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科幻 > 阴差>

更新时间:2019-04-15 14:30:04

阴差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阴差全本小说 连载中

阴差

科幻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森林系木分类:科幻

我瞧得暗暗纳罕,走了一阵,回头又问了一句:“你怎么到这来了?”这个疑问已经在我心头盘旋了很久。 茅山派和天师道两派人突然出现在云雾山腹地,已经是让我足够奇怪的了,结果没想到她们二人也在里头掺和了一脚,而且还跟道门联手应敌,就更是让我觉得怪上

精彩章节试读:

我瞧得暗暗纳罕,走了一阵,回头又问了一句:“你怎么到这来了?”这个疑问已经在我心头盘旋了很久。

茅山派和天师道两派人突然出现在云雾山腹地,已经是让我足够奇怪的了,结果没想到她们二人也在里头掺和了一脚,而且还跟道门联手应敌,就更是让我觉得怪上加怪。

我原本是想去问狮子鼻的,没想这几人全都昏迷不醒。

问了这话之后,等半天也没听她回应。回头看了一眼,见这丫头把眼睛看向其他地方,显然不愿搭理我,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就听那算命的凑过来低声笑道:“我说小陆子,你是不是招惹过那妹子。”

我一听,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什么小陆子。”

那人嘿了一声,道:“经过这一遭,咱们就算是共过患难,经过生死的好兄弟,以后我就叫你小陆子,显得亲近不是。”这人倒是个很会来事的。

我也没去接腔,心中正转着心思,就听那算命的“哎哟”了一声,原来是悬在头顶的符火熄了。我又重新祭起两道,一路上就见满地虫尸,各种奇形怪状的遗骸都有。再走得一阵,就陆续见到了茅山派和天师道弟子的尸体,以及神霄派道士和那些个年轻姑娘的。

那算命的一开始还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待见到那些姑娘的尸体后,突然间就沉默了。我默默走了一阵,问道:“你家小妹呢?”按他自己所说,他之所以只身一人来到此地,就是为了寻他失踪多年的妹妹。

那算命的却是很久没有回应。直到走过了一个长长的甬道,才突然听他说了一句:“你之前是不是遇到过一个尸坑?”

我点了点头,说是。

那算命的“哦”了一声,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才听他道:“你带我去一下。”声音很轻,干涩沙哑。

我瞧了他一眼,心中微觉怪异,倒也没有拒绝。一路观察周遭的地形,与此前记忆的地势相互印证,朝前寻去。途中越走越觉奇怪,这地方实在是太过安静了,什么声音也没有。紧接着听那算命的说了,才知道就在茅山派和天师道等人冲进来不久,这巢穴里头就炸了锅,所有铁笼被打开,无数白影像潮水般冲出,四散而去。

也就是说,在我从尸坑出来的时候,这里绝大多数的姑娘都已经离巢而去,不知所踪。

再往下走,就找到了我之前从尸坑上来的那个山洞,回头瞧了一眼,见林文静二人还是亦步亦趋地跟在我们身后。见我们停下,这两人也停了下来。

我来到石壁前,按照法诀将裂缝打开,就顺着石阶带头走了下去。算命的紧随其后,下到坑底的时候,入眼就是翻滚的烟气和遍地皑皑白骨,与之前也没什么变化。

那算命的一进来之后,想是被眼前所见震骇到了,呆立在原地,一声不吭。我把狮子鼻和瘦道人两位师叔放下来,又上前从他手里接过那姓李的,与二人并排放在一起。

就见那算命的还是一动不动,犹如一尊石雕一般凝固在地。过不多时,就见两道白影从裂缝出来。

看到坑中的情形,饶是像林文静这样心思镇定的丫头,也不由得变了脸色。

我看到地上一滩灰烬,是之前那位杜师伯火化后留下的余烬,心中一阵黯然。朝林文静喊了一声,招了招手。

那丫头却是没理我。

我只得走上前去,在她眼前挥了挥手,道:“叫你呢。”

她总算是瞧了我一眼,说道:“干什么?”

