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影视 > 下堂夫人>

更新时间:2019-04-15 13:30:00

下堂夫人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下堂夫人全本小说 连载中

下堂夫人

影视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沐晨曦分类:影视

太子来时,叶忘川送木花落出门,默默守候,只字不言。 他们离开时,他紧追不舍,默默跟在后面,他们走,他便走,他们停,他便停,一直送了很远也不曾回头。 “皇兄你去告诉他,不要再跟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他与我再无瓜葛。” 木花落坐在轿子里,没有回望

精彩章节试读:

太子来时,叶忘川送木花落出门,默默守候,只字不言。

他们离开时,他紧追不舍,默默跟在后面,他们走,他便走,他们停,他便停,一直送了很远也不曾回头。

“皇兄你去告诉他,不要再跟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他与我再无瓜葛。”

木花落坐在轿子里,没有回望,表情冷漠的说着。

太子闻言自然乐见其次,他本就不喜欢叶忘川,如今更是乐意了,骑了马就往后走,警告叶忘川别再跟上来。

叶忘川看了看轿子,没有再说话,算是默认了。可脚步还是忍不住的跟上前,太子一再的警告。

正当这时,不知道是谁扔了一大堆的碎银子在地上,引发了百姓的哄抢,轿夫被百姓们撞得前仰后翻,人群拥挤,轿子哐啷一声落了地,叶忘川和太子立马往轿子的方向去。

人群中,一名布衣女子不着痕迹的靠近轿子,目光警惕的看着周围。

察觉到异动,木花落掀开轿帘出来,却没想到迎面而来的是一把剑,立刻往后退着闪躲,弯腰低下身子,才勉强躲过一劫。

“去死吧!”

傅雪宫手中握着剑,狠厉的刺向木花落,想要置她于死地。

太子和叶忘川纷纷赶来,木花落退无可退,躲无可躲,她面无畏惧的看向那剑,气势一丝不输。

经过了那么多的生死,她相信人各有命,天自有意。

傅雪宫没有得逞,有一个轿夫先反应过来,撞开了她,那剑戳穿了轿子,和木花落擦身而过。

急急赶来的太子和叶忘川,脸上都急出了一层的汗,纷纷关心的看向她。

“走开!”

两个人都往轿子里挤,太子推开了叶忘川,怒吼着,急急的进去看看。

叶忘川失落的站在那里,目光在触及傅雪宫时,变得凶狠恶煞。

他狠狠地踹向了傅雪宫,傅雪宫倒地,那只拿剑的手更是被叶忘川踩得丝毫动不了。

“我没去找你,你就该庆幸的躲起来。你竟然还敢伤害她!我要你下活地狱!”

叶忘川冷厉的目光如寒冰,吓得傅雪宫动也不动,许久才反应过来,就要咬舌自杀,她知道叶忘川是怎么对木花落的,她害怕,害怕叶忘川更加残忍的对她,比起受那些惨不忍睹的折磨,她宁愿去死。

叶忘川怎么会如她的意,捏住她的嘴,让人把她绑上,曾经他做错的事情要一件一件的纠正回来。

太子现在顾不了傅雪宫,连忙的带木花落回去,因为刚刚的闪躲,木花落腹部的刀伤又渗出了血,急的太子是一刻也不能停,轿子不能用,他就抱着她回去。

叶忘川看着那滴在路上的血,也想要跟上去,却在触及木花落淡漠的眼神时,停了下来,她刚刚就已经说过了,不希望他再继续跟着她。

他心中疼痛,对着傅雪宫也更加的残忍。

傅雪宫最终是自食恶果,被挖了双眼,割了舌头,双手被废,被扔在军营,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

如果她没有争权夺利,没有耍心机,或许她还是舞乐公主最好的玩伴,她会嫁入好人家,过着美满的生活,但一切都没有如果。

木花落现在已经是和离的公主,本应回皇宫,但太子担心她的伤势,便从皇上那求情,留她下来悉心照顾。

木花落的伤势让叶忘川担忧,因此他每日蹲守在太子门前,希望能够看她一眼,哪怕远远的看她一下也行。

太子憎恨叶忘川,自然不肯让他进门,所以叶忘川只能蹲守在门前,希望能听到点什么。但太子府的人都被教训过了,谁也不敢私下讨论木花落,更没有人敢接收叶忘川的贿赂。

木花落就像是从此在叶忘川的世界里消失了,他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更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有时候,叶忘川都会自嘲的笑笑,如果他一直留她下来,不签和离书,她是不是现在还在自己身边,哪怕她恨他?

