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旧爱重提>

更新时间:2019-04-15 15:30:04

旧爱重提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旧爱重提阅读推荐 连载中

旧爱重提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鸿雁锦书分类:都市

左靳南听到阮宁渊的问话,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轻笑了一声,“很正常,现在的这些网友的想法,谁也抓不准的。” 照他的回答,网上现在的评论会出现这样一边倒的形势,跟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是,阮宁渊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张了张唇,她正盘算

精彩章节试读:

左靳南听到阮宁渊的问话,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轻笑了一声,“很正常,现在的这些网友的想法,谁也抓不准的。”

照他的回答,网上现在的评论会出现这样一边倒的形势,跟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是,阮宁渊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张了张唇,她正盘算着言语,想着应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左靳南又说了,“其实现在这样挺好的,他们把目标放在我身上,那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是故意的吧。”

听到这话,阮宁渊心里这个感觉也就越来越强烈了。她索性直接问出了口。

左靳南轻笑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聪明?我在这之前是做了手脚,但是我也不能控制这些网民们会怎么去想。不过现在看来,是按着我之前预设的步骤,在一步一步地往下发展的。”

阮宁渊听了这话,心中渐渐出现了一个框架,越来越清晰明了。她沉默了几秒后,缓声问道,“之前阮喻儿被赶出阮家,这件事情其实你是在当中起了一个推手的作用的,对不对?”

话题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左靳南也就不再做任何的隐瞒,“没错,当时宁唤没打算这么早回来的,不过我想着这件事情反正迟早都要揭露,索性就早一点。”

阮宁渊拿着手机,静静地听着,怎么也没有想到,左靳南竟然默默地做了这么多事情。此时,她心里除了感动,再也说不出第二种情绪。

结束了电话,阮宁渊便去了厨房,给自己准备早餐,而左靳南看了一眼时间后,也收拾了一下桌面上散乱着的文件,站起来打算去会议室。

刚从办公室里出来,他正要喊准备去茶水间的杨助理,眼角的余光就看到阮喻儿气势汹汹地从电梯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两名公司的员工,拉着她的胳膊,但是完全没有起到任何阻拦的作用。

阮喻儿阴沉着一张脸,双眼里满是怒火,瞪着左靳南,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声音格外地响亮。

她指着左靳南的鼻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左靳南,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她的身上,还穿着一件香槟色的礼服,头上的头发似乎刚打理到一半,有些凌乱,而脸上的妆容似乎也只进行到一半,还未完成。

“你知不知道,我大一早就起来让化妆师帮我收拾了,可是你呢?早上七点的时候就发了新闻通稿,说我们取消婚约了。左靳南,我是这场婚礼的新娘,为什么我会不知道婚礼取消了?”

阮喻儿歇斯底里地质问。

身后跟着她上楼的两名员工,见到了这一幕后,两个人几乎同时往后挪了两步,然后都极为理智地选择在边上静静地看着。

左靳南轻蔑地瞥了阮喻儿一眼,嘴角隐隐勾起的那一抹弧度,带着几分嘲讽,“阮喻儿,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不管你做什么,这场婚礼都不会举行的。我就算是孤独终老,我也绝对不会和你结婚的。”

阮喻儿听到这话,原本气到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却在这个时候猛地涨的通红,甚至还带上了几分铁青,“左靳南,你够狠的!既然你做的这么绝情,那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本来,我以为这份协议以后永远也用不到了,婚礼仪式举行完了以后,我就会把这份协议转给你。可是,现在看来……”

阮喻儿停顿了下来,自嘲地冷笑了起来,紧接着将刚刚一直捏在手心里的协议拿出来展开,语气变得阴冷绝情了起来,“上面协议上可是清清楚楚地写着,如果你单方面取消婚礼的话,那就要按照着协议上的内容去履行。”

说完,阮喻儿不等左靳南表态,拿出了手机,打了电话出去,“你马上上来!”

没到几分钟,一名穿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鼻梁上驾着一副黑框眼镜,手中拎着一个公文袋,一看到左靳南,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我是阮喻儿小姐的律师,是专门负责这次的案子的。左先生,方便进去坐下来好好聊聊吗?”

左靳南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这张名片,根本没有伸手接过来的打算,冷声道,“没这个必要,没什么好谈的。”

“什么意思?”

阮喻儿见左靳南要走,直接伸手抓住了他,“要是你觉得没必要谈了,那你就尽快办理转让手续。”

男人和钱,她势必要得到一样的。

左靳南拂开她的手,勾唇冷笑,“你想太多了,在我取消婚约的时候,我的名下已经没有股份了。我名下什么东西都没有,还怎么转让给你。”

“怎么可能?”阮喻儿震惊地瞪大了眼睛,随后是一脸愤怒地拦住了左靳南,“怎么回事?你名下怎么可能没有股份了,那些都哪里了?”

要是左靳南名下没有任何东西了,那这份协议对他来说,就只是一张写了字的纸张,没有任何的意义。

可是对她来说,却是人财两空。

原本,她还能安慰自己,就算是婚礼没有了,那对于她来说,至少还能有钱,有股份,可是现在呢?

她整个人像是发疯了一样,不停重复地问,那些东西到底去哪里了。

左靳南冷冷地打量了她一眼,没兴趣在这里与她继续纠缠,径自往会议室走去。而那名男人,站在边上,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忽然有些尴尬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阮小姐,那这个案子还需要继续跟进吗?如果左先生名下没有任何的财产了,那这份协议……”

话还没有说完,阮喻儿双手抓着头发,冲着他“阿”地大叫了一声,然后随后拿起了边上的东西,不管不顾地冲他砸了过去,“滚,给我滚!”

男人没想到过来竟会这样被对待,皱着眉头,一脸不爽地说,“我走没事,但是你要记住,虽然案子没有处理,但是我们之间的合同已经成立了,该付的费用,一分都不能少,不然的话,我们到时候公堂见。”

阮喻儿看着站在不远处,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员工,恨恨地咬着下唇。

原本,在今天,她应该是风风光光地嫁入左家,嫁给左靳南的,可是现在呢?她不仅仅失去了婚约,也失去了钱,更是因为这一张协议,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最大的笑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