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言情 > 替婚,大叔可以了>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0:08

完整版免费小说替婚,大叔可以了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替婚,大叔可以了

言情小说

来源:先锋家园作者:浪子边城分类:言情

本来玩的好好的,鱼儿姐姐却突然说要回去了。 小虎子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嘴吧,怪他嘴贱。 龙耀阳笑着搅了搅咖啡,眯眸看了眼时间:“快七点了,我晚上还有事,要去明天再去。” 叔叔都这么说了,宁婉鱼也只好默认。 只是她很好奇,叔叔晚上……会有什么事?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玩的好好的,鱼儿姐姐却突然说要回去了。

小虎子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嘴吧,怪他嘴贱。

龙耀阳笑着搅了搅咖啡,眯眸看了眼时间:“快七点了,我晚上还有事,要去明天再去。”

叔叔都这么说了,宁婉鱼也只好默认。

只是她很好奇,叔叔晚上……会有什么事?

三人一同回到商君酒店时,小虎子累的在车上就睡了一觉。

龙耀阳将他抱回房间,松开领带,转身进了浴室。

宁婉鱼走过来替小虎子脱去衣物,又给他盖好被子,看着他睡的甜甜的样子。

爱怜的揉揉他的额头:“你也很想妈妈吧?小虎子?”

转念一想,她突然拿起手机,拍了几张小虎子熟睡的照片,以邮件的形势发给裘娜。

“今天他在游乐场玩的很开心,只是,他很想妈妈,即使他不说。”

同一时间,海城别墅。

站在黑炎身后的裘娜依旧穿着一身皮衣皮裤。

手机响起时,她拧眉拿起来看了眼,脸色微变。

坐在沙发上的黑炎半侧回头,冰冷的视线扫过她,裘娜立刻将手机关机,重新安静的站在那里。

门口,柳震哼被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带进来。

老沉的身体拄着拐杖,步伐稳健的朝沙发上的男人走过来。

沉声道:“炎少是吗?我的孙子呢?”

黑炎接来女佣递来的咖啡,端在指尖搅拌着。

朝身后勾勾手指,那保镖锐利的看了柳震哼一眼,转身往一楼最里面的房间走。

半响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柳思聪被人绑着四肢推出来。

看到他的狼狈,柳震哼当即弯了脸色,非常难看。

黑炎不以为意,半低下头,轻视般的搅动咖啡,根本不把柳震哼看在眼里。

冷笑道:“不要怪我下手太狠,是你的孙子不自量力闯进我的别墅,呵呵,想要英雄救美,那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柳思聪瞪着一双被血染红的单凤,嘴巴被胶带缠住,嘴巴呜呜呜呜的咒骂着。

虽然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可从他激动的捏紧的双拳看,大有一副要把他宰了的冲动。

呵呵呵呵……

黑炎摇摇头,完全蔑视,喝一口咖啡,将身后的裘娜拉过来,拽进怀里。

柳震哼吐出一口气,垂下视线,闭上眼睛,放低姿态恳求道:“对不起炎少,是他冒犯您了,我代他向您道歉,请问炎少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这个不争气的孙子,什么都可以,就是你想要柳氏建设也可以,只求您饶他一命。”

“呜呜呜呜……”柳思聪被身后的保镖拉着,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

视线落在柳震哼的头顶,眼圈微微泛红。

黑炎却轻视般的大笑起来:“柳氏建设,那个快要破产的公司?我要它过来干什么?改成公厕吗?”

柳思聪往前冲去,挣脱保镖的牵制想去踹他一脚。

没跑两步,他的身体就被身后的保镖抓住,那些人将他踹倒在地,又踢又打。

“住手!不要再打了,住手!”柳震哼用力的将拐杖拄在地上,一声一声,声如洪钟。

不待黑炎说什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拐杖也被他撇在一旁。

不断的祈求道:“求你,放过他,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个孙子,求求你,炎少爷,放过他吧。”

这个曾经在海城叱咤风云的老人,没有尊严的跪在黑炎的面前。

他得意的大笑,单手扣住裘娜的嘴唇狂吻。

柳思聪停止挣扎,咬落牙齿的撇开头,不忍在看,心底的恨意如火燎原。

可他的安静并没有换来黑炎的一丝怜悯。

指尖挑起裘娜的下巴,视线往柳震哼苍老的身上瞟去,残忍道。

“昨天晚上我对你用过的鞭子,今天,你就在这个老家伙的身上试一试吧。”

回过头,他对着柳震哼阴险的笑道:“你的孙子妨碍了我的好事,让我的女人抽你十鞭,你不死的话,我就放过你孙子,嗯?”

