。

“你今日是怎么了?”江沅很不明白,景世子虽然做事很出格,不喜欢常理,可是也没有到今日这个地步,这是怎么了?

“我今日心情好的很。”景世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似乎是心情好的不能在好了,“而且最主要的是,昨天我做了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

昨天,痛快的事情,难道是……

江沅定定的看着他,眯了眯眼睛。

那个乳娘虽说是仗着皇子的势,可毕竟是一个下人,没有必要那样做的,除非……

“你猜对了。”景世子摆弄着手里的东西,含笑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褪去了笑容,森冷的说道:“不错,是你认识的人。林夫人的女儿,当今皇帝的宠妃。凤贵人今日早上就已经故去了。”

江沅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的难看。

虽然她也是想到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那个从未谋面的“姐姐”。

景世子说的极其的简单。

可江沅也猜到了其中的缘由。

林妃的儿子是六皇子。夺嫡的声音最高的。

景贵妃的儿子很小,或者说是要有夺嫡的心思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母家是铁帽子王,掌管着天下的大半的兵马。而今又是和镇国公府结亲的,就等于说是军权已经大半在握了。

要支持的话,也是可以的。

而如今,用一个小小的下人来试探文国公府的口风,是不是太心急了!

江沅很快的就猜到了其中的缘由。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既然已经知道了原因,怎么也是要有一个应对的策略吧,要不然到时候真的会很被动的。

江沅最不喜欢的就是什么事都是被动的。

景世子抬头看了她几眼,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你又什么担心的?这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十二皇子来的时候,只有他自己和一个侍从而已啊!”

江沅一怔。

他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说,什么事情都已经处理干净了。也是在告诉她,以后,没有乳娘,只有那个侍从了。

最主要的是,要管好自己的嘴。

最重要的是宫里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了,文国公府的人要谨言慎行。

可她的心思又被景世子的另一句话给引了过去。

林妃。

林夫人的亲生女儿。

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在林夫人身上得到的那一丁点的母爱也是因为这件事而变的更薄了。

江沅不想要失去这样的母亲。

心知肚明的会帮自己的女儿的……

江沅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车已经到了镇国公府的门口。

榕溪先下了车,然后扶着江沅又下了车。景世子随后在子衿的帮助下也下了车,一拐一拐的走了进去。

镇国公府的宋王爷正坐在正屋的椅子上等他们。

江沅先是和景世子给宋王爷见了礼,才站起来和宋王爷说了会儿话。

宋王爷满脸惊奇的看着景世子:“你这是怎么了?前些日子我看你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景世子笑的一脸的无奈:“唉,没有办法啊!可能是有人嫉妒我天生的完美,硬是让我变成了这样。”又低声在宋王爷的耳边说了一个人的名字:“江活简。”

宋王爷笑着摸了摸下巴上不多的胡子,别有深意的点了点头。

江沅很是奇怪,看了周围的一圈,也没有看到江煦涵:“父亲,哥哥怎么没有出来?”

“我真是管不了你这个哥哥。”宋王爷摇着头,满是无奈的说道:“自从你出嫁开始,他就一直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连饭都是小厮送进去的,我去了几次,他都不肯出来。这小子的脾气也当真是太倔了些。”

言语间竟然有几分欣赏的意思。

江沅也是笑着说道:“没错。哥哥的脾气向来都是喜欢钻牛角尖的。过会儿我去看看,或许能好些。”

心里却是不断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这多时间事情这么多,或许让他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江煦涵太单纯。

下人很快的准备好了一桌子的吃食。

这桌子上的食物基本上都是江沅喜欢吃的。

江沅的心里很感动。

她只不过在家里住了那么几天而已。宋王爷竟然将她的喜好摸的一清二楚,宋王爷的心太细了。

宋王爷高兴的拉着景世子喝酒。

景世子也难得的陪着宋王爷喝的如此的尽兴。

江沅趁机去了江煦涵那里。

江煦涵见有人进来了,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句:“滚出去!”

