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目标瓦良格>

更新时间:2019-04-15 16:00:00

目标瓦良格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目标瓦良格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七夜雪不停分类:都市

“龙舰长?龙舰长?

精彩章节试读:

“龙舰长?龙舰长?!”

徐万旭上校见龙镇海的神情有些恍惚,赶紧叫住他。

龙镇海只感觉有些天旋地转,眼前的徐上校嘴皮子在动,可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徐万旭赶紧把龙镇海拉过来坐下,让他缓缓神。

“龙舰长!你先别急,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他赶紧给龙镇海倒了一杯水,让他先喝一口再说。

龙镇海哪里喝得下。他刚清醒了点,马上抓住徐万旭的胳膊问:“土耳其人有没有扣船?有没有?”

徐万旭被他抓得有些痛,只好一边忍着一边说:“没有,拖船正带着瓦良格往回走,准备回尼古拉耶夫。”

“土耳其为什么不让过?!”

“说是军舰,没有提前申报,而且吨位超过《蒙特勒条约》的规定。”

“扯淡!瓦良格现在是民船!”龙镇海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吼一声,虽然门关着,在走廊里隔老远都能听得到。

“别激动!别激动!龙舰长!”徐万旭很理解龙镇海现在的心情,只好慢慢劝他:“现在,贺副司令员已经让创侣集团的人去土耳其那边沟通了。他特地下令,你现在不要管瓦良格的事,接杭州舰回国是你首要的任务。”

“我花了6年时间才让瓦良格离开尼古拉耶夫,现在怎么能不管!”龙镇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是命令!龙舰长!”

此时,在千里之外北京西三环,一场紧急会议正在海司大楼里召开。

一接到徐小平的电话,贺副司令员就赶紧向上级做了汇报,接到指示后,马上组织开会,部署下一步工作。会议的气氛很紧张,瓦良格被拦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对海军的航母事业来说,不啻于当头一棒。

外交部的人也参会了,不过是秘密的,对外没有公开,只是说自己家里有事,要回去一下。

会议一开始,贺副司令员就传达了刘副主席的指示:“事发突然,而且收购瓦良格一事中央还没有明确表态,所有事务都由海军统筹。至于外交部,甚至总参那边,只能靠刘副主席,还有我们的私人关系出面了。”

参会人员都心领神会。

贺副司令员先简要介绍了一下情况。徐小平把土耳其方面的理由一一写好,传真过来。他给大家读了一下,然后问:“你们觉得呢?”

参会的有国际法的专家,马上就指出土耳其方面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瓦良格没有武装,船主也是一个与军方毫无联系的民营企业。

其他人也都赞同这个观点。

听完大家的发言,贺副司令员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这个结果,他也早就预料到了。

“如果土耳其人就这么瓦良格过去了,我才觉得奇怪呢。”他若无其事地点起一支烟,轻蔑地吸了一口:“毕竟是北约国家,不给你来点事,都对不起这个名头。”

接下来,他问外交部的人:“这事在土耳其归谁管?”

“海事局,还有国务部,海事局归国务部管。”

“部长是谁?知道吗?”

外交部的人说:“来之前我打听了一下,现在的国务部长是米尔札欧鲁。他是执政党的一个高层,跟现任总理关系不错。”

他马上指示海军情报处的人:“盯紧这个人,尽快搜集他的相关资料,报给我,我要给司令员和刘副主席汇报!”

“是!”

他又对外交部的人说:“这事,恐怕得麻烦驻土耳其使馆了。当然,目前不要太张扬,等12月20号澳门回归,就能以维护澳门企业权利的名义正当交涉。不过,这事你先不要跟唐部长说,土耳其使馆那边,刘副主席会打招呼。”

“明白!”

一切安排妥当,大家分头行动去了。贺副司令员在椅子上足足坐了半个小时,一动不动。话好说,但是作为行动的直接负责人,肩膀上的压力有多大,只有他自己知道。

现在,他最担心的事情有两个,一是徐小平那边,瓦良格的事如果久拖不决,他的公司在财务上能不能撑得住。第二就是龙镇海,这小子性情刚烈,别再惹出什么事来。

可是现在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了。中午刘副主席接到他的消息后,只说了一句话:

“看来这事,非中央决策不可了。”

贺副司令员一听,心想也好。这事海军总是藏着掖着也终究不是个事。本来想暗度陈仓,既然现在纸包不住火了,索性摊到台面上,偷袭变成强攻。中央一旦决策了,事情倒也好办了。

只是他心里对刘副主席还是颇为愧疚。老领导这么忙,这事弄到头还得他操心,心里也真是过意不去。

一想到两头的担心,他先给徐小平打了个电话。

“你别灰心,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徐小平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好让自己的语调不会显得太沮丧。

“没事,领导。让瓦良格先回尼古拉耶夫停靠,我派人去土耳其那边交涉。”

“如果停在尼古拉耶夫的话,估计他们会收钱吧?还有拖船公司,大概需要多少钱?”

“不知道。之前也没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走一步看一步吧。”

电话里徐小平没说,跟ITC谈的价,是8500美元一天。这个担子,就自己扛着吧。

交代完徐小平,贺副司令员又赶紧联系驻莫斯科大使馆,让徐万旭多安抚龙镇海。

“告诉这小子,不是不让他出力。现在瓦良格是以民船的身份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所有跟军方有关系的人,不便出面。让他集中精力弄好杭州舰回国的事!出半点差错,我撤他的职!”

