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武侠 > 一剑灭世>

更新时间:2019-03-30 13:00:02

免费小说一剑灭世全文阅读 一剑灭世全本小说 连载中

一剑灭世

武侠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夜慕晨分类:武侠

“凤九

精彩章节试读:

“凤九!”姬常瑞的眼睛睁得浑圆,发出一种特别尖锐的叫声,“剑庭要跟龙皇圣朝开战吗?本王问你,是不是要开战!”

天知道这里头藏了多少的惊慌。在凤九初来时,还并没有这样,现在是深刻感受到威胁了,就难免很失态。一个野心家很是处心积虑地去活,然而终于活不了,就歇斯底里起来,总觉这世道荒谬而且可笑。

为什么要这样打击一个努力的人?

剑境已统治这院子。

超出燕离的想象,他们几个,完全没有出手的余地。

毕箐一死,已没有人敢动,没有人敢去尝试体验凤九的反击,剑境在上,更无任何偷袭的可能。

“我是剑庭,你不是龙皇。”凤九身形都未动,就有难以计数的剑气飞射出去,如星光与星光碰撞而迸溅出来的余丝,只一闪就消失不见。

姬玉朗和姬玉章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颈子忽地一痛,便是一阵的天旋地转,连同他们身边的数目很不少的护卫,人头便即落地。

这些个人头,咕噜噜滚了滚,就不动了;仿佛这一滚,便是他们的生命的余烬。

“你跟剑庭,全都不得好死!”姬常瑞蹬蹬倒退,满面狰狞,而且怨恨,而且恐惧,一面大声诅咒,一面释放保命绝技,试图从这逃离,但被紧随而至的剑光斩中,直到人头落了地,鲜血才喷涌而出。

燕离第一次见识了凤九的狠辣,说是杀姬常瑞,但连其子女都不放过,看来很是信奉斩草要除根的真理。

最后轮到姬玉珊,她仿佛已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有一种解脱,还有一种恐惧,瞪大了眸子,最后无声地望向李征君,似乎张口说了什么。

“住手!”李征君一声暴喝。

“大师兄先停一停,看他说什么。”燕离忽然很有兴致。

凤九依言停住,也去看李征君。

李征君来到姬玉珊的面前,神色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丰富,仍如先前那样木然。木然就是:没有爱也没有恨。

“李大哥……”姬玉珊含泪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么?”

“记得一些。”李征君道。

“我第一眼就被李大哥的英武大气所吸引,总觉像李大哥这么样的人,只有天上的仙女才配得上……”姬玉珊的蓄在眼眶里的泪水,恰到好处地流了下来,“李大哥,如果有来世,我再补偿你对我的好……”

说罢不知从哪掏出一柄短刀,猛地扎向自己小腹;但眼角余光,像磁石一样盯在李征君身上。

然而李征君还是木然看着。

短刀到了半途,就停下了,姬玉珊冷凄凄地一笑,自暴自弃地丢了,然后敞开床单,挺着胸膛说:“来啊,我欠你的,现在还给你,你有种就给我一枪,然……”

那九节长枪在她话没说完之前,就“嗤”的捅进去了。

她低下头,难以置信地望着被洞穿的伤口,无论对象,伟大崇高而且圣洁的生命,就从这处流失,进入到虚无缥缈的境界,不再被她享有。她艰难地抬起头,又惊又怒地瞪着李征君,不敢相信他真的会杀自己。

李征君面无表情地道:“我哪怕爱你,也由不得你糟践,何况我已不爱。”

“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姬玉珊眸子里的怨恨的光渐渐黯淡,最终湮灭于无,这用了二十年才长成的曼妙玉体,自食了恶果,终至于腐烂了。

“好!”燕离心生畅快,忍不住发出喝彩。不值得爱的人就立刻放手,而且你敢对付我,我就立刻报复。他第一次认识到:爱跟恨,也能如此的简单粗暴。

其他人都没有他的经历,自然无法对他的心情感同身受,更多的是觉得莫名。不过,只要结果是好的,其他都无所谓。

李征君拔回了枪,甩去血迹,不再看一眼,大步离去,在门洞处拐个弯,不知对谁地说:“欠你一个人情!”说毕如大鸟纵起,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

黄少羽很失神,总觉得有些不真实,被燕离踢了一脚才醒悟过来,连忙去收了姬常瑞父子女的人头,用了那张床单裹住。那床单是白色的,被染红了一个面,远远地看,好像一大块还没切的祭祀用的被唰了一面猩红的年糕。

回到战场,但那些府兵们还依照着姬常瑞的命令,将平民驱赶,这时连城楼都已占满,连一片衣角都挤不进去。

燕离对余秋雨道:“秋雨,把那些府兵驱走,遣散此处民众。”

余秋雨点了点头,带着余下几个天剑峰弟子去了。

燕离从黄少羽手中接过那四颗人头,对他说道:“你先回绿林众的营地,我稍后就来。”

黄少羽知道他是要自己避开李苦,以免发生别的意外。他点头应下,然后迟疑着喊道,“龙首,小心。”

燕离知道,从此刻开始,他们的身份已然产生了根本上的变化。他拍了拍黄少羽的肩膀,道:“我会让绿林众更加强大!”

