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总裁BOSS的新宠>

更新时间:2019-04-15 15:30:05

全文免费总裁BOSS的新宠在线观看 全章节总裁BOSS的新宠推荐阅读 连载中

总裁BOSS的新宠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阿年分类:都市

不知怎的,眼泪总是会不自觉地稀里哗啦地掉下来,王晓晓想自己是不是早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了,是不是早该醒醒了,回到现中来吧,爱情本就是一种奢望,养不起一个女人太多绮丽的梦,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年过三十只求速嫁的女人罢了。 而林玉龙呢……王晓晓笑了,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怎的,眼泪总是会不自觉地稀里哗啦地掉下来,王晓晓想自己是不是早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了,是不是早该醒醒了,回到现中来吧,爱情本就是一种奢望,养不起一个女人太多绮丽的梦,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年过三十只求速嫁的女人罢了。

而林玉龙呢……王晓晓笑了,泪中带笑,像一朵在墙脚骄傲绽放的玫瑰花却不得不面临着狂风暴雨的洗礼。

想到这里,王晓晓坐不住了,凭什么要这样卑微的爱情?她站起身来,换上这个季节还未来得及穿的紧身紫色连衣裙,又对着镜子左涂又抹了一些很久都没用过的粉底,上了一个蜜色的唇彩,为自己梳了一个自以为很性感的发型,带上包,迈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她,要去出门,大大方方地走出去。

刚乘电梯来到楼下,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我是王晓晓,请问你是哪里?”

“我是夏小雪。”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大,却清脆明丽得刚好。

“你有什么事吗?”王晓晓冷冷地问,其实她不想这样问的,她很想表达出对这个漂亮偶像女人的激动的,只可惜,今时今日她已经做不到了,因为她突然但凡是和林玉龙有关的女人们都能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比如小琴,比如夏小雪,好像谁都有权利在一瞬间来和她抢爱,这让她很烦心很恼火。

自己这辈子是招谁惹谁了呢?是,所有的人都会觉得她王晓晓是个坚强的女人,不需要男人的避护照样能好好活下去似的,早知这样,自己还不如是那个得了绝症的女人小琴了,至少他还能得到林玉龙的怜爱,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女人不渴望能得到自己爱的男人常伴左右的温馨,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一个绝症女人的出现一瞬间就抢走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的爱情,这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自己即使可以承接暴风雨的侵袭,但也希望回头有一把雨伞帮自己挡风遮雨啊。

“王晓晓,我们聊聊吧,我知道你现在也应该有很多话想和我说说的,我就在离你住处不远的上岛咖啡厅里等你,你应该十分钟可以到吧。”电话那头掐断得毫无预警,没有给人拒绝的余地。

王晓晓郁闷死了,人人都可以这样欺负的吗?但她根本就是没得选择地必须去赴这个鸿门宴的了。

用脚趾头算一算也知道夏小雪找自己一定是冲着林玉龙来的,哎,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上岛咖啡厅,人出奇的少,甚至可以用空无一人来形容,只有一个穿着白色刺绣连衣裙,戴着蓝色和白色相间着的帽子,一副黑色墨镜的女人坐在了窗边的位置上,桌上一杯咖啡正冒着热气。

王晓晓习惯性地和门口的服务生小妹笑了笑,不知道怎的竟然觉得今天小美女看着自己有几分怜悯和同情似的。

甩甩头,给自己打足勇气,王晓晓有些僵硬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算是微笑的东西来。父亲说进,一个会笑的女孩子运气一定不会太差的,她记下了,也是这么做了,只是似乎,吃亏的人总会是她。

“来了?请坐吧,想喝什么?”夏小雪倒没有原来看到时候那样娇柔和艳丽了,可能是墨镜半遮面的缘由吧,即便是笑起来也让人觉得格外的客气和疏远,只是,墨镜后面的她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下今天有些不同的王晓晓,眼里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来。

“蓝山就好。”王晓晓说,顺着夏小雪的眼神,低头,看见自己亮晃晃的一片,她暗自懊恼自己今天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身闷骚型的亮片,可她不是不知道今天要有这样一场鸿门宴么?

“女孩子都喜欢这种咖啡,我也喜欢得很,原来的时候,我每次去林玉龙家里,总是要吵着他给我泡上这么一杯,你不知道的,林玉龙最不喜欢加糖和奶油了,每次只要是一看见他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就只想乐。”夏小雪说,随手拿起咖啡杯浅浅地喝了一口,蹙眉,似乎对味道不是很满意。

王晓晓的心顿时警觉起来了,敢情林玉龙一直和这个女人也不清不楚?

爱情这玩意就是一杯酒,可能在林玉龙递给她的时候已经渗了水了吧。

“是吗?看来你和林玉龙关系还相当不错。”王晓晓云淡风轻地说,眉梢轻佻,带着几分漠然,装!谁不会?

