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武侠 > 浮沧记>

更新时间:2019-04-12 11:30:08

浮沧记全文完整版 浮沧记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浮沧记

武侠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锦翛分类:武侠

刺耳的剑器交错声音。 翻腾的火焰灼烧声音。 扭曲的头颅,狰狞的面容。 鼓点,血液,箭矢......一道一道,从萧布衣耳旁,眼前,面颊划擦而过,眨眼即逝。 但他不眨眼,单手攥着一杆造型古怪的大枪,笔直而行,左手持剑,顺延身子两侧,劈砍已成麻木。 马蹄踩

精彩章节试读:

刺耳的剑器交错声音。

翻腾的火焰灼烧声音。

扭曲的头颅,狰狞的面容。

鼓点,血液,箭矢......一道一道,从萧布衣耳旁,眼前,面颊划擦而过,眨眼即逝。

但他不眨眼,单手攥着一杆造型古怪的大枪,笔直而行,左手持剑,顺延身子两侧,劈砍已成麻木。

马蹄踩踏尸山血海而过,掠过倾开之后重若万钧的青铜巨门,穿过轰然倒塌的洛阳城头。

那杆大枪,枪头如同一座皇冠,枪身裹着一层染上腥红的黑布,像是裹枪布,但远远厚重的多,萧布衣攥着枪杆后半段,枪尖被厚重的黑布裹住,一根纤细的红绫缎捆缚而住,那根红绫用力很深的裹绕了两圈,凸出大枪枪尖,将黑布与枪身一同兜住。

大枪的枪身被他架在腋下,整个人势如破竹,九流之术当中,儒术虽是最顶尖的术法,却并非世间一等一的杀伐之术。

萧布衣冲阵艰难,却一往无前。

虽千万人......吾往矣!

城外的战况无比惨烈,后续的齐梁大军不断续上,大魏的最后一战,洛阳的禁军厮杀奋勇,奈何四面楚歌,齐梁的主力并不从南门轰击,而是左右两侧突发猛力。

正门撤力的那一刻,萧布衣便领着自己的五千精锐正式冲阵。

没有大雪,没有大雨,甚至没有大风。

战马奔跑起来,耳旁是胜利到来的怒嚎。

洛阳城的青铜巨门打开。

他率骑第一个冲入了洛阳城。

在西域与阎小七拼死一战,如今尚背负重伤的翼少然骑马紧随其后。

四周是冲天的喊杀声音,无数的咒骂,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

马背上狂乱砍杀。

剑断了,换腰侧凉刀。

刀钝了,抢夺死者兵器。

战马被人砍去后蹄重重摔倒在地,萧布衣同样滚了出去,他咬牙嘶吼一声,将腋下的“大枪”插在地面之上,枪杆底部震出无数土石碎屑,他双足踩踏地面,身子停住,四周前后是数不清的黑袍修行者。

森罗道殿会成员。

从南线打来,每一场战争,他都打的无比谨慎,哪怕是急着快速推进,早日抵达洛阳,也没有丝毫的心急。

可为何今日,最后一战......如此冒进?

萧布衣看着把自己层层围住的森罗道殿会成员,他重重抹了抹脸,轻轻笑了笑。

三丈之外,密密麻麻、

三丈之内,无人敢先进一步。

萧布衣缓缓卸下勒紧枪身的那截猩红绸缎,然后双手绕后,将红绸缎缠在了自己的额前。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低声笑道:“哥,布衣......带着‘烽燧’进洛阳了。”

下一刹那——

大布拉开。

血液崩出。

一名森罗道成员来不及后撤,瞳孔收缩,眼珠凸起,整个人被拉开枪布的大戟戳中,那杆大戟,通体如燃幽火,印刻有“烽燧”二字,是世上不可多得的兵器。

枪身被素黑布衣的萧无羡攥住,他目光冷冽,盯住前方,面无表情,嘴唇轻轻颤抖,猛地扭腰提胯,大戟重新重重跺回大地。

半截身子在空中飞舞。

血液横飞。

时间仿佛慢了下来。

三丈之内,森罗道殿会的成员拥了进来,面色狰狞,手持刀枪剑戟,奔赴一人而去。

裹枪的黑布尚在空中。

萧布衣一手抬起竖在胸前,中指食指并拢,儒道两抹青芒流转之后汇聚到指尖之处。

“煌煌天威......如有雷霆!”

黑布被大风吹起,用来裹枪的内侧,一张又一张的大红符箓紧贴黑布,迎风而颤,符箓表面开始滚烫流淌一笔一划,于是轰然大作的风声,带上了一抹肃杀意味。

每一张符箓之上,都印刻着一个字。

“雷。”

