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鬼姬>

更新时间:2019-04-15 15:30:02

鬼姬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鬼姬全本小说 连载中

鬼姬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杏仁冰糖分类:都市

回了山洞里,于胥已经坐了很久了,一见着康子面就劈头盖脸的一阵乱批,康子赔了半晌的不是才把这尊大佛给哄好,小家伙一进门就扑上了床,不多时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去地牢的时候那个引路的小鬼解释了,这山叫雀山,名字是他们老大,也就是于雎鸠取的,

精彩章节试读:

回了山洞里,于胥已经坐了很久了,一见着康子面就劈头盖脸的一阵乱批,康子赔了半晌的不是才把这尊大佛给哄好,小家伙一进门就扑上了床,不多时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去地牢的时候那个引路的小鬼解释了,这山叫雀山,名字是他们老大,也就是于雎鸠取的,当时还开玩笑说鸠占鹊巢来着,当然,当时这小鬼也不知道在哪儿打酱油的,都是听老一辈的一代一代传过来的,是不是叫雀山估计除了于胥还有于雎鸠两个,没人知道了。?

这雀山虽然从下到上都有石阶,但依旧是易下难上,特别是最上面的于雎鸠的洞府,几乎每走一步就要耗费半个时辰的功夫,不过康子是跟在于胥后面走的,倒是轻松了许多,只是经过中间的那个储存东西的洞府之后,再往上就有些难了,就连于胥都皱起了眉头,康子打趣的问他行不行,于胥咧着嘴骂道:“还不是因为你这兔崽子拖累的,平时老子想上就上,哪儿有什么难的。”?

“那小的在这先谢谢您!”康子自知理亏,赶忙道谢,于胥似乎真的在硬撑着了,也不在开玩笑了,一步一步的往上走。?

就这么十几个石阶,于胥带着他硬是走了半个时辰,康子不知道走在前面的于胥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一到洞口门前整个人都瘫倒了,从这来看,要是他一个人,估计还真走不上来,两人还没敲门,洞府里就传来了请他们进去的声音,声音清脆悦耳,能听出来是小鱼的,想来这小家伙是真的跟在于雎鸠身边打杂的了。?

康子给于胥递了个你先进去的眼神,于胥理都不理他,直接道:“你自己进去,老子回去睡觉了,大白天的真够折腾鬼的。”?

“你不进去啊?”康子瞪大眼睛问,他还没做好一个人面对于雎鸠的准备,这女人上次都差点把他杀了,这次能有什么好脸色,于胥在旁边说不定还能控制一下,他一个人进怎么行!?

于胥摆摆手,一言不发的下去了,和上来的时候比起来,那速度几乎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了,康子目送于胥下去,苦着脸敲了敲门,小鱼的声音又传来出来:“直接进来吧。”?

小鱼的声音一落,洞府的门就直接开了,洞府里面倒是和他预期的不太一样,毕竟是老大住的地方,本以为是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儿,其实除了那个门高端一些之外其他的都是最原始的,就连山洞里头的石头都没除干净,山洞最深处摆着四五张张破木床,这边两三个案台,边上坐着好几个胡子要变成面条,下在锅里都够吃好几顿的老家伙,小鱼也和他们坐在一起,匆匆忙忙的在黑色的纸上画着什么。?

这符纸不止人能用,鬼也可以,不然就没有鬼画符这种说法了,他一直想着小鱼到底在这儿给于雎鸠打什么杂,现在看来,应该是每天都趴在这儿写符纸了。?

左右痒望,却看不见于雎鸠的影子,问了小鱼才知道,原来这洞府里面还有个洞府,外面的这些破床,是小鱼他们住的,康子仔细一想,也是,这于雎鸠这么大的鬼,怎么住的这么寒碜,可进去了,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观念,里面的洞府依旧摆着一张破木床,一张破桌子,这个装备还不如他那个洞府呢。?

于雎鸠坐在木桌子旁边的木凳子上,桌子上摆着一杯凉茶,是放在她对面的桌子上的,她淡淡的望了康子一眼,指了指前面的位置,示意康子坐下,目视着康子坐下之后竟扯出了一抹明艳的笑:“怎么样?我领的那些小鬼们,用着还舒服吧?”?

“你的声音?”于雎鸠原本沙哑的声音竟变得明快动听起来,康子惊讶的嘴巴都快合不起来了,可转念一想,上次在小娃娃师父的住处和上次在他住的洞府,于雎鸠的声音都不一样,她这样的能耐,变什么声音不行?他好奇个什么?于雎鸠不说话了,他一抬头,正好对上她笑眯眯的盯着他看的眼睛,他又赶忙把头低了下去,心中万分惶恐,总觉得这于雎鸠今天不太对劲,强装冷静的问:“于老大,您今天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还有那个,山里的小鬼怎么都叫我小少爷?”?

“你说呢?”于雎鸠不答反问,语气中全是轻快,之前的压抑似乎已经消失殆尽了,可越是这样,康子就越是浑身发毛,就像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看似的,他抬起头,勉强的扯出了一抹笑意:“这个,我真猜不出来……”?

“本来叫你过来,是想让你见个人的,不过现在你已经见过了,就没什么事了。”于雎鸠笑着卖关子道。?

“是地牢里关着的那个吗?”于雎鸠的话音一落,那抹白发背影就出现在他脑海里,他急忙问道。?

于雎鸠笑着点了点头,像个孩子似的,看向他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的探究,又像个母亲,探究中带着慈祥,不过说实话,把慈祥用在于雎鸠身上一点儿也不符合,她放在大街上,怎么看都是个还未出阁的大家小姐,但她的那种眼神,康子又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康子只觉得气氛越来越尴尬,于雎鸠却不觉得,眼睛都没离开过康子半步,而且一直挂着笑,康子实在忍不住了,便问道:“于老大,您今天感觉还好吧?”?

“我?我感觉状态还不错,想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过来不?”于雎鸠奸诈的眨了眨眼问,见康子呆愣的看着,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她噗嗤一笑,随即面色一冷,正色道:“我本来是想把你和你朋友的那个亲戚放在一起,关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啊?”这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康子实在是被惊着了。?

“别怕,既然那人已经被你私自放走了,那就不用关了呗。”于雎鸠耸耸肩,又浅浅的笑了起来,乌黑的眼睛和殷红的嘴唇看起来极其妖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