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武侠 > 浮生谱>

更新时间:2019-04-13 14:30:06

完本小说浮生谱推荐 浮生谱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浮生谱

武侠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琉璃汀雪分类:武侠

仙羽虽素来高傲,除偶然之间放了陈怜生入眼入心,这人间万里,实是无任何神魔凡人可入她眼。 但此时面对那紫衣女子,亦不得不冷静,心中亦有几分骇然!破体炼魂并非了不起的事情,上古九国之神已可破体练就不灭神魂,以此超脱六道之力的束缚,不入轮回。 但

精彩章节试读:

仙羽虽素来高傲,除偶然之间放了陈怜生入眼入心,这人间万里,实是无任何神魔凡人可入她眼。

但此时面对那紫衣女子,亦不得不冷静,心中亦有几分骇然!破体炼魂并非了不起的事情,上古九国之神已可破体练就不灭神魂,以此超脱六道之力的束缚,不入轮回。

但无论多么强大的不灭神魂,亦未听闻过能抵挡六道之力,因当初仙羽创造世间万物生灵,便是已六道之力聚魂,已死生双目赋予肉体生命,以此而成生灵!若是神魂,不可能在仙羽这般强大的六道之力下,仍是不散!是以眼前这个紫衣女子,绝非普通不灭神魂。

仙羽已然看得清楚,眼前的紫衣女子虽是不灭魂体,并无肉身,但却有磅礴生命之力,那女子与其说是在炼魂,不如说是在练就一具真正的不死身......那便是已奇特法门炼成如今这具奇妙魂身,再已此魂身融入天地万物,天地不灭,神魂不散,是以令仙羽的六道之力,真个不能打散一具魂身!

如今凡人,竟已这般了不起了么?竟能想出这样一个天荒夜谈般的法子,还找出了法门,炼了这么一缕三魂七魄同在,融于天地间的不灭魂身!

仙羽不得不惊,因这个法子,便是她也不曾想过,但确确实实,是可以做到的,这紫衣女子做到了,且做得很好,好到连创造万物生灵的六道明尊亦奈何她不得......

那紫衣女子声音缓了一些,亦柔了一些,继续道:“世间不可能有人是明尊的敌手,我亦不能!寻了歪门邪道,炼了具幻魂身,侥幸之下,令明尊奈何我不得,但亦仅仅是令明尊奈何不得我,我无半分能力威胁于明尊,我从未想过与您为敌,因我亦从未想过明尊会再次临世......我不是您的敌人,亦没有资格做明尊的敌人,明尊能否冷静一些,你我皆莫做徒劳无功的事情。”

仙羽皱眉站在原地许久,那紫衣女子所言不虚,她无死生双目之力,断然是奈何不得那紫衣女子的,与其对峙又是何必?心中想通,便立刻蹲下身将陈怜生抱在怀里,急切道:“陈怜生,你怎样?疼不疼?”她话语中满满都是担忧和关怀,右手抬起,手心立刻聚起白色光华,欲以修为治疗陈怜生的伤势。

陈怜生见此忙握住仙羽右手,忍着疼痛笑道:“你别激动,我没事的......她都说我过几天便好,你何必用这神力修为?这里美如画卷,多待几日便成!”

仙羽心中一酸,陈怜生此时此刻仍不愿见她使用自己的力量,即便受伤亦不愿,她心中明白,陈怜生一心一意只想仙羽做个简单快乐的凡人......她手中光华淡去,紧紧握住陈怜生的手,回头狠狠看向那紫衣女子,寒声道:“你们人间不是讲个恩怨情仇么?我们认也不认识,你为何莫名其妙伤他!”

她话音之中的怒意无需质疑,若仙羽能杀那紫衣女子,毫无疑问,那紫衣女子早已灰飞烟灭......

紫衣女子语气依然平静道:“明尊见谅,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东西罢了!”