黄少羽稍感安慰,当即从另一个方向出城去。

燕离和凤九对视一眼,各自点头,提气纵身,借了密麻麻的人头,在惊惶的叫声中,飞越过了人潮,又登上城楼,在城墙上立住。

“师弟来吧。”凤九道。

燕离也不推让,深吸一口气,然后高声喊道:“峰主,李苦前辈,且快住手,姬常瑞人头在此,您二位再无争斗理由!”说着将人头倒到了城下去,咕噜噜地滚在大众视线面前。

“是景王殿下……”有民众骇然叫出了声。

“景王死了,”有民众开始喜悦,“我们得救了……”

懂得意思的,即使还拥堵着,也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

无法用言语注解的剑境之中,激烈的争锋得到了缓止,原本的将要裂变开的天空,暂时的静止住。

二者的身形才显出来,如有无形台子承着,各据天一方。

二人都往下望,看到燕离跟凤九,苏小剑便落到了城墙的高度,笑着说:“燕离,我记得你应该要带小芙儿去牧野求医的,怎么也来了?”

“参见峰主。”燕离拱手行了个礼,“本来确然要去牧野,然而听说燕子坞遭到袭击,就来了。目今一个手下被李血衣抓走,要引弟子去天上京救人,弟子力有不逮,听说大师兄在此出现,就赶来求援,未料峰主也在。”

“哦?”苏小剑眉头慢慢地竖起来,“事毕详细讲给我听。”

“固所愿。”燕离说着,转向那李苦,一看面貌,果然是苦道士,定了定神,抱拳道,“前辈,您应该是在下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擅隐藏的高人。”

李苦带着一贯的讥笑,说:“我现在不过飞在空中,就成了高人,你也跟世人一样,带着愚蠢又单薄的偏见。”

“这固然是的。”燕离道,“然而在下现在还弱小,不带这偏见,怎么活得下去?”

“有些人顶天立地,不也照样活?”李苦道。

“所以在下只指自己。”燕离道,“别人的怎么样活,却是与我无干的。”

“哼!”李苦的视线慢慢移到苏小剑身上,“这胜负,你是不争了?”

苏小剑平静说道:“现在我要求个真相。”

李苦冷嘲地道:“答案若非你所想,才要争?你简直是个圣母,不像个剑客。”

苏小剑不以为意道:“我不想耽误你脚步。何况若如我所想,你我目标兴许是一致的。”

“真相?”李苦脸上突然泛出恶意的笑容,“你想知道,我便偏不告诉你,除非你打败我。”

苏小剑微微地笑了起来,道:“你不告诉,我自己调查便是,正巧要去一趟天上京。”他的出手的理由已然失去,何况心里已隐隐猜到真相。

原本的争锋相对的剑境,在他的退步之后,便慢慢地收缩。

给燕离造成的强烈的压迫感,才渐渐消去,他才松一口气,心脏斗然被什么箍住,瞳孔缩成针状,呼吸都已停止。

突如其来的巨大动静,终止了交谈,他眼神的余光瞥见,四面八方都有石柱破土而出,漫漫延伸近十里方圆。

当然,十里这个数字,也是他推测,只是觉得非常庞大,几乎占了半个华阳城。

出现得毫无征兆,紧跟着他就被人用手提走。

他能听到很粗重而且苍老的喘息声,紧跟着是三声“砰砰砰”的脆响,像有三面镜子被打碎,他看到苏小剑,李苦,凤九三人从不同的方位出现,落到孤单一根的巨柱上,充满杀机地望过来。

“放开他!”苏小剑的嗓音倏然变得凌厉无比。

很粗重且苍老的喘息声掐紧了燕离的脖子,“苏小剑,我命令你,即刻杀了李苦,不然,老夫就让你藏剑峰的希望之星,立即陨落!”

无法形容的力量注入体内,燕离连痛叫都发不出,猛然醒悟,这身下的是神境。

这个人是谁?

“先生,不,班昭,我料不到,你竟是越活越可笑。”李苦的脸上没有什么惊讶或苦涩,很平静地说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