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言情 > 溺爱匆匆而来>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0:05

无弹窗全文溺爱匆匆而来 在线小说溺爱匆匆而来阅读 连载中

溺爱匆匆而来

言情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迷失的我雅分类:言情

此刻,谭江淮悔恨不已。 如果不是他粗心上当,有人冒充警察说抓到了白昕媛,需要他去警局一趟,配合调查。他也不会带着孩子坐上陌生人的车! 张霄悦趁徐泽松开她的手,全力拖拽张霄晋的时候,自己冲回了船上,帮谭江淮解开绳子。 可是,那绳子很粗很粗,打了

精彩章节试读:

此刻,谭江淮悔恨不已。

如果不是他粗心上当,有人冒充警察说抓到了白昕媛,需要他去警局一趟,配合调查。他也不会带着孩子坐上陌生人的车!

张霄悦趁徐泽松开她的手,全力拖拽张霄晋的时候,自己冲回了船上,帮谭江淮解开绳子。

可是,那绳子很粗很粗,打了很紧的死结。她人小手小,完全解不开!眼看着徐泽放开张霄晋,要来船上捉他们了。

谭江淮立即吩咐,悦悦,我口袋里有打火机。你把绳子烧断,要快!

哦。张霄悦没有迟疑,按他交代的立即掏出打火机,烧起绳子。

绳子烧了一半,张霄悦已经被徐泽再次抓了起来。

徐泽闻到了焦味,看见江淮手上绕了好几圈的绳子已经被烧断了几圈,还剩下几圈,立即从河里捞了水,扑灭了火势。最后还是一不做二不休,一脚把江淮踢进了水里。

巨大的水花声,终于惊动了原处的鳄鱼群!

江淮的双手皮肤之前就被烫人的火焰烧伤了一片,一直忍痛不吭一个字。此刻危机在前,他只能尽最大的力气,去挣断剩下的绳索。

鳄鱼迅速的爬行而来,有一只最近的鳄鱼已经逼近了谭江淮,只剩下五六米的距离。

江淮心跳如雷,巨大的恐惧下爆发了惊人的力量。

他终于挣段了绳索的束缚,朝着岸边游了过去。游到浅滩处,江淮目测水面是自己能站起来的深度,当即改游变成了跑。

啊——江淮一声痛叫,撕心裂肺。

远处的何幼霖听见叫声,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更慌,跑的更快,几乎要飞起来了。

张霄悦被徐泽抱在手里,上岸,背对着河中景象,只听见惨叫,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扭头看过去,只见河面上的水渗出了红色,血腥味刺激着她的鼻子,后头几只爬的慢吞吞的鳄鱼此刻也打了兴奋剂一样飞快地朝这里游了过来!

而岸上的张霄晋全程目睹了这一幕,脸色刷的雪白,贫血的他长时间没有用药控制,此刻受惊吓,直接视线模糊,上身无力,最后晕倒过去。

张霄悦着急,意识到抱着自己的叔叔不是好人后,她一口咬住了徐泽的手腕。徐泽吃痛,把她人松开了。

张霄悦左看看河里受伤的江淮,右看看树下昏倒的哥哥,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小腿跑的飞快,要去搬救兵!

徐泽看见小丫头跑了,连忙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她,张霄悦又捶又打,他各种发狠,把她的小手捏的发红。

此时江淮也全力打退了缠住他的鳄鱼,拼命跑上了河岸,浑身湿透地从背后偷袭徐泽。

两个大人扭打在一起,张霄悦摔倒在地上,很快就爬起来,逃离了这里。

徐泽一拳拳揍在江淮的脸上,江淮卯劲了力气反扑着他,两个人从岸边朝着河边滚了过去。

两个人停下滚动时,江淮已经被死死压在下面,徐泽占了上风,继续殴打着江淮。此时的他,完全没注意到,河里的鳄鱼已经上了岸,一步步朝他们逼近。

何幼霖拼命的跑着,眼看江淮被徐泽压在地上挨揍,儿子昏倒在一边,生死不明,女儿却不知所踪,心急如焚,江淮,晋晋!

她高声呼喊,刚要朝他们走去,却听见后面一声冷冽如冰的声音,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何幼霖的身影顿时僵住。

许久,她才慢慢转过身,追上来的白昕媛握着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的眉心!

何幼霖,拔下你身上的刀子,往你自己心脏上捅。白昕媛冷笑着一步步逼近她,命令道。

何幼霖的脸色十分雪白,倒吸一口凉气,看向犹如恶鬼一样的白昕媛。

放心,你死后,我会让那个谭江淮陪你。这世上,不是谁都有机会能和自己的初恋同生共死的。白昕媛的口吻冷冰冰,轻飘飘地说着,现在,你就去死吧。

何幼霖的脸色苍白,冷冷看向她:白昕媛,你真的敢开枪?