仙羽心中更怒,道:“有什么疑问不会开口问么?我创凡人之身是没有给你嘴么?出手便伤人,你便期待我永远寻不回死生双目吧。”

紫衣女子丝毫没有畏惧神色,脸上挂着温柔笑容,平静道:“自己确认的,总比听来的准确!我一惑明尊身份,明尊您是不应该再出现在这个世间的,我见了,难免疑惑。”她的目光又落在陈怜生身上,继续道:“我二惑这位公子的身份和他与明尊的关系,曾经的天地主人,怎还会与凡人同行?如今看来,无论我多么不敢相信,明尊不但与凡人同行,这个凡人......还对明尊极为重要!”

这样的说辞倒是没有问题,如今世间已然少有人知晓六道明尊,这紫衣女子能将三魂七魄练成如此境界,知晓六道明尊倒也不让人奇怪了。她定是知晓六道明尊的故事的,是以陡然见了仙羽,心中哪能不奇?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神,再次出现在人间,她心有疑惑自是应该。但这份疑惑,在她看到陈怜生后,便更加巨大......

一个曾经因为信任了凡人,而被封印于镇神晶棺中无尽光阴的神,怎会与凡人同行?是以紫衣女子便动了动手,出手伤了陈怜生,一为确认仙羽的身份,二为确认陈怜生与仙羽的关系。

如今确认了,仙羽确为六道明尊!而本不该再次信任凡人的仙羽,如今不但信任了凡人,似乎比上一次,信得还好深沉......

仙羽嘴角一勾,那是一个冷冽的笑容,话音中仍是怒意腾腾,道:“所以你确认了,想要做些什么?”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地方,那紫衣女子为何要确认仙羽的身份?且不惜得罪仙羽。

紫衣女子只是怂了怂肩,诚恳道:“说来明尊定以为我在骗你,但我仍然只有这般回答,我并不想做什么,便是出于好奇,确认一番而已。”

仙羽虽心性简单,但却并不笨,反倒非常聪明,这紫衣女子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只怕不仅是她,换做任何人来,此时都不会相信。

仙羽冷笑道:“随你说吧,反正此时我亦奈何你不得,你亦莫想再伤陈怜生!”她话音落下,与陈怜生所在的地方,登时升腾起耀眼血光,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将她与陈怜生护在其中,待得屏障生成,那血色光芒亦消散,再不可见。

若仙羽早有防备,怎也不可能让紫衣女子伤了陈怜生,若她有所防备,这世上几乎无人能伤害陈怜生!

紫衣女子幽幽一叹,苦笑道:“看吧,便是如此!我以前说谎话时,天下人皆以为我句句真诚。如今我说真话时,神和人都不再信我,我又能如何?”

陈怜生早已好奇,此时再忍不住问道:“姑娘究竟是妖是神还是凡人?终归有个名号吧。”

仙羽亦聚精会神的等待着紫衣女子的回答,虽然这个人间的神魔凡人,她可能一个也不认识。

紫衣女子眼神中忽然荡漾起异样波澜,脸上神色渐渐悲伤,依旧苦笑道:“我说我是人,公子敢相信么?可我的确是人,一个因为放不下看不透不甘心而从人活成现在这个不人不妖模样的人!至于过往姓名,不重要啦,也不想再说啦,终归都是伤情。”

仙羽眉头又皱,她能感万物心意,此时她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紫衣女子心中,充斥着伤感和后悔,是她感受过的最浓重的伤感。

便是陈怜生,亦能感觉到那紫衣女子身上透露出的浓浓悲伤,这令他戒备渐渐消散,不由自主道:“怎样的伤感,竟能让一个人活成鬼?”

紫衣女子语气复杂道:“曾经什么都想争,总觉得自己能把这世间一切都算计在自己的局中,可这局玩着玩着,有些东西被自己玩丢了,才知道曾经争的,都是不重要的,而那丢了回不来的,才是最该珍惜的......绝望不过如此,可又能如何?除了伤感,一无是处。”

陈怜生咳嗽了两声,道:“所以姑娘如今,在为了找回那丢掉的东西,布置一个更大的局么?”

将自己从一个人变成鬼一般,需要足够大的动力和勇气......