我朝旁瞥了一眼,见刘楠那鬼丫头板着一张脸站在那儿,鬼气森森的,收回目光,指了指狮子鼻等三人,说道:“他们是不是被你给引过来的?”

这蜂巢原本是神霄派用来封镇邪煞的地宫,藏在云雾山腹地,极为隐秘,狮子鼻等人根本就不会知道有这个地方的存在,而且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摸到这儿来。我想来想去,除非是林文静从水笙口中知道了一些隐秘,故意引了两派人前来。

正转念间,听林文静“嗯”了一声,道:“是我引的。”朝我看了一眼,又问了一句,“水笙怎么样?”

我也没隐瞒什么,当即把水笙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只说用炼尸之术暂时把他封在了棺中,由人看护着。

林文静“嗯”了一声,道:“这个法子挺好的。”

她说了这句话后,就把目光转向别处,一阵寂静,气氛颇有些尴尬。就说:“那姑娘身上的禁制,是你下的罢?”

林文静点了点头,道:“也只能暂时压住她体内的母虫不发作。”

我微微一惊,道:“母虫?”

林文静“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道:“这儿的姑娘,身上都生着母虫。”

听她说了,我才知道,原来外头那些个姑娘,都是在八九岁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被掳来的,先是在土殿那边经过一层筛选,死的就给老道当了口粮,活下来的才被送入这蜂巢之中。

一进入蜂巢,这些小姑娘体内就被种进了一颗母虫卵。随着小姑娘长大,体内的母虫也随之生长。日久天长的,这母虫就与她们融为了一体。

随着母虫长大,就会钻入姑娘们的脑颅之中,控制影响她们的情绪思想。等虫子再发育一些,就进入了嗜血期,就开始以养蛊之法,令她们互相厮杀,活下来的就被选出,淘汰的就被尽数抛进了这尸坑之中。

等这些存活下来的姑娘长到二十来岁的时候,母虫也就成熟,进入了发情期。这时候就会再进行一次搏杀,存活下来的母虫就会被从蜂巢放出,悄无声息地进入世间。

对于这蜂巢之中的残酷真相,我之前虽然已经猜出了大半,但此时听林文静柔声说来,还是忍不住心头发寒。怔忡了半晌,说道:“都是水笙那姑娘告诉你的罢?”心里有些好奇,也不知林文静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从水笙口中问出了这么多事情。我当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从她口中问出了“武陵山”三个字,这还是冒了害她丧命的风险。

就听林文静道:“我跟楠楠在这儿呆过一段时间,自然知道。”

我听得一惊,这事大大出乎了我意料之外。

原来,当日玄女墓大战,林文静和刘楠被钉在黑桩之上,作为四灵之一,精血被天祈大阵所吸,元气大伤。从墓中逃出之后,两人就潜入了深山之中,准备找一处地方休养生息。

只是当日玄女墓被破,葬法大阵剧烈震荡,各地异像频现,两人一路寻摸过去,无意中就闯入了这云雾山中。两人如今是中阴身,非人非鬼,再加上白家的血脉,更是禀赋异常,体质特殊。这二人进入云雾山不久,就被躲在蜂巢之中的老妖婆发现。

两个丫头本就元气大伤,又哪里能逃得过去,被那老妖婆捉进了蜂巢之中。她们也就是在这儿认识的水笙。

那老妖婆当时就在两人身上做了手脚。谁知林文静二人体质特殊,并没有受制,只是一直忍耐隐藏,某天觑得一个机会,就带着水笙逃了出来。林文静在蜂巢中被关了一段时日,对其中的虫术了解颇深,出来之后就想办法在水笙体内下了一道禁制,暂时封住她脑颅中的母虫。

这母虫被封镇,受其影响,水笙虽然恢复神智,但只能记得她被种下母虫之前的事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