数以百计的猩红之雷,密集炸响炸响在沙场之上。

一人一戟,穿梭在洛阳城内,戟尖所在,儒术道法引动雷霆,炸碎黑袍身躯,将拦在萧布衣面前的森罗道殿会成员直接劈砍成为两半,这道肃杀黑衣,就这么孤勇的前行。

当年书生。

今日烽燧侯。

那柄烽燧迎风而斩,怒吼连连。

有人临走之前,把它忘在了兰陵城中。

烽燧本以为,它很快就可以和主人再一次见面。

只是兰陵城一别,鹿珈镇大火之后,便是永无机会。

萧布衣那张俊气儒雅的面容,杀至此刻,已是狰狞。他忘了身处何处,不知前方何人,只知前行,递大戟,送雷符,胸膛盈沸火焰,不能止息。

临战之前画了共计一百七十三张雷符,张张滴血,字字诛心。

直到再一次催动儒术,道法,戟尖再无响应。

他才恍然发觉,雷符已经用至殆尽。

不仅仅是雷符......自己体内的元气早就已经干涸,反复取用,不知疲倦的索求,已经透支了数回。

从洛阳城外,杀至城内,再到青石街面,森罗道的成员仍然不见尽头。

但整个世界,却忽然安静了下来。

洛阳城的城头半塌,碎石在地面震颤,大魏的一名军士,砍断了马匹的前蹄,一阵厮杀肉搏,到了此刻,手中的长刀已经抵在了齐梁骑兵的脖颈之上。

他面前的碎石开始跳跃,整个洛阳城的地面都开始波动。

一颗又一颗的碎石。

整个洛阳城。

所有人。

头顶之上,拥来了一片阴翳。

所有的碎石,在微微的停顿之后,开始向着那片阴翳涌去。

那是一柄......巨大的黑剑。

洛阳城最高的是外城的剑阁,峥嵘而崔嵬,六棱角型节节攀升,到了顶楼,可以俯瞰整个洛阳。

那柄巨大的黑剑,由一缕又一缕的漆黑剑气所拼凑而成,倒悬在剑阁之前,剑尖向下对准大地,足足有半个剑阁之高。

那柄巨大无比的漆黑长剑成型之后,便开始缓慢向上腾空,一层一层的贴近剑阁上掠,直至升到了剑阁顶楼,速度开始放缓......最终,剑尖悬停在剑阁最高之层。

于是所有人,目光都挪向了那里。

......

......

剑阁的楼顶,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莲衣猎猎。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

他的声音通过元气,清楚的传递到如今尚在洛阳城内,每一个人的耳中。

“以武犯禁......是江湖大忌。”

他站在剑阁最高处,洛阳最高处,低垂眉眼,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

“但我干预了天狼王城的战争。亲手杀死了宁风袖。那一场战争,从宁风袖死的那一刻起,准确的说......从城门被我攻破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悬念了。”

站在剑阁高处的小殿下,手里似乎拎着什么,但他站得实在太高,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拎着什么。

“我说这些,不是想羞辱宁风袖,也不是想羞辱大魏的任何一个人。”他平静说道:“战争就是这样,齐梁有我,北魏没有。只要你站得够高,你就可以把江湖,庙堂,全都踩在脚下......就像现在这样。”

不见他如何用力,只是轻轻一跺脚,剑阁一颤,整座洛阳城,四座城门轰飞而出。

只要你站得足够的高,就可以把江湖,庙堂,全都踩在脚下。

所有人都怔怔看着站在剑阁上的那个年轻男人。

易潇说道:“我可以用很多种方法......结束这场战争。我站在这里,只需要任由面前的‘因果’落下,一个人就可以终结北魏的皇都,这座千年古城,在我看来......不堪一击。”

那柄巨大的黑剑,被他轻轻点指,触碰在剑面之上,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漆黑剑气,开始疯狂的溃散。

一道一道拼凑出巨剑的剑气,在此刻如游鱼般快速掠开,奔赴一人而去,剑阁上空,密密麻麻的黑色围绕如龙卷,将小殿下的两道袖袍充满,最后在十数个呼吸之内消散殆尽。

“我敬佩北魏每一个人的视死如归。”

“也尊重你们的壮烈之志。”

“但是你们是否想过......这样的牺牲,是否值得?”

易潇轻轻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他的脑海当中,闪逝着在洛阳小皇城内的最后景象。

那个男人的最后嘱托,在自己看来,竟然有些戳人心弦。

易潇缓慢抬起他手中拎着的“东西”。

那是一颗人头。

“你们的皇帝......准备牺牲洛阳城内的三十万人,妻子亲人......舍弃所有,换他一条性命。”易潇缓慢开口,一字一句,不带感情:“他把大魏拱手让给了齐梁,只求兰陵城给他一个在南海终老的机会。”

城头底下,轩然大波。

“这场战,打到现在,胜负已经定了。”易潇平静说道:“齐梁的后援会越来越多,洛阳城的兵力会越打越少,这座天下......姓甚名谁,尘埃已定。”

“我只杀了一个人。”

“这个人,亲手杀了当年的兄弟黎青。”

“这个人,逼走了江轻衣,为妖族拱手送上了西壁垒。”

“这些年来,森罗道杀了多少无辜之人?”

“不仁不义,妒才嫉能,软弱无能......”

易潇扬起那颗头颅。

他轻轻问道:“我杀了这个人......是想问问你们,这样的一个人,把洛阳城,北魏,全都卖掉的人。”

“值得你们......为他卖命吗?”

有北魏的将士,怔怔站在原地,拎着刀剑。

易潇说道:“若停下刀剑......那么。”

他松开头颅,那个男人的脑袋,从剑阁最高处坠落。

除了易潇,没有人看见,他临死之前,嘴唇还带着一抹笑意。

是对这个世间的嘲讽。

洛阳北门。

抱着婴儿站在原地的黎雨,看着剑阁上的易潇松开手,那颗头颅就此坠落。

周围几人拉她不动。

女子泪流满面,声音沙哑,喃喃说道:“不......他不是,这样的......”

洛阳城内,有人丢下了刀剑。

啪嗒一声。

头颅落地,血花溅开。

站在剑阁顶楼的男子,深深吐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出四个字。

“天下,大赦。”

......

......

{PS:虽然我很佛系,虽然快要完结了......但怎么一条书评都看不见?写得这么好,给个好评(月票)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