白昕媛一震。

你有枪在身却不用,逼着我用刀自杀,难道这个节骨眼上只是为了逃脱你杀人的罪名,希望法医鉴定我的尸体上伤口是自杀?不,你是怕枪声会惊动别人,这样,你会没有时间逃走。又或者,这把枪的来历不简单。里面的子弹会暴露出你的合伙人?何幼霖慢慢想清楚,无论是出国文件,还是子弹,都不是一般的有钱人能弄到的。在她的背后,一定有人!

白昕媛的脸色变了又变,却依旧拿枪口对准她,咆哮,闭嘴!你既然知道了,那你最好老实配合我。不然,逼急了我,我就真开枪了。反正,这把枪是陆家的枪。真出什么事情,也有陆家的人帮我顶着。我不开枪,只是不想给慕哥哥添麻烦。这把枪,就是他给我防身的!

何幼霖想起了那只录音笔,想起了谭少慕冷静的口吻,说要送白昕媛出国,一时间也有了怀疑。

这些年,她为了报仇,把白昕媛的所有交际圈都里里外外的查过了。除了成玉天,白超,她确实没有其他的盟友或者靠山。而她已经扳倒了那两个人,除了谭少慕,她确实想不出还有谁能帮助白昕媛!

如果,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谭少慕无形中促成的,一如五年前那样,导致了自己的悲剧……

何幼霖急剧摇头,死都不想相信,自己爱慕多年的男人还会犯相同的错误,可是心里的怀疑却越来越深。

不,你是骗我的。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敢不敢现在马上打电话给他,我要亲耳听听他怎么说的!何幼霖红透了眼睛。

白昕媛握着枪的手颤抖了一下,冷声命令,嗓音嘶哑,何幼霖,你休想拖延时间!要么,你就准备吃枪子弹,到时候陆家跟着你这个扫把星倒霉!要么,你现在就自杀,记得,插,入自己的心脏。我是个医生,心脏在哪里,我很清楚。你不要妄想忽悠我。

何幼霖此刻脸色已苍白到极致,她抬头望向白昕媛,冷笑,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这把枪是谭少慕给你的。那么,你开枪吧。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他和陆家垫背。要我为了这么个男人自杀,做梦!

她要豁出去了……不能在被人威胁!

见何幼霖真不要命地往自己枪口上撞,白昕媛急红了眼,把枪上膛,厉声喝住,何幼霖,你再敢往前走一步试试看!

她扣响了扳机,眼看就要按下去,何幼霖站住了脚步,眼眶渐次红了,你开枪吧,白昕媛。我无所谓生死。反正,我死了,不管这把枪是不是谭少慕给你的。枪的主人都会跟着倒霉,到时候连他给你的出国文件肯定不会作数,你也休息活着出国!

你开枪啊……何幼霖的嗓音如幽灵般声声催命,开枪啊!

白昕媛没有见过如此不怕死的人,明明浑身都是血,眼神却清亮无畏。

她嗓音颤抖着,何幼霖,你以为我不敢吗?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不能出国,我也要你死!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话音未落,她冷冽水眸里就泛起嗜血寒光,她眼一闭,就扣下了扳机。紧接着,砰!得一声巨响,振聋发聩。

强大的开枪后作力震得白昕媛手臂发麻,她倒退几步,再睁开眼时,却看见不知道何时已经冲过来的谭江淮挡在了何幼霖的面前,胸口处滚滚留着鲜血!

何幼霖瞳孔猛然缩紧,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刚刚她们都全神贯注的谈判,没察觉身后的动静。此刻,才恍然听见不远处的河边,不时传来徐泽的呼救声!

何幼霖和白昕媛不约而同的看向身后,只见徐泽已经被一只鳄鱼死死地拖进了河里,三四只鳄鱼开始撕咬他的胳膊,大腿,腰腹……鲜血淋漓!

是鳄鱼救了江淮,也是江淮救了何幼霖……

而何幼霖看着口吐鲜血的谭江淮,整个人的脑子都彻底的空了。

往事一幕幕地从眼前闪现而过。

她第一次见他,是在孤儿院里,他主动给了她一个彩色纸包装的糖果,她没要。

她被小骗子陷害,很多不明真相的小朋友欺负她,是他主动站出来,帮她证明。

她被人欺负,他拿着啤酒瓶把人脑袋敲裂,明明自己都吓得手脚发软,却依旧安抚她,告诉她,有他在。

他失去了保送大学的机会,被舅妈数落,他依旧勤奋学习,努力考A大,说将来要赚大钱,娶她……

这些美好的记忆,后来都因为他的劈腿订婚都深埋在记忆里,可现在却被他用生命再次唤醒。

江淮,江淮,你别死。你振作啊!她的眼泪滚滚而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明明,上次见他,他还拿着水壶在江南古镇浇花,过着隐士的生活。却因为她的复仇,因为谭少慕一个电话,跑来这里作证,惹上了白昕媛和徐泽这两只疯狗!

谭江淮面色苍白,口吻虚弱至极,幼霖,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最愧疚的是什么吗?咳咳……

他猛烈的咳嗽,鲜血不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