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 > 风云天子>

更新时间:2019-03-31 09:00:03

完整版小说风云天子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风云天子

历史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非柒月分类:历史

“伯父,大事不好了

精彩章节试读:

“伯父,大事不好了!”马岱策马直接冲进了太守府,连什么通报之类的全都免了。

也幸亏这些守门士兵认得是马岱,要不然整个太守府早就调兵把他包围了。

马岱来到马腾的卧室前,与其说是翻身下马,还不如说是从马上摔下来的。

马腾刚和自己的爱妾云雨了一番,这时候还在回味刚才的销魂感觉,却听马岱在门外大呼小叫,不由得不悦道:“你来干什么?大半夜的,不是让你盯着天风楼吗?”

“就是天风楼出事儿了!天风楼着火了!伯父您快去瞧瞧吧!”马岱在外面焦急的道。

“什么?着火了?”马腾一骨碌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赤着上身,穿着一条短裤就奔出了大门,“走!”

马腾出来的这么急,一方面是担心刘协的安危,一方面也是因为心里有所怀疑......是不是刘协发觉了自己软禁他,故意放火,想要趁机逃跑?

不多时,天风楼这边的西凉铁骑,就看马腾光着膀子穿条裤子,策马狂奔而来。

此时,天风楼的火势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三层,而且似乎还有向二楼蔓延的架势。虽然有不少士兵正来回奔跑提水救火,但是这附近的水源本来就不多,四百西凉铁骑空有人力,水源不足也只能望着大火徒呼奈何。

马岱从马腾身后闪出来,看了一眼那一百名被大火烧的满脸黑灰,狼狈不堪的救人队伍,沉声问道:“人呢?里面的人救出来了吗?”

“旁的人都找见了,但是......没有发现天子。”一名西凉铁骑弱弱的回到。

“废物!”马岱怒道,“你管那些旁人的死活做什么?我让你们救的是天子!他要是在这里头被烧死了,我告诉你,咱们谁也别想好!”

马腾却出奇的冷静:“好了,你也别怪他们了。咱们那位天子要是想躲起来,谁也发现不了。我明白他的意思......今天的事儿你们不必自责,火是他放的,他的目的就是要见我。我不知道他想跟我说什么,但是......既然如此,我去稳住他也就是了。”

说完,马腾抢过一桶水浇在自己身上,便向着天风楼内冲了进去。

“伯父......”马岱还想劝两句,马腾却已经进了天风楼,马岱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照顾好我伯父,我去跟我堂哥说一声。”

马岱口中的堂哥,自然就是马超。

一楼二楼火势都不太大,马腾一路直奔三楼,那原本刘协居住的房间早已经烧的不成样子,门已经被西凉铁骑撞开,但是房间内,却一个人都没有。

马腾只能大喊道:“陛下何在!马腾前来救驾!陛下何在!”

马腾喊了两声,却听身后刘协的声音道:“马将军,你到二楼左边的第一间客房来。”

马腾回头看,却没有一个人影。

马腾知道,这肯定是刘协用隐身法隐去了自己的身形。看来自己所料不差,火就是这位天子故意放的,而且他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马腾又转身下了楼,二楼第左边的第一间客房无风自开,刘协就坐在桌子前,静候着马腾到来。

外面的火光,周围士兵惊慌的吼叫,在这一刻全都成了背景。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马腾和刘协两人。

两人之间,似乎连空气都为之凝固,似乎连时间都静止不动。

马腾走到桌前,俯视着刘协:“陛下好大的‘火气’啊,是在责慢臣招待不周么?”

“瞧你,怎么脸上全都是水。”刘协却笑着地上了一块手巾,“来,赶紧擦擦。”

马腾接过明黄色的手巾胡乱抹了把脸:“陛下,你到底想做什么?”

“是这样......”刘协道,“你先做,听我跟你说.....”

“到底怎么回事儿,还请陛下不要卖关子!”马腾声音变得狠厉起来。

“我跟你说啊......”刘协道:“所谓宝日者,谓支干上生下之日也,若用甲午乙巳之日是也。甲者,木也。午者,火也。

乙亦木也,巳亦火也,火生於木故也。又谓义日者,支干下生上之日也,若壬申癸酉之日是也。壬者,水也。申者,金也。”

“什.....什么?”马腾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刘协念的都是什么东西,但是随着刘协的声音,马腾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弹不得了!

刘协的声音还在继续:“癸者,水也。酉者,金也,水生於金故也。所谓制日者,支干上克下之日也。若戊子己亥之日是也。戊者,土也。

子者,水也。己亦土也,亥亦水也,五行之义,土克水也。所谓伐日者,支干下克上之日,若甲申乙酉之日是也。甲者,木也。”

马腾的额头上冷汗已经流了下来,刘协放火究竟是要做什么,他想过很多情况,却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情况的出现 。

难道说......他是想让自己动弹不得,活活烧死在这天风楼里?

“杀了我,你也没好处......”马腾最后挣扎道,“我死了,整个西凉都会是一片混乱,你以为凭着你天子的身份就可以掌握全局了?做梦!这里的羌人没人会服从你的,你只能倚重我,要不然你连最后的退步都没了!”

刘协完全不为所动,咒语还在继续:“申者,金也。乙亦木也,酉亦金也,金克木故也。他皆仿此,引而长之,皆可知之也。”

“好了好了,大不了你提个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马腾道,“你说吧,是出兵汉中也好,是归还玉玺也好,你放开我,咱们都好商量。”

事到如今,马腾不得不选择妥协。不过他心里想的自然还是先虚以委蛇,度过眼前的危机。危机过后.......自己要收拾这小子,也有的是手段。

只可惜,马腾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刘协自顾自的闭着眼睛念着咒语,就好像完全听不到马腾在说什么一样。

终于......

“入名山,以甲子开除日,以五色缯各五寸,悬大石上,所求必得。又曰,入山宜知六甲秘祝。”念到这里,刘协猛然睁开双眼,二目之中骤然绽放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之后,刘协一字一顿,念出了最后的咒诀:“是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轰——!”

顿时,马腾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