“哦,竟然有人让自己的亲生妹妹滚出去。”江沅笑着打趣着江煦涵,笑着说道:“哥哥,你最近怎么这么清闲呢?没出去看看么?”

一听是江沅的声音,躺在床上的江煦涵赶紧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尴尬的整理着自己的房间,讪讪的笑了笑:“你回来了。”

“嗯。”江沅笑着点了点头。等着他说下半句。

可是过了半天,他也一句胡没说。

江沅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喝着下人刚刚端上来的茶,轻轻的吹走上面的浮沫。

江煦涵低着头。一肚子的话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你都知道了。”想了半天,江煦涵还是决定从江府的事情开始说:“……江老爷来过了,大约是说了什么,让父亲很不高兴。……连姨娘想要见你,可是让我给推了……既然离开就不应该有任何牵挂的。

江活简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大太太只是将他送到了杭州。

江乐言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江老爷未免太过分了点,怎么会拿母亲和你的嫁妆给她做出嫁的嫁妆,这能说的过去么?!这怎么可以?!

还有,就是我想不通。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值得大家争抢的地方,可为什么最近总是有人不断的邀请我去这里,去那里……”

“你去军营吧!”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江沅就打断了他将要说的话:“你应该清楚的,这是为什么。如果你想要过这样的生活,你依靠的只能是镇国公府,而镇国公府只是一个名,而无权;如果你不想要过这样的日子,就远离京城的一切,去军营吧。得到一份军功,或许能得到皇帝的重用。”

这话宋王爷也是这样说的。

江煦涵惊讶的看着她,竟然和宋王爷说的一模一样。

“你不必惊讶的看着我。”江沅笑了笑,好像是看透了他心中额想法一样,又继续的说道:“宋王爷看的肯定比你我都远。有些事情,能躲就躲是最好的,有只羊的机会要懂得珍惜。至于我,你不必担心,我会活的很好的。”

江沅自始至终都是笑着的。

江煦涵烦躁的心也因为她的几句话而有了方向。

江沅在出现的时候,身后跟着已经好几天没有出来的江煦涵。

宋王爷只是瞥了一眼,又继续和景世子喝酒去了。

景世子假装不知道什么事一样,拉过江煦涵就开始敬酒了。

几个人喝的醉醺醺的。

江沅笑着看着眼前和乐的画面,心里高兴的不得了。这才是一家人么!假如要是没有那么多烦心的事情就是更好了!

由于高兴,也是喝了几杯的酒。

榕溪站在后面,给江沅倒酒。看她喝的这么起劲,忍不住的劝了几句:“世子妃,少喝些,当心明日早上起来之后会头疼的。”

“没事的。”江沅喝的已经有些醉意了,又端了一杯酒,“今日难得的高兴,我在喝些也是无事。”

榕溪你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只能在一旁伺候着了。

男人们总是会说些朝政上的事情。

江沅听的头疼,就让榕溪扶着回了屋。

景世子什么时候回去的,江沅都不知道。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果然是榕溪说的那样,头疼的要命。

榕溪端着早已经熬好的解酒汤,递给了她:“世子妃,昨日文国公府那边传话来了。”榕溪一边给她收拾穿戴,一边说着刚刚听到的事情:“……是江府的人,去了府上。大约是想要您手里的东西。”把首饰盒里的东西又在头上比划了半天,觉得满意了才又继续说道:“来的人是绣莹。”

江沅的手只是顿了一下,又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榕溪以为她会说什么,最后也什么也没有说。

“小姐,你打算怎么做?”榕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绣莹和连姨娘一起来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沅仿佛没有听见榕溪说话,只是和榕溪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等会儿世子爷醒了,告诉厨房去准备他最喜欢吃的东西。”

榕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去了厨房。

景世子早就醒了过来。

等到榕溪出去了之后,江沅才笑着看着她说道:“你起来吧!偷听人说话可是不好的。”

景世子的脸上露出几丝笑纹。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早就知道了。”

江沅笑着点了点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