夏小雪显然没料到王晓晓会这么说,她显得很惊讶。当然在娱乐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她自是不会去在意这些所谓的欲擒故纵的……只见她也淡淡地一笑说:“王晓晓,我们就打开窗户说亮话吧。”

“有什么事,你请讲,大不了,林玉龙选择了你,站在你这一边了,你胜利了,很简单,我服输,从此之后和他划清三八线了。”王晓晓自嘲地笑了。

夏小雪喝了一口咖啡,意味深长地瞅了一眼王晓晓,然后说道:“我和林玉龙从认识到现在已经整整八年了,整个一个抗日战争时期,其中我们用了六年时间来经营我们的爱情,只可惜我们失败了,这种恋人之间的感觉再也找不到了,他从来没对我大声地说过话,哪怕是分手的时候,他都温柔地告诉我,可以做我安心的后备。”

“很抱歉,夏小姐,我没兴趣听你说你和林玉龙的浪漫史,那似乎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和林玉龙要如何相处,怎么甜蜜,我没兴趣知道。”王晓晓冷笑道,示意服务生小妹放下咖啡,鼓着腮帮子猛地往里面放方块糖,她打算把自己甜死算了。

“哎,其实,你误会了,我今天约你来,不是要和你说这些的,我知道林玉龙现在在湖南照顾那个得了绝症的女人,我是很同情你的,真的,王晓晓,我做为一个女人,做为一个跟林玉龙谈过六年恋爱的女人,我只觉得他这样做很傻很傻,那个女人注定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你说他何必为了她而丢下你不管呢?他真是太不可理喻了。”

一口气将要说的话全部说完的夏小雪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对座那个显然有点呆头呆脑的女人。夏小雪肯定懂,王晓晓这时候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林玉龙的,她无法做出这种选择,当年,她毅然选择放手的时候,也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后悔过,林玉龙,那个即使在分手的时候,仍然会温柔地祝福她一路走好的男人,怎能不让她留恋呢?更何况他还是个重情重义的极品男人,一支绩优股,一个会让女人幸福一生的爱人。

夏小雪明白爱情这个东西,任你是谁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

王晓晓干笑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找到咖啡,喝了一口,好甜,她眉头微蹙,但还是一口咽了下去:“我不这样认为,对于一个要死的人,我们活着的人才更应该对她心存怜悯,而不是雪上加霜,加速她的死亡,那样不道德。”

夏小雪缓缓地摇了摇头:“看样子林玉龙挑的女人果然不错,有眼光,心底善良。”

王晓晓也笑了笑,摇了摇头,她说:“我的确配不上林玉龙,他是人中之龙,而我算不得是人中之凤,但是,他做什么事情,我只要认为是对的,我就一定会支持他这样去做。”

“那么你就一直这样等下去?这样对你不公平啊!”夏小雪不解地追问。

“这世上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情,也没有公平的爱情,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一个人会爱另一个人多一点,我不认为那就是吃亏,为自己所爱的人即使是付出了生命也是心甘情愿的,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也有可能在你的眼里我也许就是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剩女,却偏偏喜欢玩这样的高姿态,可是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林玉龙他这样做是对的,我愿意他为了一个绝症的女人放弃我。”

“王晓晓……你令我刮目相看。”

“夏小姐,我谢谢你今天来告诉我这些,我想我跟林玉龙的缘份什么时候算完,我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如果有用我的离开能换来小琴的康复,我倒是一百个愿意,毕意人的一生再大,大不过生命,你说呢。夏小姐?”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大不了再继续我的相亲伟业,找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生儿育女过一辈子了。”王晓晓将眼角有些湿润淘气的水汽逼退了回去,笑起说道:“如果你不嫌弃,我也可以愿意做你的朋友,希望你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会替你高兴的!”

从前人人都问爱情是什么?答案是:只教人生死相许,也曾经有人认为自己可以为爱情而死,但实际上爱情真的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扎上一针,然后让我们欲哭无泪,我们辗转反侧,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你不是牙膏,我不是那刷,擦干了泪水,明天早上,我们都很要好好上班,好好赚钱,好好养家,王晓晓想她也不过如此,生活总得继续,太阳依旧会升起,你无法永远停留在过去的情感世界里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晓晓,明天晚上七点钟在大中华餐厅,你一定要记得去,据说人家可是有房有车族的,虽说文化低了点,可你已经年过三十了,千万别再挑了,有个差不多就算了。”电话里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又出现了,梁阿姨和她的婚介所就好像在王晓晓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后再度敲碎的现实,真实却可怕。

而这一次,王晓晓来者不拒,她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害怕,转眼自己就快三十一了,她必须得想办法把自己嫁掉算了,也许只有这样,日子才会慢慢地过去,受伤的心才不会再疼,有人说过,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人代替他,她想试试,不知道这个办法灵不灵,总之她是铁了心要这么做了。

一个快三十一岁的女人,所有的人都说不再需要爱情的年纪,她王晓晓也可以做得到。

相亲的第一天,对象是一个企业出纳,年纪是三十五岁,据说什么都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个子有点矮,个子矮就是不高了呗,没关系,人家不是说了吗?身高不是问题吗?