司令员的意思,徐上校进行了充分转达。龙镇海这才强压怒火,开始自己当下的工作。

“明天,总参的马宙光大校从圣彼得堡回来,会和你详细交代具体事宜。现在,接舰部队已经在那边进行培训。按计划,你和赵坤他们下月初要去那边和他们汇合。”

龙镇海一一记下,约定好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就回酒店了。这次他和奥嘉先到的莫斯科。陈可法和赵坤还在基辅那边做一些收尾工作,过几天再过来,然后直接去圣彼得堡。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瓦良格被阻拦的事。

一开门,奥嘉就知道龙镇海心情不好。

“怎么了?亲爱的?”奥嘉一边给龙镇海解下领带,一边问。

龙镇海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铁青着脸。

“瓦良格被土耳其人拦住了,禁止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

“啊?!”奥嘉赶紧坐到他身边,扶住他的肩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那有什么为什么。他们肯定是故意的。就是不让你过。”

“那,那怎么办?亲爱的,你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这么被土耳其人给毁了?”奥嘉握着龙镇海的手,心疼地问:“那有什么办法吗?”

龙镇海摇摇头,说实话,现在的他,还真是一筹莫展。

“那…爸爸也会伤心的!亲爱的,你一定要想办法,你一定会有办法!”

龙镇海苦笑着,他轻轻抚摸着奥嘉的脸庞,心力憔悴地说:“现在,我的任务是接杭州舰回国。瓦良格的事,我暂时管不了。国内会想办法的。”

看奥嘉还是很担心,他只好好言安慰她:“没事。土耳其终究不敢得罪中国的。你呢,抓紧把集团俄罗斯分公司的事弄好,这是你的任务,知道吗?”

“那亲爱的,你不要太担心,不要老是紧张,知道吗?”奥嘉怕龙镇海为这事过于焦虑,而影响身体健康。龙镇海拍拍胸脯,显着自己没问题。

“走!吃饭去!”

美食,是放松心情的好办法。龙镇海知道,自己不能垮,还得为以后将会层出不穷的麻烦留够充足的精力。

千里之外的徐小平,可是一口饭也吃不下。他盯着维多利亚湾的美景,一句话不说。

秘书本来还要送些点心进来,谭华马上挥挥手,让她赶紧离开。现在,徐小平最需要的就是清净。

星星点点游轮和渔船画出一道道白色的航迹,和深色海面构成了一幅生动而又祥和的画面。可他们或许不知道,为了现在的这片宁静,有多少人不仅要辛勤地付出,还要冒着不被人理解,甚至压根就无人知晓的风险。

隔了好久,谭华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两个人,总不能在这个海景房里一直就这么坐下去吧。

“司令员怎么说?”

徐小平还是一言不发。

谭华看了徐小平一眼,只好再把目光投向远方。

就当他下决心准备陪领导坐一下午的时候,徐小平突然开口了。

“从明天起,你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准备去土耳其交涉。”

对徐小平的安排,谭华从不拒绝。只是这一次,他觉得,就凭创侣集团,根本不可能让土耳其人改弦更张。

“这我当然知道!土耳其人只是表面上的恶人,背后肯定有其他人!但是!”徐小平耐心地跟自己最信任的助手解释:“船是以我们的名义买的,那么桌面上的压力也必须由我们施加!就算没用,我们也得去!我们的背后才是大陆!我们派人去,戳穿土耳其人的理由,大陆再做工作就容易得多!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大陆方面一开始就冲在前头!否则有可能前功尽弃!”

谭华有点明白领导的意思了。自己好比扑克牌里的老K,底牌现在还不能出。

“那,就我们自己去吗?”

“先去北京,司令员找了几个国际法和航海方面的专家,大家先商量好方案,再一起去伊斯坦布尔,找土耳其人理论!”徐小平咬着牙,啐了一口:“什么狗屁理由!”

他说狗屁,米尔札欧鲁也说是狗屁。

面对前来汇报的海事局长,还有他身后的跟班易卜拉欣,米尔札欧鲁差点把桌子都拍烂了。

“你们什么脑子!居然想出这样的理由!那艘废航母是军舰吗?!”

海事局长低着头,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大气都不敢出。没想到易卜拉欣居然不识相地回了一句:“废航母也是军舰嘛…”

“什么!”米尔札欧鲁没想到他还敢顶嘴,上去就给了他几个巴掌。

“你个没脑子的家伙!没脑子!居然还起了个阿拉伯人的名字!”米尔札欧鲁一边打一边骂:“你为什么不叫厄兹蒂尔克!不叫申蒂尔克!叫什么易卜拉欣!显得你很虔诚是吗!是吗?!”

一边喊着“是吗!”,一边毛茸茸的大手扇在脸上,好像嘴巴子不要钱似的。易卜拉欣被打得满眼冒金星,再也不敢多嘴了。

米尔札欧鲁回到海事局长前面,指着他的鼻子:“你!阿克约尔!你马上去找几个懂行的!把那艘船经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隐患给我找几个!在总理和中国人找上门来之前!要是找不到,或者晚了几天…”

阿克约尔眼珠子往上一翻,偷偷地瞄着米尔札欧鲁通红的脸。

“真主在上!我就把你全身涂满猪油,扔到黑海里喂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