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言情 >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0:07

免费小说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全文阅读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全本小说 连载中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

言情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素二凉分类:言情

她难得的同情了一回人家,反而闹了笑话,只听一人脸和猴屁股媲美的尴尬的道:“女郎,我们,我们不是公公。” 顾如溪当即卡屏,微微张着嘴,一时楞在那里,半天没回神,等回神时,她的脸难得的红了下,“抱歉,我……” 看见她的神情,其中一名少年顿时捂唇

精彩章节试读:

她难得的同情了一回人家,反而闹了笑话,只听一人脸和猴屁股媲美的尴尬的道:“女郎,我们,我们不是公公。”

顾如溪当即卡屏,微微张着嘴,一时楞在那里,半天没回神,等回神时,她的脸难得的红了下,“抱歉,我……”

看见她的神情,其中一名少年顿时捂唇笑了,一双眼弯成了月牙,“女郎不是东盛人不知道宫中的一些人事也是常理,女郎回房吧,看女郎一身风尘,想来一路劳顿也累了。”

顾如溪心情欠佳月余,因闹的这个笑话倒是让她放开了些心情,便笑了一下,“那走吧。”

一名少年却是被她的笑容晃了眼,一下就楞在了那里。

走出几步后的少年发现了,顿时停住脚,“幻雨,你不回来傻站着门口做什么?”

顾如溪这才分清楚二人,原来前面这个叫幻风,后面那个叫幻雨,二人唯一不同的是,幻风唇角一颗痦子。

幻风说完,看顾如溪扫视院子,他便笑着道:“这处宫殿离陛下的御书房较近,也是皇宫里离陛下最近的一处宫殿了,皇上想来也是希望常常看到公主殿下这才将公主安置在这里的。”

顾如溪看着满院纤细秀美的潇洒挺拔的绿竹,几乎布满了整个院子,再往前走,当即就敞亮开来,荷香扑面而来,垂眸看去,一池墨荷摇曳生姿,里面的水经过打理,清澈见底。鱼儿慵懒的在里面游弋着,背脊上的鳞片在清亮中艳丽多姿。

刚一进入大殿,整个大殿里充盈着一股舒雅轻靡的香气,顾如溪疑惑的问了一句,“这里平日是不是有人住的?”

幻风笑道:“回女郎的话,这里是陛下为了公主新修缮的,是公主小时候住的地方。”

进了殿里,整个大殿里充盈着一股舒雅轻靡的香气,让人顿时去了满身疲惫之感。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从装饰到摆设无一不显示着女皇对杜鹃的用心良苦,让她欣慰。

东盛的窗子是一种落地窗的装修风格,繁复雕花的窗棂镶嵌着透明的琉璃,显得里面宽敞明亮。

顾如溪梳洗完毕,等出来的时候,已经洗去了一身疲惫,神清气爽的擦着头发从浴房里出来的时候已是斜阳漫天,投射进房内的光芒却是五彩斑斓,让她多看了几眼,可见晋安帝为了杜鹃回来真是煞费苦心。

幻雨正好端着茶水进来,一眼看到,顿时放下茶杯,红着脸走过来,“女郎,让奴为您擦发吧。”

顾如溪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洗完澡出来都会喝上一杯水,便说了声多谢,便坐在了长案前。

幻雨跪在她的身后,为她擦拭那半湿墨发,忍不住轻叹,“女郎的头发真好。”

顾如溪吸溜了一口满是清香的茶水,头发她自己剪过多次,从不让它长过腰际,随口道:“太长了,打理起来就是太麻烦了。”

“怎么会长?若是女郎愿意,以后幻雨伺候女郎打理头发。”

幻雨的话音刚落,幻风走了进来,一脸的笑意,“女郎,皇上命人来请女郎赴宴。”

不等顾如溪说话,幻雨笑道:“那可能要等等了,女郎的头发还没干,等下才能梳妆好。”

“简单绾个发髻就好,不必太繁复。”顾如溪接过话说了一句,主角又不是她,她没必要打扮的太隆重。

幻风道:“那就给女郎绾一个稳重点的发髻吧。”

东盛唯一的继承人回宫,晋安帝大摆筵席,更是宣布了要昭告天下储君回宫的消息,更是要普天同庆。

多年来晋安帝都是郁郁寡欢,玉乔公主终于回来了,此刻的晋安帝让群臣看到了她意气风发的一面,更是跟着激动不已。

皇室成员稀薄的都快要凋零的连旁支都没有,这也是他们所担忧的,更有担忧的在想,若是玉乔公主不回来,皇帝驾崩了,这江山该怎么办?

人心不足蛇吞象,自然也让一小部分人多了些妄想,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然而玉乔公主回来了,也让大部分的忠臣良将安心了些。

皇帝和储君还有群臣一派喜气洋洋,言笑晏晏,顾如溪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出来的。

所有人在城外都见过顾如溪,当时她是一副男子打扮,只看到英姿飒爽,雌雄莫辨的在玉乔公主的身侧,大多的人都没怎么注意她,因为他们更在意的是他们的玉乔公主。

此刻几乎在顾如溪出现的瞬间就成了焦点,给人第一感观便是清冷,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清冷,她梳着中规中矩的发髻,带了根玉簪,淡扫蛾眉,一身玉色的长袍,却衬出她风华无双之感。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里闪过惊艳,同时更是在打量,还有审视,她这个人在玉乔公主心中的分量。

杜鹃顿时欢喜的从座位上跑了下来,高呼一声,“姐姐。”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公主失态了,都从长案后站起了身。

“玉乔。”皇帝唤了一声,让杜鹃把喜形于色要脱口的话给制止了下去。

心里的变化最大的是顾如溪,不是因为杜鹃叫的那声姐姐,或者是她从对面向她奔来,而是她们之前的身份已经起了质的变化,她不能像以前一样。

“如溪见过公主殿下。”顾如溪倾身行了一礼。

瞬间让已经张开手臂的杜鹃楞在了那里,微微张着嘴,一时不敢相信,但只是一瞬,拉着她的手无所谓的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们穿一条裤子长大,此时你我……”

“公主!”顾如溪抽出手,眼睛看着她。

杜鹃和她对视了一秒,当即明白她的意思,撇撇嘴,“知道了。”

她们俩在一起太久,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心意相通,怎么能不明白,做给外人看。

“阿溪是玉乔的姐姐,又是玉乔的恩人,不必多礼,请。”天知道杜鹃说完这句话差点没喷笑。

二人对视一眼,便转开了视线。

晋安帝那睿智的目光从顾如溪进来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看到她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情绪,那张清丽绝伦的面容上一派清冷中有着温文尔雅,从容不迫,处变不惊的作为,让晋安帝暗自点头。

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稳重又镇定的女子,这份气度至少就高出了皇儿一截,帝王的心思,岂能是所有人能揣测的?

“如溪见过东盛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顾如溪恭敬的跪地叩首。

晋安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