紫衣女子苦笑道:“累了,不玩了,这人间那么多人在自以为是的布置着所谓诡局,不缺我一个啦,有些东西,争不回来的,等吧......若天可怜见,那些玩弄诡局的人,会给我机会的。”

她声音中充斥着满满当当的无奈,可令人惊讶的是,这份无奈之中,亦有一份看穿世事的通透。

陈怜生觉得,这个紫衣女子过去一定有一段复杂的经历,这份经历使她有了历经沧桑后的通达,亦有着生离死别的伤感......这让她无比好奇,一个愿意为了心中执念伤感而愿意从一个人变成鬼,为何又不愿再去布置阴谋争取心中遗憾?这是很矛盾的事情!

因为矛盾,陈怜生忍不住道:“放不下看不透不甘心不是应该争么?”

这似乎才是常人最合理的心态。

仙羽确觉得她已经不怎么听得明白了,那紫衣女子后面说的话,她几乎一句也听不懂,若是她有那般重的执念,有必须争取的东西,怕是撕了这天碎了这地也要争回来。

紫衣女子声音逐渐缥缈,宛若那花香阵阵,无形无影,道:“争得多了,就发觉有些东西争不来的,这个人间很奇妙,太多自己觉得十拿九稳的事情,总会因为意想不到的变故而改变,曾经如此,现在如此,亦或这便是天命吧,该得到的总会得到,得不到的强求不得。”

这紫衣女子,此刻倒像极了一个僧人一般,话中充满禅机,不同的......乃是僧人不争不求顺其自然确也慈悲,而她却仅仅只是无可奈何般的看透。

陈怜生觉得与这紫衣女子谈话很累,因为两个心境完全不在同一境界的人,对这世间的认知和对事情的认知,完全不同,谈话自然会累,他已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回头看着仙羽,苦笑道:“与我们无关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好么?”

仙羽知道陈怜生话中意思,陈怜生觉得这紫衣女子的故事中,并无他二人,既然如此,那便不要去在意这个紫衣女子,她不愿陈怜生不开心,点了点头,回头对紫衣女子道:“你的事情我们不想听也不想管,你为何出现在百花谷中,这里似乎是有主人的,算了......不管你为何出现在百花谷中,但我们要在这里待一段日子,你能走么?”

紫衣女子微笑道:“明尊有令,自不敢违!但明尊真的觉得,你和我的故事无关么?”

仙羽一愣,疑惑道:“我认都不认识你,能有什么关系?”

紫衣女子一阵沉默,语气严肃了几分,道:“明尊似是喜欢上了一种最不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本没什么的,但明尊就没想过,放你出来的人,真的会让你这般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么?”

仙羽冷笑道:“我若不愿,谁敢左右于我?”

紫衣女子叹道:“是啊,明尊若是不愿,自是无人敢来打扰,不过这一次布局的人,似乎胆子大得出奇,放了明尊这样一个危险的存在到人间世来。正因为他胆子大得出奇,我猜他定然不会让明尊安稳如凡人般生活下去的,因为这样的明尊,不会推动他的诡局运转下去......明尊不愿意,世上自无人能左右于你,怕只怕那布局之人胆大包天,会用些手段,让明尊不得不愿意!”

仙羽也很不喜欢和这个紫衣女子说话,因为听不懂,又猜不透,十分难受。

紫衣女子继续道:“我总觉得这个世间是没有神的!因为再厉害的神,也控制不了即将发生的事情,明尊也不能,这样的话,只怕明尊便无法选择,是否参与这场由人策划的诡局可,而我与明尊会在这个诡局的何处相见,亦让人无比期待......”

她说完这句话后,身影便逐渐化为虚无,到得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便如从不曾出现过一般。

陈怜生和仙羽都是沉默许久,因为这个紫衣女子,是他们遇到过的,最为奇特的一个人。

许久之后,仙羽皱眉道:“陈怜生,你说我的力量会威胁整个人间,我也一直这么觉得,可我现在却觉得,如今的凡人,似乎比我更加危险......”

如今的凡人,已经敢为了达到自己目的,将他们不能控制的神魔放到人间。

如今的凡人,已经敢为了心中的一份执念,放弃为人,炼一缕不人不鬼的不灭魂......

陈怜生突然想起自己父亲以前的话,道:“父亲曾说,这世上最强大的功法,亦不如深不见底的人心可怕,人心为祸,防不胜防......”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