“王晓晓,你介意你未来的老公只有一米六五吗?”

“不介意!”

“那么你会为了和他相匹配而一辈子不穿高跟鞋吗?”

“这不是什么问题,我本来就不喜欢穿高跟鞋。”

“真的,看来,我们两个还挺合适,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介意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吗?你可以当他的后妈吗?”

“……”无语了。

“王晓晓?”

“非常抱歉,我还没有做好给人孩子当后妈的心理准备。”

相亲第二天,对象是一外贸公司的业务员,年纪三十三岁,据说优点有一大堆,缺点只有一个,就是太有女人缘了。

“王小姐,我觉得我们两个挺投缘的,可以相处一下试试看。哦,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吧,最大的优点就是人缘太好,呵呵……”

“你究竟有多少个女朋友?”

“大概三十多个吧,她们都很喜欢我,有什么心事都爱和我说,我简直都是她们的知心宝宝了,如果你也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加入我的QQ群呀。”

“……”无语。

“咦,王小姐,你怎么饭都没吃就要走啊?我真的只是接了个电话……你说你至于吗?你也太奇怪了,那个男人没有几个红颜知己呀?真是的……。”

相亲第三天,对象说是一个小公司老总,青年才俊,年纪不到三十七,少有的能干型的,除了……

“先生,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什么?你大声点好吗?我今天一激动忘了带助听器了,不好意思。”

“……”又是无语了。

就算是再将就,再凑合,也不能就是这样一群歪瓜劣枣吧?王晓晓恨不能拿蝇子上吊了,难不成全天下除了林玉龙就没有第二个看着顺眼的男人吗?

别提那个林玉龙了,三天两头说自己是如何如何地爱她,可是却只能留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你叫我王晓晓情何以堪啊,这就是现实,没有办法,还有自家的老母亲简直都快疯了,三天两头催促,就连一向很淡定的父亲也开始坐不住了,逢人都叫别人帮自己的闺女介绍对象,王晓晓每每被弄的眼泪簌簌而下,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的心情,她何尝不懂?

就连顾诚也看不下去了,他心疼地对王晓晓说:“不行,你和我凑合着过得了,也比跟那样一群猪过强很多呀?至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王晓晓哈哈大笑说:“不要把我当成卖不出去的白菜好不好?这样,会让我自卑死的。”

“哎,你也知道我自从小云死后,我基本上对爱情已经不再抱任希望了,说来,小云和祝可心都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可惜我天生是不是克妻呀,跟谁都到不了头,死的死,散的散。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老双亲,他们一辈子眼巴巴地想我能混个出身,可是我却命运不济啊!”顾诚伤感地说。

“事情到了这一步,放在谁身上也不好受,你干嘛不去大连找祝可心呢?说良心话,你对不起她,向她认个错,看看她能不能给你一次机会。”

“我这一辈子都没脸见她了,她为我承受了那么多,而我什么也没有带给她,我有什么资格回到她身边去?”顾诚把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你也不能这样想,此一时彼一时,你当初那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还不是想依靠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番自己的事业来,结果只是出师不利而已,每一个人的青春都会走一些弯路,这很正常,我们又不是呈人,我想祝可心会理解你的,只要她现在还爱你。一切都还来得及,你想你这辈子够对不起祝可心了,还想继续对不起她吗?我觉得你去找她一趟,两个人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如果还相爱,再给彼此一次机会,纵使不再有可能,也活得明明白白的。”王晓晓苦口婆心地劝道。

“你认为真的可以?”顾诚没有信心地反问道。

“你已经做错过很多,你去给祝可心道个歉,赔个不是,纵使她不接受你,你的良心也会好受些,不是吗?其实两个人能相守一生很不容易,不要像我和林玉龙一样,生生地离别,心里不好受啊!”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看我的确该见祝可心一面了,小云这辈子是没有机会补偿她了,再不能让活着的人再留遗憾。”顾诚终于想明白了。

“你说心里话,你还爱祝可心吗?”王晓晓反问道。

“哎!现在已经说不清楚了,原来跟她在一起吧,心里总感觉压力挺大,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处处要求完美,我跟她过很累,你说一个女人最大的功能就是睡男人睡觉和生孩子做家务就行了,要求那么多干什么?她要是你的这个个性就好了,温婉知性,又体贴人,是男人都会喜欢你。”

“胡说八道个啥呀?你!我真要是那么受欢迎,就不会到了今天还没将自个嫁出去了噢!”王晓晓笑骂道。

“那是你遇到的男人太没眼光了,不配和你在一起!”顾诚微微一笑。

“你啥时候学会哄我开心了呀?这年头,我看只有你对我才是真心的,你是真心骗我!对不对?呵呵……”王晓晓笑着说。

“要是真有人骗你一辈子,这主意也不错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