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玄幻 > 八门神将>

更新时间:2019-04-15 12:30:01

八门神将小说免费阅读 八门神将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八门神将

玄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月光琉璃分类:玄幻

夜里微微有些凉,但是也出奇的静,李六韬和金梁先生在白家休息了几日,基本已经回复了元气,李六韬管虎外用了龙角断续膏,断骨伤痛基本已经痊愈,到了白家之后,因救了白芍白术,这白老丈又精通医术,这慌忙开了几个方子调养几人身体,这几日把李六韬补的满

精彩章节试读:

夜里微微有些凉,但是也出奇的静,李六韬和金梁先生在白家休息了几日,基本已经回复了元气,李六韬管虎外用了龙角断续膏,断骨伤痛基本已经痊愈,到了白家之后,因救了白芍白术,这白老丈又精通医术,这慌忙开了几个方子调养几人身体,这几日把李六韬补的满面红光。

背上背着个包裹,不多时李六韬就感觉浑身发热,身上衣衫背后都有些湿了,反正这夜晚路上也无人,便脱了个光膀,把衣服搭在肩膀之上。

走到半夜时分,天上的月亮不在明亮,山间慢慢涌起大雾,空气也变的既湿润又凉,眼睛却望不见远处的情形,只能模模糊糊的望见不远处黑色的山影。李六韬听了师父嘱咐怕着了凉,早就把衣服穿了起来。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歌声,李六韬惊奇的道:“师父,这大半夜竟然还有人唱歌,真是奇怪!”

金梁先生道:“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山边人多是樵夫、猎户。为了生计,樵夫多是半夜便上山砍柴,而猎户为了多猎山货,上山几天几夜不能下山,夜里也不会唱这山歌,我看多半是半夜上山砍柴的樵夫。”

李六韬点了点头,这歌声越来越近,却只能听出是歌却也听不出唱的是什么内容,但声音却忽然变成老年人,忽然又变成小孩,又忽然变成中年人,刚开始一个声音还能唱上几句,但过不一会儿这声音却是一句一变。

师徒二人停住脚步,仔仔细细听上一会儿,除了声音越来越近,别的却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李六韬道:“师父,这绝不是樵夫吧,莫不是又是什么鬼怪?”

金梁先生摸了胡子仔细回想一下,眉头紧紧皱起,“我们师徒却也不怕什么鬼物,且先过去看看如何?”

李六韬笑道:“这声音正是前进方向,不去看看却也不行!”

两人在往前走了许久,这声音一直徘徊在不远处,却也怎么走不到地方,李六韬心急,便要先去前方探路,金梁先生卜上一卦,却是上坤下乾大吉大利。便拿出紫珍宝镜交给徒儿,这才让他先走一步。

李六韬拿上紫珍宝镜,像一只兔子寻着声音赶快往前跑去。这山间的雾却是越来越大了,天上的月亮早就看不见了,远处五六丈都看不见什么东西,李六韬跑了好大一阵,直到气喘吁吁才停下脚步。

这耳边却再也没有什么歌声,听到的只是山风吹过呜呜声,李六韬靠坐在一块半人来高的大青石之上,一边用袖子擦着额头,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声音为何没有了,莫不是这鬼物听见我跑来声音藏了起来,哈哈,这鬼物道也聪明知晓小爷的厉害。

他正在胡思乱想,那身后不远处忽然传出一声怪异的动物叫声,这把李六韬吓的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背脊发紧转眼就出了一身冷汗。

手中紧紧的握住紫珍宝镜,猛然转身探出半个脑袋向后看去,只见两三丈外一块大石头上站着一个白胖的娃娃,两尺来高,头上扎着两个小辫,身上穿着一个深色的肚兜,小口正张开,那怪异的叫声正是从口中发出。

这荒山野岭里也没有人家,那来什么白胖娃娃,此时李六韬心中一阵激荡,握着紫珍宝镜的手不由得又紧了紧,舌头艰难的舔了舔嘴唇,慢慢的落下身体,趴在大青石后面紧紧的盯住那大胖娃娃。

这大胖娃娃仿佛是学口技的,大到各地方言,各地戏曲,小到小孩嬉闹,泼妇骂街都学了个遍,李六韬躲在青石后面看的一头冷汗,心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竟然能学出这么东西,若不是妖怪,那这孩子父母把孩子教的可真是了不得。

听了一会儿,这大胖娃娃闭上嘴巴,在石头上一跳便不见了踪迹。李六韬心中猛然一惊,从大青石后跑了出来,跑到娃娃消失的地方,这地方到处都是碎石,七八丈外边是一面山壁,这娃娃到也不会爬的上去,况且跑过去自己也看的见,定然就在此地,但把这石头上下左右,甚至石头缝隙都看了个遍,却也看不到一丝踪迹。

来得方向传来一阵脚步声,李六韬心中惊喜:是师傅,先去问问师傅在说。向到此间,他向来是方向叫了一声“师傅……”

金梁先生隐隐有些担心,这徒儿跑了半天也不见回来,远方那声音若即若离,此刻又消失了,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心中正在忐忑之时,忽然听到李六韬声音,这才放下心来。往前走上几步,才看的清楚自己徒弟正蹲在不远处一块石头边,手中还抓着一把狗尾巴草。

“徒儿,你可找到声音来源?”