但也只是想想,叶忘川清楚的知道,如果强留木花落留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的性子也是带着倔强的,无法劝说的倔强。

几日不得消息,叶忘川站不住了,在太子府的外墙转悠了一圈,趁着夜晚的时候,悄悄进入了太子府。

虽然进去是进去了,但他不知道木花落住在哪个院落,按照自己的猜想去找,果真在太子的院落旁边找到了木花落的住处,只是他在外,木花落在屋内,他见不着她。

木花落坐在屋内,无所事事,神情恍惚,半晌才起身往外走。

“公主,您多穿些,别着凉。”侍女连忙的为木花落披上衣服,紧跟在后。

木花落不曾有反应,独自一人坐在院落,伴随着淡淡的月光,她整个人显得越发的孤寂了,悲伤也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月光下,木花落手中拿着一对银镯,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这对银镯是她娘亲给她的,希望她能以后交给她的女儿,一代传一代,只是她不能有孩子了……

叶忘川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自己心尖上的人,只是那无法散去的悲伤却让他哽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些伤痛,全都是他给她的,他要怎么才能弥补回来?

没坐多久,木花落便回屋休息了。等到夜深人静时,叶忘川才敢下了屋顶,悄悄的进了她的屋内。

睡梦中的木花落,也仍旧在哭泣,泪水沾湿了枕头,看的叶忘川心又一窒。

他轻轻擦拭她的泪水,眼中满是心疼。

木花落的手放在被外,叶忘川拿起轻轻的放进被子里,那露出的肌肤上,一道一道的疤痕却让他忍不住的抽自己嘴巴。

那些疤痕都是他打的,一道一道,带着伤,带着血,带着泪。

他想不出当时的自己怎么能那么的狠心对她?

“花落,对不起,对不起……”

叶忘川终究是忍不住的哽咽出声,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指腹轻轻的摩挲着那些伤疤,好像这样就能消失掉曾经有的一切疼痛一样。

直至天即将要亮,叶忘川才起身离开,就像是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他却不知道,在他走后,原本该睡着的木花落却睁开了眼睛,眼中带着异样情绪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叶忘川离开后,没有回府,就在太子府附近的客栈休息一下,想着晚上再去太子府看木花落。

但这一觉他却怎么也睡不踏实,总觉得心里不安。睡不踏实,他就没有再睡,起身离开,前往太子府。

“听说了没,那个被和离的舞乐公主好像不行了。”

“可不是,瞧刚刚太子府进去了多少太医,好像都摇着头出来了,怕是坏事做的太多,所以老天不让她活。”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叶忘川怒吼着,将那两位酒客的桌子踹到,揪着一个人的领子恶声恶果的询问着,脸上暴怒不已。

“壮士,饶命!饶命!”酒客连忙的求饶,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你给我再说一遍!”

就像是确认一样的,叶忘川步步紧逼,眼睛都红了,像头暴怒的狮子。

“我说我说,和离的公主好像要不行了……哎呦!”

酒客还没说完,就被叶忘川狠狠地扔了出去,屁股着地,疼的脸都皱起来了。

叶忘川拼了命的往前跑,脸上带着不可置信,明明他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出事?

没一会儿,叶忘川就跑到了太子府,踹开了门口的家丁,就要冲进去。

“滚开!”

像是有所准备一样,那两个家丁被踹倒,便有一群的人冲了过来,拦住了叶忘川的路。

“将军,太子有令,您不得进入太子府。”家丁们齐齐拦住叶忘川,就是不让他进去。

“你说!公主怎么了?说啊!”

叶忘川被人重重包围住,进不去,就只能揪着最近的一个人,再次的询问着。

一个不回答,就揪着另一个,所有的人都问了个遍,就是没有人告诉他到底怎么了。

他要冲进去,就被所有的人拦住,任是他武艺高强,也挣脱不了数十个人的纠缠。

“放开我!我要见花落!你们放开我!花落!花落!”

叶忘川憋红了脸,怒吼着要往里冲,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好像那就是木花落一样。

他就像是疯了一样,见人就打,一心想要见到木花落。

“叶将军,你在这里闹是没有用的。公主并不在这。”还是太子府的管家看不过去,走过来劝说着。

叶忘川却全然不听,现在他只想要见到木花落,也只有见到木花落,他才算正常。

“太子带着公主去了无望崖,你若是现在去还能看到公主最后一面,你若不去,怕是连公主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你若不信就进来找找,你们都让开,让叶将军进来,太子那里,有我承担。”

管家吩咐着,算是可怜叶忘川一样。

叶忘川不傻,自己进去搜了一遍,真的没有发现木花落,才赶往了无望崖。

“花落,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