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都市 > 出马先生>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0:02

完整版小说出马先生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出马先生

都市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红酥手分类:都市

林海韵的动作很快,我刚挂了电话没多长时间就冲了上来,为什么说是冲,林海韵后面还有两个应该是宾馆的服务人员在追着她。 “什么情况?”我看着林海韵身后的宾馆服务人员问道。 “看见没,我们真的认识。”林海韵指着我冲着宾馆服务人员说道,“这回可以不

精彩章节试读:

林海韵的动作很快,我刚挂了电话没多长时间就冲了上来,为什么说是冲,林海韵后面还有两个应该是宾馆的服务人员在追着她。

“什么情况?”我看着林海韵身后的宾馆服务人员问道。

“看见没,我们真的认识。”林海韵指着我冲着宾馆服务人员说道,“这回可以不用追着我了吧?”

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看着我气喘吁吁的苦笑道:“小伙子,没人的时候你跟你女朋友好好说说,这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就冲上来了,任谁也不能放心啊?”

“我知道了,我回头就教育她,不好意思了啊。”我赔笑道。

“没什么事我们就先下去了。”服务人员说道。

“你就这么从楼梯跑上来的?那不是有电梯嘛,再说你把你身份亮出来不就完事了?”我看着林海韵有些无语的说道。

“身份证明落在车里面了,电梯应该是有人用,再加上那两个人追我,我才选择的楼梯。”林海韵气息平稳的说道,要知道我们现在处于的可是七楼,一口气跑上来,连大气都没喘,林海韵这个体质也是真的有些恐怖。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林海韵问道。

“不清楚,你也知道这种场面咱们俩一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我笑了笑。

“我可听说我们几个是你救的。”林海韵玩味的看着我说道。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要求你报恩啊,什么的,再说了,当初也是误打误撞,不要放在心里。”

“你以为我会那种娘们唧唧的?”林海韵白了我一眼。

“。。。。。”原本我就只是说一说,可是没想到林海韵不但当真了,还把我给鄙视了。

过了一会,身后的房门打开了,邓傅跟张清泉两个人拖着张长就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我指着张长问道。

“吓昏过去了,林组长一会你们得找个心理医生辅导一下,不然这件事很容易就会暴露。”邓傅说道。

“都处理完了?”林海韵问道,“那个冤魂抓到了嘛?”

“在这呢,要不要看一看?”邓傅扬了扬手中的一张符纸说道,“不过这女鬼现在精神已经崩溃了,并且已经入了魔,想要在她口中问出一些东西,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

“不容易也要尝试,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一条线索。”林海韵叹了口气说道。

“知道了,这张符纸就给你保管吧。”说着邓傅便把符纸递给了林海韵。

林海韵犹豫了一下,从邓傅手中接过了符纸,放入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里面还剩下三具尸体,已经严重腐烂,怎么处理?”张清泉问道。

“玄子已经跟我说了,我刚才给附近的刑警队打了电话,现在应该就已经赶过来了。”林海韵说道,“这几具尸体什么情况,是被那个冤魂残害的?”

“还不清楚,反正刚才那个于情自己是承认了。”我说道,“死亡原因还需要法医鉴定,我们可没有那个本事知道人是怎么死的。”

“今天没什么事,我跟邓傅,我们两个就先回去了?”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冲着林海韵说道。

“我送送你们吧?”林海韵说道。

“不用了,不然一会警察来了,天师自己在这没法说,我跟邓傅,我们两个打车回去就好了。”我笑着说道。

“那就这样吧,我们这边出了什么结果之后再联系你们,你们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我感觉这一次戏命师来者不善,他这么做很明显是想要引我们入局,你之前在太平间说的那些话,我也进吩咐人去盯着那些自杀未遂的人了。”林海韵说道。

“看来你在车里面的时候想通了。”我有些欣慰的说道,“你们也小心一点。”

告别了林海韵跟张清泉之后,我跟邓傅并没有立即返回别墅,而是前往了于情的死亡地点。

“于情自己说的是在这服的毒?”我看着周围的环境,还真的没什么人,这是一个位于艺术学院后山的一处山坳里,听林海韵说,发现于情尸体的是学校的保安,这里一般一周才巡视一次,当时于情的尸体都已经被冻的僵硬了,如同放在了冷柜里面一样。

“于情的思维已经彻底混乱了,只是说在后山的一处山坳里面自杀的,并没有说在这山坳的什么地方。”邓傅说道。

“走走看吧。”我说道,“最近刚下完一场大雪,就算是有人对于情的尸体动了什么手脚,也早就已经失去了痕迹,咱们主要找找使于情往厉鬼方面发展的东西,看看这里有没有。”

“知道了。”邓傅说道。

今天折腾了一天,距离天黑的时间也已经不远了,这处山坳着实不小,是东西走向的,从东头到西头最少有三四百米的距离,想要在这么长的距离寻找线索,无疑是对我跟邓傅的考验,尤其是在这么冷的天气下。

原本我也没有打算能够在这里找到什么,那么多警察都没有什么发现,我不相信我跟邓傅两个人就能有发现,除非是有人故意在警察走后把东西留在了这里。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就在我们开始不长时间,邓傅冲着我喊了起来,“师兄,这里。”

我朝着邓傅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这好像是僵心草。”邓傅从雪地里面挖出来一根紫黑色,莹莹发光的植物说道。

“我记得老于说过,僵心草生长的地方,下面至少是乱坟岗级别的阴地。”我说道。

“没错,只是这个僵心草好像跟于情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邓傅说道。

“有没有关系还不好说,按理说就算于情的怨气再大,也不可能入魔的,这其中一定有隐情,而且你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地方,于情偏偏选择了这里,一定是戏命师的诱导所致,商微微也成为了冤魂,但是远远达不到于情这个样子,所以这片山坳,肯定是使于情入魔的关键,这里一定不光有僵心草,应该还有别的东西,再仔细找找。”我想了想说道。

僵心草是尸体埋在地下,所散发出来的阴气汇聚而成的,但是僵心草本身并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是一种剧毒的植物,正常人一点摄入一丝的僵心草,就会丧失心脏功能而死。

“对了,林海韵说没说这些受害者都是服的什么毒?”我问道。

“这个林海韵倒是没说,你的意思是,你怀疑这些人都是服入的僵心草?”邓傅问道。

“有这个可能。”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先把这株僵心草收起来,明天的时候让林海韵拿去检测一下。”

“好,那咱们还找不找别的东西了?”邓傅问道。

“天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去吧,我感觉咱们在这里应该找不到别的东西了。”我说道,“这个戏命师这一次给我的感觉,到是好像是在对咱们进行一场考试,有关智商方面的考试,这株僵心草他并没有拿走,那么就说明这是他故意留在这里的。”

“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呢?”邓傅有些不解。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兴许是挑衅,兴许是为了别的一些东西,戏命师我接触过,是一个充满傲气的人,上一次在金刚寺的时候落荒而逃,他肯定是受不了这个气的,这一次趁着于大海跟张非暗远走长白山的机会,他这是想要扳回来一城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