“便在此地!”李六韬指着面前的石头,“师父,我刚来此地时候,看见一个大胖娃娃正站在这块石头之上,那歌便是他唱的,后来还说了些别地口音的方言,对对对,他还会唱戏,还学大人小孩的声音,我正要看仔细时,他往这石头上一蹦就不见了。”

李六韬踢了一下面前的石头又道:“莫不是这石头成精了?”

金梁先生呵呵笑道:“这莫大的机缘却是你错过了!”

李六韬抬起头,满脸的疑问,金梁先生缓缓走过去,坐在这大石之上,缓缓的道:“刚开始我还不知,你拿了紫珍往前跑去,我独自赶路忽然想起你太师傅当年给我讲的一件事情。”

俗语有云,富不过三代,这句话十分有道理,再富裕的人家几代之后因家中富裕没有紧迫感,定然会出几个无学不术的后代,那家道必然中落。

但有些聪明的人家便会聚集大量金银埋在家中,或者埋在某地,临死时间才会告诉自己子孙,若是真过不下去,便取出钱财过这难关。

但有些人却是忽然得了急病,或客死异乡,而家中钱财的秘密只能埋在地底,等待有缘人发现。

这些钱财日子久了,也便会生出几分灵气,有些人会在破败老屋中听到说话声,或者看见白胖小孩在屋子附近游荡,那便是金银成了精了,这类精奇却不会害人。

这类精奇初生却是浑浑噩噩,只要是听过的话它全部都能记住,每到月圆之夜便会出来自己学人说话。后来慢慢有些灵智,就会变成银蛇,跑到穷苦人家里,给人带在财运,这银蛇便是叫财败,主管一个大家的兴衰财运。

李六韬猛然坐起惊声叫道:“师父,那……那……那刚才我看见的小孩儿便是金银成了精吗?看来还未成变成银蛇,变成财败,哈哈,我要发财了!”

金梁先生看着李六韬兴奋的摸样,一盆凉水就泼了下来:“你可知道如何找到金银,若是在老屋老宅,就那么大一块地儿,挖地三尺也找的到,此地满山都是山石,要翻遍这地方没有十天半月也是不行,况且昨日在白家,偌大一个家业你都不曾动心,此刻却……?”

李六韬翻了翻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金梁先生又笑道:“师父知道你不是动心,呵呵,若是刚才你看见那娃娃,把那娃娃打死,滴上自己的血液,用衣服裹住,找户人家用蒸笼蒸上一蒸,这娃娃就变成银娃娃了,呵呵,既然错过,我们师徒还是赶路吧!莫要在想了!这娃娃变成财败银蛇还能救一家穷苦人家,莫要伤他!”

话刚说完,金梁先生起身拍拍身上的衣服,这才看看正在撇嘴的李六韬道:“徒儿,这天快过了四更了,我们快些赶路走吧!”

不一会从远处传来一阵鸡叫声,这雾气到是越来越大了,五六步都看不清楚,师徒两人慢慢朝山下走去。

那块石头静静的呆在哪里,一把狗尾巴草在石头之上慢慢被风吹落,忽然一个小辫子从石头中钻了出来,对着金梁先生师徒走的方向咧嘴笑了一下,又钻进石头中。

两人紧赶慢赶,走上七天,早就走出喊鬼山地界,这周围的山渐渐低了许多,到处求是小小山头,这地貌却是丘陵地带,李六韬这身体变大后,心性仿佛也成熟了几分,不再像以前一样走一路嬉耍一路,只是安安稳稳的走在金梁先生身后。

这路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偶尔还能看见一辆马车轰隆着跑过去,在路上卷起一道烟尘。

李六韬早就又饥又渴,可师父话也不多说一句,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前走,自己也不敢取出干粮吃,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师父的脚步。

不远处挨着路边却有一个村落,此时炊烟正从每家每户烟囱中升起,挨路边一栋木楼十分显眼,这木楼上挂着一块木匾,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广进客栈。

李六韬眉头一挑,疲惫的道:“师父,赶了一夜的路,我看您肚子定然是饿了,我看前方有间客栈,不若我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走吧?”

金梁先生点了点头,李六韬大喜,脸上疲惫一扫而光,赶快朝客店跑去。金梁先生望着李六韬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