哈哈哈哈……

他一阵仰天大笑,笑的手里的咖啡都溢了出来。

面部狰狞眉眼极冷。

身后,有人送上鳄鱼皮做好的皮鞭,裘娜伸手接过,犹豫不决的看了眼黑炎。

“怎么?莫不是昨晚的鞭子没受够,你想代他承受?”

黑炎冷笑着摩挲裘娜的下巴,裘娜的嘴巴抖了抖,缓慢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一步一步,缓慢的朝着地上的柳震哼走去。

她深知那皮鞭的味道,连她都差点死在他身下,更何况是眼前这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几鞭抽下去,他还能活吗?

而另一侧,柳思聪眼看着那女人离爷爷越来越近,用尽所有力气想要挣脱身后保镖们的牵制。

奈何,他根本挣脱不开,嘴巴又不能叫。

人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可现在的柳思聪已经被泪眼模糊了视线。

在心里一遍遍的呐喊,不要!爷爷,不要!

他知道爷爷在惩罚他,惩罚他的不听话。

柳思聪咬紧牙关,看着裘娜举起皮鞭,朝柳震哼的身上狠狠抽去一鞭。

啪的一声,衣服裂开,皮开肉绽。

柳震哼痛苦的倒在地上,只哼了一声,双手抽搐,双脚抽搐,脸白如纸。

他喘了很久的气,眼睛一闭,颤颤巍巍的挺直腰板,艰难的还想爬起来。

为了救孙子,他要承受十鞭,在这十鞭之内,他不能倒下,不能倒下。

裘娜用力的闭上眼睛,偏开头,把那抹不忍忽略。

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她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敢带到身边,又哪有能力去救眼前的人?

在她扬起的手又要挥下时,柳思聪泪流不止的跪倒在地上,嘴里呜呜呜呜的说着什么,额头重重的朝地上磕去,在求他。

爷爷他老了,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他会死的。

黑炎冷漠的收回视线,捏碎指尖的咖啡杯,冷声道:“继续!”

裘娜眼一闭,牙一咬,又一鞭沉重的挥到柳震哼的背上。

他闷哼着一叫,再也坚持不了,意识一白,身体瘫软着趴在地面上,昏死过去。

“炎哥!”裘娜回过头,征求着黑炎的意思。

黑炎冷笑着,对钳制柳思聪的人摆摆手,身后的束缚松开,柳思聪疯了一样朝躺在地上的柳震哼急奔过去。

有人收走裘娜手里的皮鞭,她走回来,被黑炎一把掐住下颚,拉到眼前,逼近道。

“这一次,我就放过你,裘娜,你算是跟着我时间最长的女人了,你放走宁婉鱼是为了谁,真以为我不知道。”

他呵呵呵呵的冷笑着:“那小屁孩,我要不要把他送到夜*总*会,或是,把他送进研究所呢?”

“不……不要,求求你,炎哥,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

裘娜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脸白如纸,被皮鞭抽出一条条痕迹的手臂抬起来,抓住他的衣摆祈求。

听到研究所这三个字,裘娜的整张脸都白了。

她虽然没去过那里,可那个地方有多邪恶裘娜心知肚明。

有多少人,都是被送过去后,有去无回,其中也包括曾经服侍过黑炎的女人。

那个地方就像曾经日本侵略中国时设下的七三一一样,专门用人体来试验那些可以要人命的毒气毒品。

黑炎背后的组织很神秘,她也没见过,真正见过的人,现在都死了。

但她却知道黑炎很厉害,因为有多少国际刑警都在盯着他,却依旧拿他没有办法。

连龙耀阳都几乎死在他的手里,现在,还有谁能对付他?还有谁能保护小虎子?

晚十点,风城。

宁婉鱼跟在叔叔的身后走出商君酒店,藏在门边小心翼翼探头探脑。

街边的车上下来一个女人。

看到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宁婉鱼的手心一紧,终于知道叔叔所谓的晚上有事是干什么了。

原来是万丽娜来风城了,他所谓的有事,是去见她。

投进男人的怀抱,万丽娜亲密的搂住龙耀阳的脖颈,点起脚尖缠上他的嘴唇索吻。

宁婉鱼收回视线,闭目不想再看。

快速转身,后背抵靠在商君酒店的大门上,站地笔直。

双手垂在身侧用力抓紧,小脸向上,将鼻间的酸涩狠狠的抽回去。

再睁眼时,她的面前站了个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