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武侠 > 绝声>

更新时间:2019-04-15 12:00:05

免费小说绝声全文阅读 绝声全本小说 连载中

绝声

武侠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沐凉烟分类:武侠

连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看着应流宁就要拿起已经洗好的瓜果蔬菜凶着他说道,“应流宁,你知不知道百病从口入啊,吃东西前先要洗手。” 应流宁不情不愿拖沓着步子跑在屋外那连城早已经为他1准备好的水盆先是洗着脸,那温热的水浇在他的脸上,让他一阵清醒,孟

精彩章节试读:

连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看着应流宁就要拿起已经洗好的瓜果蔬菜凶着他说道,“应流宁,你知不知道百病从口入啊,吃东西前先要洗手。”

应流宁不情不愿拖沓着步子跑在屋外那连城早已经为他1准备好的水盆先是洗着脸,那温热的水浇在他的脸上,让他一阵清醒,孟善!他在心地一阵呼喊,每次只要一想起她,她的心脏就好像被谁拿住了一般。这个令他忘不掉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洗好了没有?菜我炒好了。”屋内连城的叫喊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用袖子擦了擦脸,直接无视了连城为他准备的手帕快步走回屋里。

“不是吧?连城,你这凉拌白菜丝,千层白菜包,爆炒白菜丝我也就忍了,为何唯一的一个汤都是小白菜汤。”应流宁看着满桌子的白菜,其中又以中间那碗飘着几根菜叶的白菜汤最是显眼。他睁大了眼睛,咽了咽唾沫 。

“怎么样,我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好?”连城两眼放光地看着他1等待着应流宁的夸奖,继续补充道,“没有办法,白菜买多了,要是不吃,这些菜坏掉就要浪费了。你们淮南阁可没有教过你们挑肥拣瘦的吧!”

应流宁叹声气举起筷子在几盘菜上空停顿了几秒犹疑着到底要先吃那一道菜,最终想到反正是吃哪一道都是一样的便闭着眼睛随便夹起一道菜,那细细的白菜条在他最中停留了数秒便被吞了下去。

连城一脸骄傲地看着她,双手合十笑着,“怎么样,我做的这些菜和你胃口吧”?

应流宁正要点头,又怕这连城得意便只是淡然地说着,“还不赖,可以勉强入口。”

连城给了他一个白眼,但是看见他一口接着一口吃下去却是满满的幸福,自己顾不上吃只是看着他慢慢的吃。

“应流宁,这些白菜实在是太多了,我一个人实在什么吃不了,你这几天有时间便1下山来我为你做吧。”连城小心翼翼地说着看着应流宁。

应流宁筷子一顿,后来又夹起一筷子放到嘴里,彻底咽下去后才慢慢地说,“这几天不行了,我想下山去找找孟善的消息,说不定就让我找到了。”

连城脸色一僵,轻轻地挤出一抹笑,“也对啊!还是孟姑娘的事情重要,没事你去吧。”应流宁低头吃着,连城探寻似的问道“流宁,孟姑娘是有消息了么?”

应流宁放下筷子摇头,这才叹着气缓缓说道,“没有 自从三年前离去后,我再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好像她这个人已经从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人见过她,没有人听过她。我想要找她,简直是大海捞针。”

只是大海捞针,也值得试一试,他还有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可以试一试。

连城看着他紧皱的眉头有些不忍安慰着他道“流宁,孟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也许她躲在某一个地方生活的很好,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见面,我想只要我们不停的找下去,一定会找到孟姑娘的。”

应流宁笑了笑,拍着连城笑着说到,“连城,这三年来幸好有你在,否则我有些话实在不知道该找谁去说,在我心里面,……”

应流宁看着连城的脸认真的说着。

连城的心骤然紧张起来,脸上也是发烧,听着他将后面的话说下去,那应流宁一本正经地说着,“在我心里面,你是我唯一的好兄弟。”

连城的笑僵在脸上,随后才一拍手将应流宁的手打下去,一副嫌弃应流宁的样子吊儿郎当地命令着他,“我知道,不过规矩你还是逃不了了的,今天的碗还是你来洗。”

她毫不留情地腰间的围裙摘下,套在应流宁的头上帮他戴上,伸手引来他进入厨房 很是恭敬有礼地说着,“应公子有请。”

应流宁看着满是狼藉的厨房不免认栽,这连城做饭是好吃,可是这样将厨房叫了个天翻地覆实在是她的本事。

在厨房这边,连城打开窗户,洗着碗的应流宁看到这已经有些含苞待放的莲花不由失了神,连城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由地在他眼前晃了晃,说着,“应流宁,我见到淮南城里有种很好看的胭脂,你这次下山,便帮我带一盒。”

应流宁奇怪着,回过头来看着她这一身上下就如流氓地痞的行头说着,“连城,你一个男人用什么胭脂?”

连城本是娇羞地看着底下,听着他这一副话实在是让人气急,狠狠地踩着他的脚发泄,这才娇羞地说着,“我看见一种胭脂很好看。”

应流宁从腰间掏出一袋银子送到她面前,“你要是喜欢,愿意买多少便买多少好了。”

连城不由跳起来随后一把推过去说着,“应流宁,你就不能买来一盒送给我么,我今天下了回山,已经走不动了,这胭脂我急着用,你必须给我带上来。”

应流宁看着他的小孩子气,不由嗜笑嘴上答应着,那连城却早已经一蹦三尺高高兴的忘我,抓着应流宁的袖子就是一阵欢喜,“应流宁,你真好。”

应流宁看着她灿烂如春的笑脸不禁拿手摸着她的脸,连城是一阵愣神,随后却也不反抗,两个人慢慢地靠近,就在鼻子挨着鼻子时,应流宁却是反应过来,赶紧将身子退后,脸色一阵潮红,这连城虽然是有一些失望,却还是止不住的高兴,偷偷地瞧这应流宁,说一句,“我来帮你。”便靠在应流宁身边两人一起洗碗来。

应流宁看着他挤在自己身边的小脑袋,没有出言阻止,两个人安安静静了一会儿,顺着那对面吹来的莲花香连城享受着看着一切,颇有种岁月静好的样子。

“喂!喂,你在想什么呢?”应流宁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连城恍惚地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应流宁的脸,哇的大叫一声,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做梦,她捂着自己有些发红的脸,再看着应流宁一脸莫名其妙,真是羞死人了,竟然大白天会做这种白日梦。看着应流宁的俊俏的脸,她做贼心虚似的跑出去,应流宁抓着脑袋看着他的背影喊着,“连城你不要跑啊!我帮你买那胭脂就是了。”

他一脸莫名其妙地摇摇头,女人还真是复杂的东西,尤其是这个最不像女人的连城 实在让人难以琢磨。

出门前连城的脸都是红色的不敢抬头看着应流宁,应流宁笑着凑在他的跟前,“连城,我走了,这些天没有我保护你,可是不要受别人的欺负啊!”

那连城没有好气地看着他吼道,“没有你我也可以,应流宁,最好你一个月之内都不要回来,见惯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后,恐怕你连淮南阁都不想回来了。”

应流宁笑着看她,没有和她计较,将佩剑一拿,便大步迈出去向她招着手,连城鼓着气不向他1挥手。应流宁耸耸肩转身离开,就在那应流宁的身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快要看不见时,连城却又忽然反悔了似的,边走边跑,双手做成喇叭状大声喊道,“应流宁,应流宁,刚才的话不作数,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我担心你,”她想了又想,加了一句,“淮南阁的人自然也担心你。”

已经拐过去的人没有反应好像没有听见,连城失落地踢着石子往回走,忽然从崖底下传来一声话,“连城,我记住了,你的胭脂我会帮你买回来的。”

显然是应流宁的声音,连城眼角含着泪,擦了擦,这个傻瓜。

淮南的山素来绵延不绝,山山相连,连绵起伏。只见那山腰盘旋的那曲折险峻的修建的实木栈道,是可以俯瞰一览无余的山谷 这栈道很是窄小,大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思,行人若是不注意 很容易摔个肝脑涂地。

那一抹山涧泉水就如缕缕飘带缠绕在青山之中,成为淮南阁一道独特的亮丽风景。只见那幽深的峡谷之中,慢慢升腾着变化莫测的氤氲山气,犹如一副神奇的轻纱的帷幔,把精致而婉约地山水绘成了一副极为壮观的画卷。

那粗旷的山峦,有些敦厚的栈道,再加上别样的情趣,只见千般趣味,万般风情,在这淮南阁之中,让人更是不知到底是人在景中走,还是景随着人流动。

淮南阁内钟声响动 ,各弟子都去练武,那软塌上躺着的男子扶着额头,问着面前站着的人说道,“苍溪最近出了什么事,怎么闹得武林人士人心惶想的?”

此人正是淮南阁阁主萧疏。

站在地上的是一英挺少年 杏眼薄唇,一身黑色的玄衣趁的他越发挺拔,只见他拱手屈膝仔细说道,“属下只听说前段时间那里的富商高吴勇被人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了。”

萧疏皱着眉脑子里想着那高吴勇的样子,数年前他们确实见过几次面,不过交情不深罢了。“这高吴勇万贯家财手下应是不少,他本人武功自然是厉害。怎么这么轻易便被人杀掉 实在让我有些匪夷所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